藤井樹-貓空愛情故事《一》

各種小說種類,盡在這裡,讓您看到目不暇給、廢寢忘食的好地方。

藤井樹-貓空愛情故事《一》

文章尾巴甩甩~* » 2009-07-22, 21:33

在動筆之前的「貓空愛情故事」

作者:藤井樹(差點愛上) 本名:吳子雲

~於2000-10-9發表

久沒有動筆了,指頭在鍵盤上游走的速度非常明顯得慢了許多,身為一個網路寫手,在我來說,打字慢是絕對的致命傷,因為每一個蘊著心悸之情的靈感幾乎都是瞬間即來,當然也瞬間即逝,稍稍敲慢了一個字,那美麗的靈感也會跟著被敲掉了。
下定決心寫下「貓空愛情故事」,是在幾天之前。
或許你們會問說:「藍色吸管的後續呢?為什麼要先寫貓空愛情故事?」
我想我只能用"衝動"兩個字來回答。
是的。我有強烈的要寫完「貓空愛情故事」的衝動。
那麼我對"藍色吸管"就沒有衝動嗎?
其實不是的,只是"藍"篇有它該繼續下去的時候,會在第六集停下來,是因為還不到第七集出現的時候。
為什麼我要先寫「貓空愛情故事」?
我想只能說我的堅持又開始作祟了。
故事由貓空來起名,其實有它實際上的含意,但因為網路小說本身跟實際不太搭得上關係,所以它的實際性也就可以不去討論之。
重點在"愛情故事"四個字。
沒錯。
回頭看看我過去近一年的光景裡所發表過的作品,沒有一個離得開"愛情"的主題。
但從取名上直接以愛情兩字來命名卻是頭一遭。
為什麼?
因為我決定更愛情一點,也就是說,「貓空愛情故事」所有的鋪陳與設定,將以最純粹的愛情去看愛情。這有一種深奧的意味,但其實它簡單無比,只是一直以來都沒有人能看得見而已。
想像一下,若你是一個水分子,當然你必須生活在水裡,但因為你本身是水分子,你就能看得見水的樣子嗎?
如果可能,最後你就會發現..........我本身就是水啊!我何必再去在乎水的樣子?
艱深嗎?
我想不會,因為它還沒開始發表,縱使它的靈魂早已經在我腦海裡飄搖了好幾天,我想,一旦它開始恣意放縱其靈魂在你們面前,你們就會慢慢的看見.....水的樣子。

By hiyawu藤井樹 10/09/2000 貓空愛情故事




《 一 》
「因為眷戀著貓空的寂靜清幽,所以眷戀著妳
 因為輕吻著孤單的酸楚迷憐,所以輕吻著妳
 凝視一抹環山煙雲,像妳的臉忽遠忽近
 問我是不是觸動了什麼,為何這麼戀鬱?
 是的。
 我觸著了愛情,卻觸不著妳。」
 For  政大貓空愛情故事   藤井樹 10/10/2000


對於政大,我有一種似乎永遠都拋不開的眷戀。
別人問我,為什麼對政大有這麼深的喜愛?
其實說真的,我不太清楚,但我唯一有印象的原因有兩個。
一、從小就喜歡張雨生,所以愛烏及烏。
二、你應該聽說過一句話:「得不到的,在心裡永遠是最好的。」
如果你一定要問出一個所以然,那我只能告訴你,政大之於我,就像皮卡丘之於小朋友一樣。
因為在貓空發跡,所以似乎有很多人認為我是政大的學生。
對於各位會有這樣的誤會,我只能說抱歉。
這一句抱歉不只是對你們說,也對我自己說。
我為你們把我設定為政大學生的想像破滅而抱歉。
也為自己大學聯考沒有考上政大而抱歉。
當然我對自己的母校還是有一定的支持度,只是對政大,永遠多了那一份幻想與憧憬。
對政大的憧憬不只是學校本身,也不只是我最喜歡的政大心理系。
我的憧憬包括了政大的一草一木,政大的環山道,政大的晰靜,政大的學風,政大的一切,我都有百分百的憧憬。
何謂政大的一切?
也就是只要屬於政大,我都愛到深處無怨尤。
那麼,政大的教授們,我愛你們。
政大的校狗們,我愛你們。
政大的男同學們,我愛你們。
政大的女同學們,咳咳......嗯......大概一個多月前吧!
我再一次遠從高雄專程到政大一日遊。
我的朋友都說我神經病,坐那貴死人的飛機到台北,在大太陽底下等236,就只為了到政大走走,還不如留在高雄,到澄清湖一日遊比較實際一點。
通常我對於這樣的話都是左耳進,右耳出,飛機照搭,政大照去。
我到政大的目的,我的朋友都抱持著懷疑的態度。
因為我都跟他們說,我只是想到台北去玩,政大只是順便去走走而已。
如果我在這裡說,我真的只是到政大走走而已,你們會不會相信?
選擇相信的人,我真的很感謝你們,因為你們很善良。
選擇不相信的人,我真的很佩服你們,因為你們實在是聰明絕頂。
我到政大,除了走走(走走不等於爬山,那實在挺累人的。),還有替政大校狗點名之外,主要是想碰運氣。
因為大家都說,政大的女孩子,實在像是下水道裡的蟑螂一樣。
當然不是說女孩子像蟑螂,在這裡,下水道形容政大,而蟑螂是用來形容數量。
數量多並不一定好,但是數量多,美人機率相對的就增加許多。
好運氣也不是每次都碰得到,但是不去碰一碰你永遠都碰不到。
但是美人通常都是用來欣賞的,看過之後,腦子裡的印象就會像一杯清新的蜜茶一樣,只記得味道,卻忘了感覺。
好,故事開始進入重點。
一個多月前,我專程到政大一趟,這一次不是為了政大的風景,也不是為了政大的狗ㄍㄡˊ。
而是為了一個政大的女孩。
一個能掌握我心跳的政大女孩。

