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頁 (共 1 頁)

[原創]殊途相遇(1)

文章發表於 : 2014-07-30, 19:52
靈兒
第一章~青春的校園生活

啾啾的鳥叫聲揭開早晨的序幕,陽光灑落在一名女孩臉上,空氣是舒適的溫度,她幸福的往被子上蹭了蹭,卻聽見詭異的叫喚。

「羽兒、羽兒……早上該起床囉!妳不用上學堂嗎?遲到的話師傅會罵人的,快點起來……」他在她耳邊叫著,這丫頭可真能睡,睡姿千奇百怪,真是不像話。

什麼啊?什麼學堂……她只知道她好累、好累,想再多睡一點。「嗚哈……別吵我……」

「雲緋羽!還給我賴床啊?不用上學了是不是?現在都七點半……」嘮嘮叨叨的聲音在厚重的門外響起,她原本想摀住耳朵來個相應不理,但聽到關鍵字「七點半」時,整個從床上蹦跳起來。

我的天啊,七點半了?七點四十就算遲到耶,她慘了啦!「喔喔,馬上馬上……」

「妳看吧,我剛剛叫妳妳都不聽,要是我剛剛叫妳有起來的話,保證來得及。」玄嵐在旁邊唸著,為學最重要的是態度,看她態度這樣隨便,成績應該也好不到哪去。

「好了啦,別吵我了!我已快要來不及了,該死的我昨天忘記設鬧鐘。」她站在鏡子前梳著頭髮,還一邊刷牙洗臉,完全展現她的快速度。

「女孩子家不可以這樣粗俗,不可以罵不好聽的話……」他又一本正經的說教,一邊看著她動作。

「好了好了,反正我就不像個女孩可以了吧?我要換衣服了,走開。」她砰的一聲關上門,利用短短的時間將衣服穿好,幸好她的學校是穿裙子的,方便又快速。

「雲緋羽啊,要不要出門?要就快一點,我載妳出去!」爸爸在樓下喊著,他這個女兒三不五時就這樣,真怕她將來工作遲到被扣薪水。

「喔,馬上來,等我一下。」她俐落的揹起書包穿襪子,還順便叫了玄嵐一聲。「欸,玄嵐,我們走囉,去上學。」

「喔,好的。」他趕緊跟上去。


叮咚叮咚,早自習的鐘聲響起,學生們都回到座位開始早自習。

『欸欸,雲緋羽還沒來嗎?姥姥待會就要來點名了耶。』後面的男同學戳戳溫紫苑的背,低聲問。

「姥姥」是他們對班導師的稱呼,因為年紀大了還喜歡扮年輕賣萌,乾脆叫她姥姥就好了。

『相信我,今天保證是睡過頭,待會被罵死了。』她低聲回應,上次說的事情果然應驗了。

「早安啊,同學們!今天真是清爽的一天,我們來點個名吧!」說人人到,「姥姥」馬上就走進班上,滿臉笑容的拿起點名板開始點。

「尹翊文?」

「有!」

「莫茹青?」

「有!」

…………
「溫紫苑?」

「有!」

「雲緋羽?」

臺下靜默一片,沒有人敢應聲。

「雲緋羽沒到?」她提高音量再問一次,感覺火山又要爆發了。

「Safe!安全上壘,報告~雲緋羽到!」拉門突然被拉開,衝進一個火爆的身影,是衣衫微亂的狼狽雲緋羽。

「嗯?為什麼現在才到?有什麼特殊原因?」姥姥瞪大畫著濃煙熏妝的眼睛瞪她,銅鈴般的大眼睛在她看來似乎就要掉出眼眶,就是所謂的「脫窗」。

「要聽真實的還是美化的?我都可以。」她皮皮的不怕死,還敢說這種話,讓溫紫苑忍不住為她捏一把冷汗,這是捋虎鬚吧?小姐。

「學生可以說謊?快從實招來。」

雲緋羽聳聳肩,大無畏的看著老師。「老實告訴妳吧,早上溫度太舒服了,不小心睡過頭,就是這樣,老師覺得怎麼樣?」

被她的話激到,姥姥原本就大得誇張的眼睛又瞪大了好幾分,像吃人魔鬼。「這是什麼爛理由?睡過頭就可以當作藉口?!罰妳做值日生一個禮拜!」

「喔,知道了。」她抱著僥倖的心情,呼呼~沒被記警告。

