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戀千年前(2)

各種小說種類,盡在這裡,讓您看到目不暇給、廢寢忘食的好地方。

醉戀千年前(2)

文章*雨巫* » 2014-08-22, 10:50

第二章

我的結果當然很慘,被大聲斥責,聲音大到樹上的鳥兒都被驚動了。

他給我的回應一長串,大部分是罵我的。總而言之一句話,要娶也得十八以後再說,現在談談戀愛就好。

水雲用一種憐憫的眼神看我,好像在同情我怎麼會有這麼個霸道哥哥,連自己妹妹要娶都不讓娶。

然後他帶著壓抑的霸氣一走了之,留我鬱悶的在香鎖園踱步。

這下可好了……等兩年,哪知那東宮舒舒會不會使出嗲功,強要我娶他呢?

「夫人……您還好吧?看起來非常困擾的感覺呢。」芹兒一臉擔憂的看著失神憂鬱的我,小心的問。

「沒什麼,回我寢房吧。」我垂頭喪氣的走回我的房間,淨兒正在我門口和一條小狼狗玩耍,這是府裡的護衛犬生下的、剛斷奶沒幾個月的小小狗,非常可愛。

好療癒系的感覺喔……鬱卒的心情瞬間被治好,真是天真無邪的嬉鬧圖,好舒服啊……

「夫人,潘記衣料舖的王掌櫃求見,見否?人在南大廳。」門口侍衛飛奔而來報告。

潘記舖不是在寒家……啊!昨天已經正式歸我名下,成為南宮家產業了。「見、見!讓她等一等,我換件衣服。」

急速換好衣服之後,趕往大廳,一名清秀女子搖扇坐在太師椅上,見我到來竟是眉眼都不抬一下。

「想必姑娘就是潘記舖王盈掌櫃吧?今日前來是為何事?」我雖然心裡不高興她沒禮貌,但還是要忍著,我可是御國夫人哪!

她停下搖扇動作,隨便看了我一眼,撇嘴便道:「寒大人也真是沒眼光,挑了個小姑娘來做我們的頭兒。」

我怒氣更盛,這丫頭是怎麼回事?我是她老闆還敢這樣說話,不怕我把她fire就對了?「王掌櫃所言何為?小姑娘就不能成大器?妳應該也沒多少歲數才是,此言張狂不羇,應當沒把人放眼裡吧?」

她輕蔑的看了我一眼。「別人或許可以,但妳這種嬌生慣養的千金小姐有用還真是稀奇吧?我歲數怎樣也比妳大,乳臭未乾的小姑娘就別窮攪和了,回家去吧!」

氣到深處竟是繃出一聲冷笑,目光緊鎖著她。「在妳嘴裡的小姑娘可是擁有無限權力的唷?想挑戰王權嘴巴就再多說個幾句吧!我想聽聽妳還有多惡毒的話要說呢。」

她被我嚇著了吧?渾身上下的銳氣挫去不少,輕浮搖著扇子的手隨即停下。「算妳狠,今日來不過是要拿帳本給夫人罷了,連同首飾舖劉掌櫃、雲石客棧陳掌櫃的一併拿來,夫人過目,王某告辭。」