所以,政大的女同學們,我...咳咳....咦?




《 二 》
跟她是怎麼認識的?
其實說來荒唐。
大概是兩個月前,我跟一群好朋友在週末夜晚到大家都熟悉的錢櫃唱歌。
跟他們一起唱歌,其實可以用百感交集來形容。
說真的,他們的歌都唱得不賴,甚至其中一個好朋友還有個恭維之至的無敵外號,叫做「九冠鳥」。
不是他唱歌像鳥在叫,也不是他每次必點九冠鳥來唱,只是因為他的怪嗓子,說學劉德華就像劉德華,說學張學友就像張學友,尤其是吳宗憲的聲音他學得實在是讓人很想扁他的像。
所以九冠鳥的外號用在他身上再貼切不過了。
那,有這等歌唱高手一同歡唱,為何會百感交集呢?
因為他用劉德華的聲音唱吳宗憲的歌,用張學友的聲音唱劉德華的歌,然後再用吳宗憲的聲音唱"愛是永恆"粵語版。
OK!那晚正當我已經開始百感交集,考慮著待會兒要用球棒還是平底鍋來扁他的時候,我的手機,傳來收到訊息的聲音。
我的手機是開的,所以我確定一定是文字訊息,而不是語音。
我按了幾個鍵,手機螢幕上顯示出一些字,讓我呆在原地大概10秒鐘。
讓我呆掉的原因不是因為訊息內容,雖然內容也實在很奇怪。
「我知道你會走,所以我不會留。但如果可以,我希望你記得,你牽著我的手的時候。」
發訊人的電話我從來沒看過,發訊時間是兩分鐘前。
看著這奇怪的訊息,我開始拷問我的良心,這幾天有沒有跟別人分手的印象?
問題來了,我的分手記錄就像頭皮屑廣告裡的那句話一樣:「很久都沒見過了。」
為什麼會有人傳訊來給我?而且還是傳這種會讓人心酸的訊息?
我開始非常好奇這個人是誰?
但我又不方便馬上就打電話問對方,因為下一首就是我點的歌了,而且我還在考慮到底要用球棒還是平底鍋。
就這樣,唱過歌,我也忘了有這麼個訊息在我的手機裡。
咬著牙付過錢(因為那幾個該死的傢伙叫我請客...),到高雄有名的六合夜市吃過宵夜,就各自鳥獸散,回家睡大頭覺。
現代人可能都會有這樣的習慣了,在現代資訊發展如此迅速的時候。
回到家第一件事,大概就是開始卸裝備。
依我的習慣呢,大概可以細分出下列幾個步驟:
1.首先先拿下手錶。
2.掏出右邊口袋裡重死人的零錢。
3.再掏出左邊口袋裡成疊的發票。
4.拿出上衣口袋裡的鑰匙
5.拿出右後方口袋裡的皮夾。
6.把身上所有的口袋都摸一摸。
7.最後再拿下掛在左後腰的手機。
當我看到手機的時候,我才想起來有個奇怪的訊息還在手機裡面,而我得打通電話給這個陌生的發訊人,問問他是不是搞錯了對象。
但這時我處女座的毛病犯了。
所以我先換下便裝,把剛剛脫下來的衣物掛到架子上還有衣櫥裡,然後拿出浴巾以及換洗衣褲,到浴室裡洗澡先。
洗澡的時後突然想到12:00整HBO要播出"絕地任務",雖然我已經看過很多次,但因為它實在太好看了, 一直是電影迷的我,絕對不會放過每一次機會。
看完絕地任務時已經是凌晨二點多了,帶著惺忪睡眼到浴室刷過牙,洗過臉後,回到房間準備睡覺。
偏偏這時候又看見我的手機,我又想起來我得打電話給那個陌生的發訊人,問問他是不是搞錯了對象。
可是時間已經很晚了,這時候打電話會不會太打擾別人呢?
左右躊躇了一會兒,突然看到前些日子朋友送給我的生日禮物,那是一張電視劇 "人間四月天"的專輯,於是我把CD放到音響裡,然後仔細得聆聽那些動人的樂曲。
耳邊迴繞著江美琪的"我多麼羨慕你",輕輕柔柔的聲音還有那稍稍讓人感到心酸的歌詞,又讓我想起剛剛手機裡那個讓人心酸的訊息。
於是,我又把那訊息重新看了一次,雖然我看不出什麼感覺,但是我開始在懷疑這是個女孩子傳來的?還是個男孩子?
因為他的來訊都是用"你"字,而不是"妳"字。
我沒有傳過中文訊息,所以我不清楚在打中文訊息的時候,"你"或"妳"字是不是可以選擇的?
如果不可以選擇,那就是我想太多了。
但如果可以選擇,那麼除非發訊人連選字都懶,否則發出這訊息的"她",應該是個女孩子。
OK!前前後後遺忘了它好幾次,又偏偏都會不經意的想起來,我想這是註定的吧!
今天沒有搞清楚情況的話似乎有點對不起這樣的註定。
而且最重要的是,我用的是遠傳電信,而它一天到晚都告訴別人:「Just call me , Be happy。」
於是我按了幾個鍵,抄下發訊人的電話,然後把手機設定成"不發出本手機號碼",然後照著那陌生的電話撥了出去。
響了兩三聲,電話那一端被人接了起來....『ㄨㄟˊ ....』
但是我真的很希望你們能相信,它其實不是一個故事。
小說中的女主角,聲音都是好聽的。
但因為「貓空愛情故事」不只是一篇小說,所以我真的希望你們相信....電話的那一端,是我所聽過最美的聲音。