她漫步座位,她身邊的溫紫苑小聲的問。

『妳真敢說,不怕班導大抓狂?』她是個標準的乖乖牌學生,絕對不會去當面挑釁老師,一方面是尊重,一方面是她沒那個膽子。

『誰怕她呀?分明就是更年期到了還遷怒同學。』她不屑,因為這個班導真的很令她討厭,常常無理由的發怒。

『最好是,我記得她今年才34歲呀,哪來的更年期?』溫紫苑苦笑,她也覺得班導情緒不太穩定,像後娘的臉。『啊,對了,玄先生早上好,昨天怎麼樣?』

玄嵐微微笑了,這個女孩真是可愛,而且東西也都收得很整齊。『苑姑娘也早,用過早膳了沒?』

溫紫苑覺得奇怪,昨天還聽不到什麼聲音,今天就可以聽到一點像蚊子叫般大小的聲音,難道是他說話?『我似乎可以聽見他說話耶,雖然很小聲。』

「欸欸,妳們兩個在悄悄話什麼啊?有什麼不可見人的秘密嗎?」一個突兀的放大聲音,讓溫紫苑差眼尖叫,她最怕人家嚇她,沒想到還是常常被嚇到。

「林恩偉,你很沒禮貌耶!人家在說話就直接插話進來,當我們不是人喔?」雲緋羽稍氣,把坐在她後面的同學臭罵了一頓,但最後一句顯然文不對題。

「就是嘛,對了!溫紫苑,下午自習課考國文第幾課?」另一邊,坐在溫紫苑前面的夏以晨回頭說,一邊拿著課本問她。

「第九課『陋室銘』的注釋,三題注視、七題國字注音。」她溫柔的回答,對於班上同學,她總是客氣溫柔,所以大家對她的印象都不壞,雖然也不會特別記住她。

「喔喔,知道了!謝謝,待會妳的請假卡要記得給我,學務處那邊在催。」他推推眼鏡,他和她的交情還算不錯,但這是有特殊原因的,溫紫苑為他保守了一個石破天驚的秘密。

「對了對了,我的國文習作還沒寫,溫夫人拜託幫幫我,快被『咧咧』記警告了!」林恩偉忽然翻出一本習作,裡面該寫的部分完全空白,白皙得令人想翻白眼。

「喔,好啊!習作──」她點點頭,這點小事還難不倒她,而且他都叫她『夫人』了。

「等一下!林恩偉你這個混小子,敢叫阿苑幫你寫,不想活了是不是?!」她又將無辜的他再臭罵一次,因為它就是看不慣有人事事都要拜託溫紫苑,而且她又是那種不會Say No的人。

「寫一下會死喔,夫人……啊!救我,痛死了~妳這母夜叉惡婆娘!!」話還沒說完就被揪耳朵,林恩偉痛到鬼吼鬼叫。

『嘻嘻……現在的年輕人可真有活力……』

「阿苑,妳看門外,那個男生好像在看妳耶,幾乎每節下課都來。」雲緋羽眼光飄向站在門外往裡看的男生,她的目光不是在別人身上,就是定定的鎖在溫紫苑身上。

「是嗎?說不定他在看我們班哪個女生比較Nice呢!想交女朋友了吧?」她笑一笑,不以為意,她從小到大都不曾有異性追求,所以也就不把那個當一回事。

「啊呀呀,如果老子沒記錯,那應該是隔壁班的天才資優生『白翊塵』喔,怎麼?他被溫夫人煞到了?」林恩偉一副他很懂的樣子,看向外面的同學,煞有其事的點點頭。

「嗯嗯,如果說他被我們當家的夫人煞到,那可真是他的福氣,是吧?」連夏以晨都開始不正經的意有所指,弄得溫紫苑淡定也變成微微臉紅。

「那我去問問他好了,如果他是喜歡阿苑的就讓他跟她告白。」雲緋羽很乾脆的起身,她最不喜歡被這樣盯著看了,雖然人家看的也不是她。

走到走廊,那個男同學看了她一眼,又繼續盯著溫紫苑看。

「欸,同學,你是喜歡我們班溫紫苑嗎?」真他媽的高大,起碼也有180吧?可憐她和溫紫苑才165多,跟他站一起簡直天差地遠。

白翊塵捲俏纖長的睫毛眨了眨,但臉上的表情卻由淡淡柔情化為千年玄冰。「那又怎樣?我喜歡誰關妳什麼事?」

「就是有我的事!阿苑是我姊妹,你喜歡她當然干我的事了。」她瞪他,這什麼跩樣嘛!真是討厭,以為聰明了不起嗎?