我接過小丫鬟遞來的賬本,冷冷目送她走出御國府大門。

「夫人,您怎麼了?表情真可怕,有人惹您嗎?」淨兒不知何時竄上我的懷裡,天真可愛的眼睛注視著我,活像個Angel般惹人疼愛。

我摸摸他的頭,笑得很「慈母」,我才不希望可愛的淨兒看到我可怕的一面。「沒事,只是剛剛那客人有些無禮,我有些不開心而已,淨兒呢?剛剛在做什麼?」

他小腦袋微偏,笑了下。「我剛剛在跟虎兒玩,我教牠玩撿東西呢!」

真是可愛!心裡讚嘆了下,將他放下,摸摸他的頭。「淨兒乖,去找芹姊姊拿吃的,吃完找柳哥哥玩去,晚上我再給淨兒說故事好不?」

全府上下我最疼的就是淨兒,眾人皆知,因為淨兒俊俏可愛、聰慧伶俐,言行舉止成熟中帶點孩子氣,不會太黏人,不只我,大家都將他視如己出般疼愛。

「好,淨兒告退。淨兒晚上想要聽武松打虎的故事,夫人您說好的。」他小小的手朝我揮揮,逕自跑出大廳。

目送他離開,我撐頭懊惱,真是糟糕,東宮舒舒的事情還沒解決呢!現在讓他進府簡直自尋死路,不讓他進府又會被他煩死,真是一個頭兩個大呀……

我幹麻沒事招惹青樓花魁自找罪受,然後還要被罵死……我這一生真是悲劇的模範呀。

「夫人,要不要為您端一碗安神的茶飲?您最近好像心神不定、夜不安寢的樣子。」身邊傳來細柔的聲音,回頭一看,原來是貼身侍女另一人,杏兒。

「不用,妳去忙妳的吧!我知道妳體貼,有需要會喚妳的。」我現在可沒心情喝茶了,先得想個法子不讓東宮找上門來。

杏兒離去,大廳裡冷颼颼的,我少披件狐裘,身體不由地顫了下,還是趕緊回房取暖要緊,待會感冒可就糟了。


大年三十,除夕夜圍爐。

根據珣皇兄的規定,皇室成員都必須在這天趕回京城皇宮,齊聚一堂歡慶除夕圍爐,離皇宮不遠的我當然要回去,所以我現在已經在馬車上了。

「夫人、夫人,進宮有好玩的嗎?」這次我帶的隨從是可愛的淨兒,他很黏我所以一離開我身邊就鬱鬱寡歡,我可不希望這新年他是在憂雲慘霧裡過完的,多晦氣。

「嗯,還會看到琖王爺、琉王爺、璃王爺等等,要記得問好、要有禮貌。」我摸摸他的頭,他今天是以隨從的身份隨我入宮,但他只是個孩子,沒有人會阻止他。

大嶽朝皇室很奇怪,向來是男丁多而女孩少,像這次皇帝舅舅和其妻妾五人,也只生了五男,沒有女孩,所以才特別把我找回來,我現在是皇室唯一的女孩,集三千寵愛於一身。

馬車駛入皇宮,我下了車看了滿地白雪,和天上絨絨細雪,還蠻開心的,現代在台灣都看不到這麼漂亮的雪,這裡卻一大堆,真是看不膩。

邁著小小的步伐,加上手裡又牽著淨兒,速度自然慢些,到了皇宮禁苑,五個皇兄都已經到齊,我最慢。

這些皇兄的名字偏旁都有玉字,面容也都白皙如冠玉、脣若紅玉,名符其實的玉人啊!「皇兄們,靈兒來晚了。」

「喔,靈兒來啦?好久不見越發秀美了,這男孩不是二哥府上的小淨兒嗎?怎麼在妳那?」五皇兄──軒轅瑀訝異的看著在我身邊的淨兒。

我在雙胞胎皇兄──琉皇兄和璃皇兄的中間坐下,把淨兒抱在腿上。「看他伶俐聰慧,又討人喜愛,就從琖皇兄那兒要來了,說不定可以當兒子呢!」

一向冷面的琖皇兄牽動了嘴角,似笑了下。「我看當姊弟還差不多吧?不是只差五歲?」

淨兒圓溜溜的眼睛黑白分明,笑起來像個女孩子般甜,長成之後必是俊俏書生。「說的也是,反正我已經有五個皇兄了,多個像弟弟的孩子也不錯。是吧?」

珣皇兄招來水雲,讓他帶走我腿上的淨兒,幸好他沒有哭鬧,乖乖跟著水雲走了。

「好久沒有全聚在一塊兒了,聊聊近況吧!有沒有什麼趣事兒?」璃皇兄喚來宮女斟酒,笑笑的看著在場各位。

各位皇兄都笑了起來,七嘴八舌的說起有趣的事,我也很配合的一起笑,珣皇兄喜愛飲酒,偏偏他不怎麼讓我喝酒,所以我杯子裡的是果汁,奇怪!為什麼古代會有果汁?別問我,我真的不知道。

「靈兒還真是快活,在御國府當夫人,輕鬆度日還能獵得美男三夫四郎,著實令皇兄歆羨啊!你們說是不是?」琉皇兄摟著我的肩嘻笑道,看來他醉得不輕。

琉皇兄的酒量大概是天下所有男子裡面最差的,沾上一點點酒或酒味兒就醉的厲害,如果喝下整整一杯那後果可就嚴重了。這次灌他酒的大概是不懷好意的瑀皇兄,我瞪他一眼,他倒笑得開懷。

「琉皇兄說什麼呢?你不也是很好,一樣可以擁有美女三妻四妾,你的未婚妻、我的皇嫂也是個識大體女子,不會對你多嚷嚷的,放心娶吧!」琉皇兄的未婚妻是當朝皇宰相之女,外貌出眾、氣質清新若空谷幽蘭,皇兄表面對她冷淡,甚至處處尋花問柳,其實比誰都要在乎她,比誰都要喜歡她,這是他彆扭的所在。