因為有了聲音,所以心中的她,開始有了型。




《 三 》
在別人眼中,我是個多愁善感的人。
多愁表示我是個愁思的時間比快樂的時間多的人。
善感表示我很輕易的會被某些畫面,或某些聲音,音樂給影響,心裡會感覺麻麻的,刺刺的,有點痛,又好像被灌了杯純檸檬汁一樣。
相信嗎?我聽江美琪的"我多麼羨慕你"會聽到掉眼淚。
OK!既然是個這麼多愁善感的人,聽到了這麼綣柔的聲音,會有什麼感覺?
答案是口吃。
「ㄟ....呃....那....那個....嗯....」
是的。
這是我"第一句"說出來的話,全部都是單字。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誰會希望自己在不認識的人面前丟臉?
雖然現在只是聲音的遭遇,但我想任誰也希望自己能表現優異。
但我真的一時間忘了我打這通電話要幹嘛的?
『...ㄨㄟˊ...?』
她又應了一聲,這一聲的尾音上揚,表示她正在疑問著到底是誰打給她?
「啊..!小姐...嗯呃...抱歉...這...我這麼晚打擾妳...不好意思...」
『...嗯...沒關係...請問你是哪位?』
「喔..!呃...小姐...是這樣的..嗯...妳不認識我...我也不認識妳...」
『...什麼?..』
「小姐...我說...妳不認識我,而我也不認識妳..」
『先....^$&%#....聽不....#%@#@*....沒有...%#$@....』
然後就是...嘟.嘟.嘟。
我的手機斷線了,螢幕上除了功能表及電話簿之外,其他是一片空白。
搞什麼飛機啊?
這裡是高雄市耶!而且我身在13樓的高處耶!
基地台也會睡覺是嗎?
這下可好!我不知道該不該再打去?因為聽她剛剛的聲音好像已經有點睡意的感覺,如果我再打去會打擾到人家的睡眠。
但是,我的好奇心越來越深,因為她的聲音實在很讓人難忘。
如果我現在打去,我可以知道我想要的答案,也可以告訴她說,她的訊息傳錯對象了,但我可能會因為她的聲音而睡不著覺。
但如果我現在就這麼罷手,那我可能會因為我好奇的浪潮在腦子裡翻湧著而睡不著覺。
一樣都會睡不著,我到底該怎麼選擇?
好吧!且聽自己內心深處最清晰的聲音吧!
因為我的心告訴我:「打給她。」
手機在一分鐘內恢復了收訊,但用手機打我很怕它等等又罷工,於是我拿起家用電話打給她,號碼會顯示在她手機上也不管了。
『ㄨㄟˊ...』
「小姐,抱歉,剛剛手機忽然斷訊了。」
『沒關係,請問你是哪位?』
「呃...這說來有點奇怪...嗯...我不認識妳,而妳也不認識我...」
『嗯...』
「可是我大概在九點多的時候收到一個訊息,是從妳的手機傳來的。」
『訊息?我的手機傳給你的?』
「嗯...但是我沒看過妳的電話號碼,所以我想請問,那訊息是...妳傳的嗎?」
大概五秒鐘,她沒有說話,我也沒有說話。
然後她叫我等一下,這一等,就是五分鐘。
大家應該都知道,打手機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情,打手機聊天說話已經覺得很昂貴了,現在對方沒有在線上,我拿著話筒在這一端空等,深夜的四周寂靜無聲,但我似乎聽到錢包在哭泣的聲音。
沒辦法,我很窮,為了生活著想,我只好先掛上電話。
我心想,剛剛我用市話打給她,號碼應該會在她的手機上顯示,如果她願意的話,應該會再打過來。
然後,就天亮了。
當我睜開眼睛的時候,我側趴在床邊,手裡還握著電話,房裡的燈也沒有關,音響還持續的唱著"人間四月天"的主題曲,林憶蓮的"飛的理由"。
天啊!手麻掉了,腳也麻掉了,我哎哎叫,整個人癱軟在床邊動都不能動。
這次麻的實在厲害,足足讓我體驗到自己的手腳不聽自己使喚的感覺有五分鐘之久。
"撿"回自己的手腳後,看看時鐘,已經十點多了,肚子餓得要命,心想先出去買點東西回來吃吧!
這一出去不得了。
吃完東西去看了場電影,電影看完又去買了兩件衣服,衣服買完又找了幾個好朋友去打籃球,然後跟他們一起去吃飯。
回到家時已經是晚上了。
還記得我怎麼卸裝備的嗎?
1.首先先拿下手錶。
2.掏出右邊口袋裡重死人的零錢。
3.再掏出左邊口袋裡成疊的發票。
4............................
卸完裝備,就是洗澡時間,洗完澡,就是HBO時間。
看,我的生活有多麼一成不變。
但我相信一成不變的生活會因為某人的突然出現而改變,就像一個邋蹋的人生活中突然出現了愛情,他會突然變得很愛乾淨。
家裡電話的答錄機上Message的燈一閃一閃的,顯示有人留言。
我的答錄機已經很久沒有人留言了,因為有了手機的關係。
所以會留言的人,一定是不知道我手機號碼的人。
不知道我手機號碼的人是誰?
這時我腦子裡只閃過一個人,一個我沒見過她,只聽過她聲音的人。
我按下播放鍵,答錄機裡傳出好幾個留言:※ 2000年8月XX號,您有六個留言尚未收聽,要收聽請按#,要清除請按O。※
「我是吳子雲,我現在不在家,有事請留言,上帝保佑我會記得打電話給你,聽到B聲,上帝保佑的時間開始倒數計時1分鐘。B.......」
『.....』.....※ B!下一個留言。※
『.....』.....※ B!下一個留言。※
『.....嗯...』.....※ B!下一個留言。※
『嗯....嘖...!』※ B!下一個留言。※
『嗯...ㄨㄟˊ....我...唉...』※ B!下一個留言。※
『ㄨㄟˊ...吳先生,如果你昨晚有打電話給我,我的電話你應該知道,打電話給我吧!Bye Bye。』※ 留言到此結束。要保留請按米字鍵,要清除請按O。※
記得她的「ㄨㄟˊ」嗎?
我可是很難很難忘記的。

ㄨㄟˊ...你知道嗎?我不想跟答錄機說話....




《 四 》
如果前兩通短得要命的電話不算的話,我跟她第一次講電話,就講了二小時。
我是不是很會跟別人聊東聊西的?我想是吧!
記得有一次,一位保險公司的小姐打電話到我家來要找我媽,但我媽不在,結果那通電話也用掉了我半個多小時的生命。
可是我覺得,這樣的事情得看對象。
如果對方是個阿里山神木,相信你對他說再多也沒用,他只會在那邊嗯.嗯.嗯.
如果對方比你會掰,相信你跟他也可能會聊不下去,因為你可能會覺得奇怪,你不認識他,跟他說那麼多幹嘛?
這麼說,相信你們就可以明白了。
她是個很會聊的女孩子,但很會聊不代表很多話,只是因為她在該說話與不說話之間的拿捏相當恰當。
她在說話的時候,我會仔細的聽。
而我在說話的時候,我可以感覺到她很專心於話題裡。
我們都聊些什麼話題?
首先,她先向我解釋那篇訊息其實是個誤會。
『因為我同學的手機送去修還沒拿回來,所以她借我的手機傳訊,但是她傳錯號碼了,所以才會傳到你的手機裡,你的手機幾號?』
就這樣。
那篇誤會了的訊息變成了我跟她之間認識的橋樑。
我們從和信跟遠傳,還有台灣大哥大到底哪一家比較好用開始聊,然後聊到手機,又聊到通訊行,
然後她說她的手機在震旦通訊買的,很巧的,我的手機也在震旦買的,她又說她的手機是NOKIA6150,很巧的,我的手機也是NOKIA6150,她又說她的6150是紅色的,很巧的,我的6150也是紅色的,然後她說她的手機貴得要命,很巧的,我的手機也貴得要命,然後她呵呵呵,很巧的,我也呵呵呵.....這一呵就呵了二個小時。
好吧!我承認,在掛掉電話之後,我覺得,我跟她實在很無聊。
人在做無聊事的時候會知道自己很無聊嗎?
不會。所以我跟他就這樣無聊了二個小時。
不過說真的,跟她聊天很舒服,或許聊得來的感覺就是這樣子,也或許我跟她是真的太無聊了才會覺得跟對方聊天很舒服。
但是在聊天的時候很舒服,我想我收到電話帳單的時候大概會很不舒服,可能會生個病啊或什麼的。
『我們好像聊很久了耶...吳子雲先生。』
「嗯...我也這麼覺得耶,台灣大哥大小姐。」
『為什麼要叫我台灣大哥大小姐?』
「因為我到現在對妳了解的程度只有妳的電話號碼啊。」
『喔...對不起對不起,我忘記自我介紹一下。』
「沒關係,沒關係,妳一直都不想說也可以。」
『好啊!那我就不說囉。』
「好啊!那我就一直叫妳台灣大哥大小姐囉。」
其實說實話,我很想知道她的名字,但是又不好意思表現得太明顯,所以我禮貌上告訴她說,如果她一直不想說自己的名字也沒關係,可是她居然聽不出那是一句客套話?
嗯...如果不是我客套的太成功,就是她太笨了。
『為什麼我總覺得你的名字很耳熟?』
啊!?不會吧!?她知道我嗎?她似乎沒有想像中那麼笨。
「耳熟?哪裡?在哪聽過嗎?」
『不知道在哪聽過,也可能是看過,但是我就是想不起來,你的姓是口天吳對嗎?』
「呃...對...」
『那子雲是哪兩個字?』這時候我的手機"嗶嗶"的叫了兩聲。
「呃...台灣大哥大小姐,我的手機快沒電了,而且依我對它的了解,它可能會在幾秒鐘或幾分鐘之後斷掉喔。」
『是喔!我的電池也已經剩下最後一格了,好像電池用久了,它的壽命就越來越短耶!』
「對啊!我都已經換過兩顆電池了。」
『我也換過電池了耶,可是我想直接換手..』嗶嗶嗶三聲,我的電池宣佈它電盡池亡。
我跟她連Bye Bye都沒說,就這樣結束了第一通二個小時的電話。
我的手機好燙,但是我的耳朵更燙,真不知道是手機燙我的耳朵?還是耳朵燙我的手機?
Ok!燙歸燙,至少這一通電話還有點收獲。
從電話裡得知,她是政大的學生,今年要升大四。
我說過,我對政大也特別的憧憬,對於政大的一切我都喜愛。
所以,政大的教授們,我愛你們。
政大的校狗們,我愛你們。
政大的男同學們,我愛....
在我還沒有愛完政大男同學的時候,我家的電話響了,是台灣大哥大小姐打來的。
『ㄨㄟˊ,請問吳子雲在嗎?』
「嗨!台灣大哥大小姐,我就是。」
『呵呵~~其實沒什麼事,只是剛剛還沒說再見,感覺怪怪的。』
「喔!?是喔!那...再見囉!台灣大哥大小姐。」
『嗯!再見,晚安囉!....^^』
從她最後一句晚安聽來,我彷彿看到一個長髮飄飄的可愛女孩,正瞇著眼睛對著我笑著說晚安。
好吧!或許是我想太多了,但是原本就已經非常喜歡政大的我,又遇上了這位政大女孩,叫我怎麼管得住我的腦袋瓜子?
掛掉電話,我經過我家客廳牆上的那一面大鏡子,從鏡裡反射出來的我,表情竟然是笑著的?!
天啊!我連自己在笑都不知道。
走回自己的房間,換過睡衣,突然想到剛剛對政大的男同學還沒愛完。
OK!
政大的男同學們,我愛你們。
至於政大的女同學們.........嗯....咳....