他還沒答我話就砰的一聲,額頭撞上餐桌,睡了起來,眾人大笑,尤其是惡作劇得逞的瑀皇兄,最為得意。

「說真的,琉皇兄什麼時候迎娶若悠姊?他的侍者紫雲向我抱怨,他這個月已經是第二十次上魅月樓了,要我勸勸他。問題是我辦得到他還能上勾欄嗎?」我無奈抱怨,我這個皇兄啊……

「老三向來如此,可憐若悠了,跟了這麼個夫婿……」琖皇兄說道,他的臉真的是沒什麼表情,雖然很疼我,但是真的一點溫柔的樣子都沒有。

「璃皇兄,你別偷笑!你也一樣,什麼時候要迎娶伊霓妹妹?」和琉皇兄是雙胞胎的璃皇兄也有婚約了,對象是李吏部尚書之女,同樣外貌清麗,但是伊霓妹妹個性膽小,年紀也小,才十二歲。

「我真的不想娶她!你知道她年紀有多小嗎?十二歲耶!你要我跟一個小我八歲的小孩做夫妻?我沒那個興趣。」
他抱怨,因為他和琉皇兄的外貌是五個皇兄裡面最俊美到妖孽的,自然看不上年紀像小孩的伊霓妹妹。

「老四,別哀怨了。這門親事老早就訂下了,老頭兒是你在娘胎時就給你訂下了,不得悔婚的。認命吧!」珣皇兄納涼喝酒說風涼話,因為他和琖皇兄、瑀皇兄沒有訂親,所以可以冷眼旁觀。

我嘆口氣,真的很幸災樂禍耶!「紫雲,把你家主子扶回琉水宮吧,他在這裡聞酒味恐怕這個年過完他還沒醒呢!」

「是!」他的侍者紫雲雖然長相清秀、身材清瘦,但拖行琉皇兄回宮已成為例行公事,一點也不費力。

「對了,靈兒。我給妳壓歲錢,三哥的妳明日再和他要吧!」瑀皇兄從侍者黃雲的手上接過紅包,遞給我,一疊挺厚的。

珣皇兄也給了,琖皇兄、璃皇兄也是,合計八萬兩銀票,收穫挺豐。「多謝諸位皇兄,雖然我用不太到錢。」

宮女們端菜上桌,全都是珍饈美食,因為珣皇兄平日除了喝酒之外沒什麼喜歡吃的,一切從簡能吃飽就好,只有過年會擺上山珍海味。

雖然這些東西好吃歸好吃,但吃多了可會胖起來,所以一樣菜吃一點,也足夠這一晚下來的熱量了。

「咦?靈兒怎麼不多吃些?手腕這樣細瘦,穿衣服反倒是衣服穿妳了,活像個架子似的。人家還以為我們虧待妳這個遠房表妹呢!」瑀皇兄看我碗裡一點點的菜,又大驚小怪的給我夾了一筷子肉。

我愁眉苦臉,昧著減肥的良心把菜吃完了,沒想到正菜吃完了還有我無法抵抗的甜點。

冰糖玉露、棗兒糕、甜杏百繪餅、蓮兒舞蜜、豌豆黃、龍鳳呈祥冰玉雕……全部都是我最愛的甜點,尤其是那道龍鳳呈祥冰玉雕,只有過年吃得到的御廚精心甜品,還有一大堆用蜜釀的四季水果,真是太誘惑了!

每年珣皇兄都會準備不一樣的甜點誘惑我,因為他知道我愛吃甜,當然其他皇兄也知道,總是配合他不停拿東西塞給我,真是甜蜜的負擔。

「靈兒,怎麼不多吃些?這些不都是大哥給妳準備的?妳知道的,我們五個都不大吃甜,吃吧!沒人跟妳搶。」
璃皇兄端來龍鳳呈祥冰玉雕給我,我拿著湯匙猶豫,這到底要不要吃?