我好希望知道妳的名字,而不只是台灣大哥大女孩。




《 五 》
接著過了幾天,有點事情纏在身上忙不過來,所以在腦海裡,只記得她美麗的聲音 ,卻忘了我的手機裡有她美麗的台灣大哥大號碼。
每次一回到家,總覺得有件事情很想做,但又想不起來是什麼事,於是我一成不變的生活又開始了。
早上出門,晚上回家,洗過澡,看HBO,沒HBO看就租錄影帶,不然就一個人跑MTV,然後總是帶著酸酸的眼睛回家睡覺。
但是說實話,我當然會想到她,但我的理智跟我的幻想一直在打架。
想像一下,一個聲音如此甜美的女孩一下子闖進你的生命中,在聲音與聲音的邂逅下,總會擦出一些火花,但我不懂的是,擦出來的火花,究竟是什麼樣的火花?
把我跟她都比喻成打火石的話,那火花我能看得見,她也一定能看得見。
但是,她會把這樣的火花看成什麼?
我不知道,因為她在想什麼只有她自己知道。
但如果只有我是一顆打火石,而她不是,那我覺得我把我跟她之間聲音與聲音的邂逅看得太重,擦出來的火花即使不大,也會讓自己引火自焚。
我不希望自己是灰燼,被風一吹,消失殆盡。
所以我開始急了。
急什麼?或許是我想知道她怎麼想,也或許是我想盡速在我跟她之間做一個了斷。
「了斷」這字眼似乎太嚴重。
但是在這裡僅僅解釋成一個結果。不管結果是好是壞。
其實,在一般人的眼裡,那只是一封傳錯對象的訊息,即使這樣的事情被解釋成緣份造做,被直說成一種非常非常淺的緣份,可以把這樣的緣份衍生成一通二個小時的電話,已經是奇蹟了。
但是我可不這麼想。
一個突然出現的東西,很輕易的在我心裡烙下了個小印記,這對我來說可不容易。
既然不容易,我就會把它看成註定。
也就是說,她註定把電話借給她同學,而她同學也註定會把0938的電話誤撥成0930,又註定撥到我的電話裡面,註定了我跟她一定會因為這樣的註定而註定相遇。
不管你們會不會覺得我想太多。
既然緣份是從天而降掉到我頭上,那麼我自己要把握,是誰也管不著的。
於是,某個天氣不錯的下午,我打個通電話給她。
於是,電話費又多記了二個小時。
於是,我跟她聊到了這樣的註定。
於是,我發現射手座的她,有著跟雙魚一樣浪漫的因子,隨時在心裡飄搖著。
是的。她是射手座的。
這個答案是我用一杯咖啡跟一場電影換來的。
這一通電話,她依然質疑著我的姓名,因為她總覺得,「吳子雲」三個字實在很耳熟,不是曾經聽過,就是曾經看過。
我開始慶幸她有這樣差勁的記性。
也開始慶幸我並沒有想像中的有名。
每當她提出對我姓名的質疑,我就開始轉移話題。
不知道是她故意放過我,還是我真的很會轉移話題。
因為我總是問她:「台北的天氣怎樣?有沒有下雨?」一通電話會問個兩三次,即使台北真的沒下雨也會被我問到下雨。
『幹嘛一直問有沒有下雨?』
「因為我要提醒妳如果有下雨出門一定要帶雨具。」
『那你呢?你下雨天出門都會帶嗎?』
「不會。」
『那你幹嘛還叫我帶?』
「因為我下雨天就不太喜歡出門,不出門幹嘛帶雨具?在家裡撐傘不是很奇怪?」然後她大概1分鐘沒說話,我在電話這一頭拼命的喂來喂去。
『你有沒有女朋友?』
「沒有。」
『我不信!!』第一次聽到她說話說得這麼堅定。
「真的沒有。我的皮夾裡放的照片還是我自己的。」
『我還是不信。』
「為什麼?」
『因為我覺得你真的很會說話。』
「廢話。每個人都很會說話啊!都已經會說話說了這麼多年了。」
『好吧!讓你ㄠ!我換個方式說,我覺得你真的能言善道。』
「能言善道跟有沒有女朋友有什麼關係?」
『當然!這樣的男孩子騙女孩子很容易。』
騙?騙女孩子?喔.....天地良心....
「呵呵~~是嗎?那妳被我騙到了沒?」
『如果我說快了,你會不會嚇一跳?』她還沒說,我就已經嚇一跳了。
這次換我大概一分鐘沒說話,換她在電話的那一端拼命喂來喂去。
『呵呵呵~~~我騙你的。』
「我覺得妳能言善道。」
『是嗎?這要看我現在跟誰說話啊!』
「這樣的女孩子騙男孩子很容易。」
『呵呵~~是嗎?那你被我騙到了沒?』
「如果我說沒有,妳會不會有點失望?」
這次又換她當機了。
電話的那一端已經聽不到喂來喂去的聲音,只剩下她的鼻息。
隔著電話,我跟她只聽得到對方的聲音,卻從未見過對方的人。
所以我只能從聲音的表情來判斷她現在的喜憂,但是這一刻的她,一句話也沒有說,只有她輕輕的從電話那頭透過來的氣息。
如果這氣息也有表情,那我感覺到的表情是,她確實有點失望。
「好,如果我說快了,妳會不會嚇一跳?」
『不會。』
「為什麼?」
『因為我沒有在騙你啊!』突然間,心裡的某個角落被敲了一下。
「妳有沒有男朋友?」
『什麼?再說一次,剛剛電話有雜訊。』
「我說,妳有沒有男朋友?」
『呃?』
「嗯?」
約莫過了五秒鐘,她回答了我一句話。
『高雄天氣好不好?有沒有下雨?』