這道甜品是用糖水結冰後雕成龍鳳的樣子,再放進由蜜釀的各色水果之中,灑上梅汁和糖粉,作工複雜。而且糖水結冰很難,要前一年先弄好放進皇家冰窖裡,後一年才可以做來食用,真的很麻煩。

我狠下心,真的吃了,這真的很好吃,皇兄們看我吃的愉快,也笑得很暢快。

「青雲,去璃水宮拿件貂皮裘子過來。」璃皇兄吩咐他的侍者去,回頭來又繼續喝他的酒,和皇兄們聊天。

這時,水雲帶著滿臉淚痕的淨兒過來,那孩子一看到我就哇的一聲哭出來,我連東西也顧不得吃了,就把他抱起來。「怎麼啦?新年怎麼哭了呢?淨兒碰到什麼這麼傷心?」

「回夫人,這孩子是被酒醉的琉王爺嚇著了,直哭著要來找您,原本卑職是好好陪他玩的,真是對不起夫人。」水雲是個盡責的人,當然愧疚。

「不礙事,都是琉王爺不好。來,淨兒不哭,來夫人這兒,夫人給你好吃的。」我將他抱在腿上,將一些甜品都給他了,眾皇兄瞠目,大概是不知道我這麼「慈母」吧?

漸漸的,他不哭了,反而很開心,粉嫩的小臉紅撲撲的,真的很討喜。

「二哥,你府裡的這孩子怎來的?我看就不像一般孩子,五官貴氣優雅,你說一般人的孩子有可能長成這樣嗎?」瑀皇兄竊竊說。

「是不大可能。舞淨這孩子是我府裡的管家撿來的,我看他秀氣聰慧才留他,沒想到靈靈把他帶了去,無妨。」他冷冷的臉依然平靜。

「稟皇上,東城門守衛軍在邊境看到可疑人士,先將他先行帶回,此人相貌不得見,著實可疑,尤其此人身上有占卜器具,更可疑,請皇上下令何處置。」東城軍將軍起奏,珣皇兄一臉嫌麻煩的樣子,正準備揮手趕人……

「可以讓我去看看嗎?東城門接近我的御國府,有人在我的地盤邊出沒總可以看看吧?」我忽然很感興趣,因為照將軍的描述那就是位占卜師嘛!

皇兄們皺皺眉頭,還是讓水雲跟著我去了。

幽暗的地牢、陰濕腐敗的空氣隱隱帶著一股霉氣,我皺眉,跟著牢獄長走到最深處。

採光最好的地方,點著一盞燈火,眉清目秀的素袍男子閉眼端坐於裡面,一點怒容都沒有,我好奇湊上前。

「閣下從何處來?到我們大嶽朝有貴幹嗎?」我輕輕問著,這傢伙實在不像是壞人。

他睜開眼,竟是奇異的重瞳。「妳不屬於這裡,我看不見妳在大嶽朝的未來。」

胸口一窒,他知道我不是這裡的人?

「大膽孽徒,竟敢毀謗我朝御國夫人?該當何罪,來人!」我不生氣水雲倒是氣得快生煙了,揚手就要人把他抓起。

「等等,你叫做什麼名字?」我讓侍衛停止動作,先問他的名字。

他拍拍衣袖事實上應該沒多少的灰塵,淡然道:「璉朔。霸月朝皇室占星師,因王所託而出使大嶽朝,沒想到受此無理待遇……」

「這樣……等等,你說你是霸月朝的占星師,因王所託而來?」我嚇到連下巴都快掉了,我們竟然犯了如此罪過,關鄰國使者耶,還是沒有理由的那種。

我下令放他,他從牢獄走出,秀出了霸月朝國徽,我領他前往議事宮。

「真是失禮,沒想到你是使者,我朝深感抱歉。」我走在他身邊,真的捏一把冷汗,因為霸月朝的戰力只小輸大嶽朝,萬一他們化憤怒為戰力攻打大嶽朝,那可不是開玩笑的,很可怕……

他像個得道者似的淡淡一笑,拿出羽扇輕搖。「沒關係,我入關沒有先拿出國徽證明,我也得負一半責任。」
我鬆了一口氣,請他稍等,我去請皇兄過來,他卻叫住我。

「妳待在這個時代,會遇到意想不到的事情,我先跟妳做預告,我目前也只能看到這麼多了。」

我面色不變,因為我穿越到這個時代已經是意想不到的事了,其他會發生……老實說我也不會覺得太奇怪就是了。

慢慢走回禁苑,皇兄們依然把酒言歡,一旁的侍者正逗弄著可愛的淨兒。

「皇兄,那東門可疑人便是鄰國霸月朝之使者,我已將他領進議事宮,請您盡速前去。」接下來應該就沒我的事了吧?過新年事這麼多是怎樣?