女孩:那你有沒有被我騙到?
男孩:.....快了。………




《 六 》
「妳有沒有男朋友?」
『高雄天氣怎樣?有沒有下雨?』
「妳有沒有男朋友?」
『高雄天氣怎樣?有沒有下雨?』
........
「沒有,太陽大得很。」
『那就好。』
「妳有沒有男朋友?」
『高雄天氣怎樣?有沒有下雨?』
「不要學我。」
『我沒有學你啊!』
「好,那我剛已經跟妳說過了,高雄沒有下雨,天氣好得很。」
『喔...我忘了,我很健忘,這你要習慣。』
「好,那我問妳,高雄有沒有下雨?」
『沒有。』
「妳不健忘嘛。」
『我的健忘是會挑時間的。』
接下來大概有五分鐘,我跟她的話題周旋在男朋友,下雨跟健忘之間。
這就像一盤象棋一樣,我只剩下一張帥,而她卻有兩匹馬。
帥一直找不出縫隙殺出重圍,因為帥找不到馬可以騎。
我喜歡這麼聰明的女孩子。
她也挺堅強的,跟我周旋了這麼久,不但不覺得煩,反而越戰越勇,兩匹馬在戰場上揚起風沙。
但帥之所以為帥,可不是虛有其名,強攀其位的。
「想不想知道為什麼妳總覺得我的名字很熟悉?」
『想。』
「那就暫時不管台北跟高雄的天氣妳看怎樣?」
『我考慮一下。』
「好,給妳五秒鐘。」
『才不咧!我要五個禮拜。』
「五天。」
『五小時。』
最後我跟她以五十五分五十五秒成交,並且約定好時間一到,換她打電話過來。
於是,我把我的手機號碼留給她。
掛掉電話之後,天色已暗,肚子餓了,於是我拿了錢包出門買晚餐。
其實我並沒有一定得知道她有沒有男朋友的答案,因為即使我知道了,我也不能怎樣,她在台北,我在高雄,距離就已經是一個問題。
現在反而我希望跟她只是電話上的接觸。
一個人從高雄到台北大概要五個小時。
但一通電話從高雄到台北只要五秒鐘。
花五個小時還有五百元的統聯客運車費就可以見到她,但值不值得?我不知道。
所以我寧願花五秒鐘還有五千元的電話費來聽聽她美麗的聲音,這對現在的我來說,才真的值得。
這一頓晚餐吃掉我錢包裡五個十元硬幣。
我這個月最後的五天只剩下五佰元可以花。
回到家後看看時間還剩下五分鐘她就會打電話來。
打開電視,頻道停在第五十五台。
這時候我突然發現今天我跟五這個數字很有緣。
於是我從冰箱裡拿出蘋果切成五瓣,花了五分鐘吃掉它。
五十五分五十五秒到了,電視的頻道依然停在五十五台,我第五次看了看手機,並沒有任何來電顯示。
「她大概在吃飯或洗澡吧!」我這麼告訴自己,然後放下手機,換上便裝,進浴室洗澡去。
在洗澡的時候,我故意把手機放在門邊,我怕如果她在我洗澡的時候打電話來,我在浴室裡可能會聽不到。
結果我澡也洗完了,電視也從第一轉到第五十五台轉了五次了,約好的時間也過了快五個小時了,她還是沒有打電話來。
我一直在想她到底會不會打來?
一直在想她是不是突然有急事,所以沒辦法打給我。
但我想她是不會打了,而我也不好意思再打過去,一方面為了不讓她覺得我很煩,一方面我得為自己的電話費著想。
於是,我告訴自己,如果在11點58分,也就是約定時間過五個小時的時候她還沒有打來,那麼,我就要去睡覺了。
時針指在11點,分針指在58分。
電影台不知道第幾次播出「唐伯虎點秋香」了,而我也看了不下五次。
終於,約定的時間過了五個小時。
我關掉電視,換上睡衣,了刷牙洗過臉,把自己往床上一摔,順便摔去她沒有打電話來的失落感。
然後,我醒了之後,你知道怎麼了嗎?
沒怎麼了,就是天亮了而已。

一通電話等到天亮,那一段愛情要等多久?




《 七 》
如果一個從來沒見過你的女孩子,在你們約定好時間要她打電話來給你,但她卻沒有打,你會自己打電話給她嗎?
有人會,有人不會。
會的人大概只是單純的想知道她為什麼沒有打來?想知道她沒有打來的原因,只要自己得到了答案,那麼,大概就再也沒有下一通電話了。
不會的人大概會認為自己沒有必要去攀著別人過日子,她不打是她的事,她打不打是她的自由,自己根本管不著,所以也用不著打電話給她。
有的也會覺得她一定有她的難處,不打來也有她的理由,而且在心裡相信著,有一天她會打來的。
我呢?我選擇不打。
因為打了我會尷尬,她也會尷尬。
但說實話我想不想打?
我想,真的很想。
我真的不知道我在想什麼,但我心裡總有一股衝動想再聽聽她的聲音,想知道她現在在做什麼。
我說過,我喜歡這樣的註定,而且這一生遇上能跟我這番談得來的女孩子機會不多,所以我除了對她印象深刻之外,似乎多了點....惦記。
或許「惦記」這字眼有點誇張,但是仔細想想,當你一起床就想到某個人,想知道他現在怎麼樣,想聽到他的聲音,想知道他是不是還記得你,這樣的思緒,我想也只能用惦記來形容。
但是惦記歸惦記,我對她的感覺,還停在幻想上。
因為跟她認識從頭到尾,都只是聲音上的交流。
這跟網路有異曲同工之妙。
在網路上看到的是對方的文字,在電話裡聽到的是對方的聲音,對對方的印象僅止於文字與聲音,那麼,能把對方放在心裡,大概只能靠自己的想像。
沒錯!我幻想著她是個我欣賞的女孩子,也幻想著她是我想像中的女孩子。
如果幻想破滅怎麼辦?不知道,船到橋頭,要翻就翻吧!
說不定她也把我幻想成想像中的男孩子,然後我跟她如果哪天真的有機會見了面,那麼就一起翻船吧!
距離上一通電話,已經有段時間了。
就這樣過了好幾天,又是一個無聊的晚上。
無聊的時候會做什麼事?其實每個人都不一樣。
有人拼老命看電視,卻不知道自己看過了什麼。
有人拼老命打電話找別人聊天,聊完之後心裡越覺空虛,但電話帳單卻越來越飽。
有人拼老命睡覺,拼老命賴床,眼睛像是被強力膠黏住一樣。
也有人拼老命出門血拼,買了一堆沒用的東西回來,但心裡卻舒坦許多。
人,真是奇怪的生物。
那我無聊的時候都在幹嘛?
我也不太知道,大概是騎著機車到處亂跑,或者是待在家裡看漫畫,小說吧!不小心又把安達充的「鄰家女孩」看了一次,雖然是跳著集數看,卻也花掉我三個多小時的生命。
就在上杉達也站在河邊跟女主角淺倉南表白的時候(註一),我的手機響了。
這時候我發現我應該換個鈴聲,因為你正在看著一本非常感人的漫畫時,手機卻傳來康康的「恁姐住市內」的音樂,相信你一定會很痛苦。
「恁姐住市內」的音樂不是我下載到手機裡的,是我那些該死的死黨,他們看不慣我總是聽抒情歌曲,所以想幫我換換口味。
抱歉的是,我不喜歡這首歌。
我不是說這首歌不好,但我有不喜歡的權利吧!
好!姐姐住不住市內不是重點,重點是這通電話。