「嗯,我知道了。」他起身,水雲為他披上繡龍裘,他帶著天生的霸氣朝議事宮邁去。

剩下三位皇兄和三位侍者、我和淨兒,氣氛頓時有些尷尬。

「聽聞霸月朝新王登基,可能過幾日會來我朝拜訪,妳這陣子就住皇宮吧,等過完年再搬回府。」璃皇兄說道。

霸月朝拜訪?這可是奇聞啊,平常我朝與霸月勢不兩立,雖然國名讀音相似、民風也大同小異,但不知為何兩個王就是不和,劍拔弩張好幾次就差點打起仗來。霸月這次的新王不知如何?應該不會再脣槍舌劍一番吧?

「嗯,只不過皇兄……應該不會像上次那樣刺激霸月先王那樣吧?」我嚥了一口口水。

一年前我剛到這個地方一年多,莫約十五,恰逢霸月先王來訪,珣皇兄年方二十有三,當場與霸月先王脣槍舌劍起來,句句帶刺不留情面,我是每句都聽到了,當時整個背都被冷汗浸濕,深怕沒多久大嶽被滅了,幸好沒有。

「應該……是不會啦。」這句話說來酸澀,誰也不知道他的心思啊……


大年初四,霸月新王來訪日。

上次與霸月使者璉朔的談論,我都還來不及問結果,來訪日那麼快就到了,殺得我措手不及。

預估新王下午到皇宮,但上午就開始忙了。御膳房、人事所……所有有關這次到訪設宴的處所全部忙得七葷八素、雞飛狗跳,我倒是看得很樂。

「皇兄,你真的與使者談好了?」我斜看著珣皇兄,真是的……還這麼無關痛癢的樣子。

他悠閒的喝著茶,纖白的手捏起黑子落在棋盤上,清脆一響。「當然,妳想呢?」

「無論新王何人,不起風浪便得。」執白子的是琖皇兄,一臉淡然,我看他去出家還差不多,國家大事還這麼淡定。

我看著皇宮大門,還是有些緊張,水雲和朱雲都勸我安坐等待,但我就是坐不下來,搞得他們兩個大男生是勸也不是不勸也不是的尷尬。

用過朱雲端來的午膳,偎在琖皇兄身邊睡了午覺,霸月朝新王便來到皇宮了。

「恭迎霸月朝新王~」眾人齊賀,我坐在珣皇兄身邊看不清楚王的長相,只能等他慢慢走過來了。

他終於走到了王座前,我也得以看見他的容貌。

天生的王者霸氣與珣皇兄不相上下,一雙冷酷的眸子帶著寒霜的溫度,是個不折不扣的俊美皇帝。

「參見大嶽朝皇上,祝龍體安康。」話裡帶著冷傲,不向任何人屈服的氣勢令我心折,一瞬間,似乎有些心動。

「霸月王無須多禮,請上座。」皇兄命人搬來軟椅,而他也不客氣的坐下了。

兩人漠然許久,我不知道該怎麼辦,這種場合皇兄不會希望我多開口,我也不敢多嘴,要是說錯一句導致滅國,我的責任可大了。

帶著霸氣的王者互視著,所謂一山不容二虎就是這樣吧?當兩個王出現在同一個場合上就會顯得特別劍拔弩張,我在心裡捏著冷汗。

「聽聞霸月先王不久前薨逝,對此消息孤深感悲痛,霸月王應是如此吧?」皇兄好做作啊!還是這是場面話呢?明明就很討厭那個老頭子(皇兄對霸月先王的稱呼)還深感悲痛咧!我看是高興到想放鞭炮慶祝吧?我偷偷翻著白眼。

「多謝大嶽朝皇上如此感念家父,本王也感到心痛。」騙人!他的表情看不出一點悲傷,一樣淡漠冷傲。

大廳又是一陣冷然,因為兩人又沒話題了,我突然覺得氣溫下降到零下十幾度,宛如身在冰窖。

「對了,跟您介紹一下,這是本朝御國夫人、孤的表妹,南宮靈。」他突然就把話題轉到我身上,還真是嚇了我一跳,我連忙收回心神,對著他笑了下。

他點點頭。「不愧是夫人,好相貌。」

我心速有點失控,記得……這王好像叫單璣吧?「多謝霸月王謬讚。」

他的脣彎起似笑非笑的弧度,一瞬間我又心動了下,我都不知道我喜歡的男人是這種冷面型的耶……

–––––––––––––––––––––––––––––––––––––––––––––––––––
P.S.此篇靈感來自<八夫臨門>(張廉著,1-8集),如果有雷同部份,請見諒,純粹寫著玩的((鞠躬... @onion14@
風雨如晦,雞鳴不已,既見君子,云胡不喜?

佳客前來即是緣,緣起緣落端看君
*雨巫*
 
文章: 17
註冊時間: 2014-07-21, 12:19

回到 小說天地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0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