「喂。」
『.....』
「喂?」
『.....』
「Hello?」
『.....』
電話那頭沒有人回應,但有聽到一些聲音,一些沒辦法分辨的聲音。
我拿起我的手機看看收訊格數,是滿格的,我還特地搖了它兩下,再放到耳朵旁邊
「喂?有聽到我的聲音嗎?說話...唷呼~~」
『.....』
「再不說話要掛斷囉。」
『.....啪啦!...』我聽到有東西掉到地上的聲音。
這下我敢確定,打電話來的人一定聽得到我的聲音,只是他一直不說話。
這下我可不管禮貌問題了,打電話來不說話,還要人家問這麼久。
於是我掛了電話,嘴巴還不停的碎碎念著。(註二)
碎碎念完之後,我拿起鄰家女孩繼續看,而且在看的同時,順便把手機的鈴聲換成正常鈴聲。
約莫過了五分鐘,我剛把鄰家女孩最後一集看完,我的手機,又傳來收到訊息的聲音。
跟以前一樣,我的手機是開著的,所以這通訊息絕不會是語音訊息,而是文字訊息。
這時我腦子閃過一個念頭。
我在按下讀取鍵之前,猜測著這封訊息到底是誰傳過來的?
是剛剛那個不說話的人嗎?
還是我這幾天一直惦記著的台灣大哥大女孩?
直到訊息內容出現,我才知道,真正的重點並不是剛剛那通沒聲音的電話,而是這個傳訊人。
沒錯。
手機顯示傳訊人的號碼是台灣大哥大女孩的電話號碼。
但是她的內容卻讓我覺得奇怪。
「Something in your mailbox.」
有東西在我的mailbox裡面?為什麼她知道我的mail信箱位址呢?
我換了件衣服,拿了錢包,騎上Jog,到我熟悉的那家網路咖啡廳。
在連上線的同時,我還在想著她為什麼知道我的mailbox?
我打開mail,信箱裡大概有十來封mail,標題大部份都是來要求轉載權的,只有一封mail的標題跟別人不一樣,因為它寫著:
作者 isly(我依然愛你)
標題 台北沒有下雨
時間 Mon Sep 11 01:31:23 2000

知道我為什麼不打電話給你嗎?
因為我已經不需要用我有沒有男朋友的答案來跟你交換你的答案了。
先跟你說,台北沒有下雨,今晚貓空的天空很美。
你到過貓空數星星嗎?藤井樹先生。^^

聰明的女孩子總是最令我目炫神迷。



註一:上杉達也與淺倉南的故事,請參照安達充的鄰家女孩。還有最重要的一點,淺倉南是淺倉南,跟飯島愛的好朋友淺倉舞一點
關係也沒有。
註二:我不是一個常會碎碎念的人,只是偶爾會發病而已。
For 政大貓空愛情故事(7) By hiyawu藤井樹
頭像
尾巴甩甩~*
 
文章: 126
註冊時間: 2009-03-22, 14:26

回到 小說天地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0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