他又眨了眨眼睛,既沒否認也沒承認,只是笑一笑,朝著溫紫苑的方向,送了個不著痕跡的飛吻。

在教室的她疑惑的眨眨眼,有些迷濛。

「哼!真討厭的傢伙,那麼跩。」雲緋羽氣呼呼的回教室,她身邊的玄嵐發出微微的笑聲,溫紫苑聽見了,也跟著笑了笑。

「那樣的人竟然會喜歡溫夫人,倒是令人覺得奇怪,但溫夫人沒心思放在戀愛上對吧?」夏以晨若有所思的說,還一邊徵詢著溫紫苑的意見。

「我這個人……不適合戀愛這種東西。」她淡淡的垂眸動筆,看不清她眼裡的情緒。

『沒試過怎麼會知道呢?苑兒,加油。』細若蚊吶的聲音穿透她的耳膜,雖然小聲,但她清楚的聽見了。

「謝謝……」她眨了幾下眼睛,真誠的說出感謝。

「妳在跟誰說話?」

她笑了笑,轉移話題。「啊啊,等一下要上國文課喔,快點坐好吧。」


午餐時間,雲緋羽和溫紫苑兩人來到學生餐廳。

一路上受到許多注目,但兩人也習慣了,自從國一開始就這樣。

她們兩個身高相當,但氣質完全不一樣,一個是師長、同學眼中的乖寶寶模範生;另一個是大錯沒有、小錯不斷的沒輒學生,會走在一起也令人感到相當好奇。

而且兩人都國樂團中知名的美女,演奏樂器也是相當拿手。

所以她們一出現在校園就會受到熱烈的注目,可說是美人姊妹花。

「妳今天想吃什麼?」雲緋羽拉拉裙襬,無所謂的伸展手臂。

她淡淡的看了看四周,又看了看天空。「不知道,應該還是老樣子吧,我不知道要吃什麼。」

「妳還是吃飯糰呀?有點變化嘛,小姐,看妳吃我都想吐了。」她翻白眼瞪著好友,這種個性就說是懶好了,也懶得過頭了吧?學生餐廳的菜色多樣,就一定要選飯糰嗎?

「沒差啦,我無所謂。反正那麼多又不知道要吃什麼,對吧?」笑了笑,她看到國樂團某學弟,很開心的上前打招呼。

這讓雲緋羽無言,這傢伙雖然功課很好,但感覺就是缺了一根筋……

『呵呵……苑兒真可愛,竟然因為懶得選而固定吃某樣東西……』玄嵐呵呵低笑,將來若是嫁了個體貼的丈夫,肯定讓她天天選不完。

「就是嘛,而且她根本就不會不耐煩。」她嘀嘀咕咕的走向學生餐廳,一邊把聊得忘我的溫紫苑一併拖走。


他們進了冷氣24小時開放的學生餐廳後,隨即就開始點菜。

「阿姨,我要一份炸豬排蛋包飯和大杯冰奶。」雲緋羽看了看菜單,隨意點了一個,因為下午還要上體育課,熱量消耗得很快。

「阿姨,請給我一份肉鬆飯糰還有一杯伯爵紅茶。」她還是老樣子,只是把飲料換來換去的,沒什麼新鮮感。

「好~的!兩位美女稍等。」廚房的阿姨手腳快速的將餐點弄好,端給兩人。

「啊啊,那邊有位置,我們去坐那邊吧。」雲緋羽眼明手快的發現一個很接近冷氣孔的地方,快速的拖著溫紫苑移動。

兩人坐定,雲緋羽毫不客氣的開始大快朵頤,而溫紫苑則是輕輕啜了幾口紅茶才開始用餐。

而她才剛吃幾口,正想和好友聊聊天的時候,一個高大的身影接近她們。「午安。」

雲緋羽心生不悅,為什麼這傢伙又冒出來了?

「啊……你是五班的白同學吧,午安。」溫紫苑笑笑的,她稍稍認得他,因為他名列前矛,但這麼近看他還真是第一次呢。

「介意我坐妳旁邊嗎?」他很紳士的問,手裡捧著日式午餐,看樣子很重。

我很介意!超級介意的,可以請你滾開嗎?雲緋羽在心裡碎念,這男人真討厭。

而溫紫苑自然不會像她那樣了。「不會,請坐吧。」

白翊塵坐下之後,優雅的用起午餐,不時用他那雙電眼瞄向溫紫苑,而她始終保持著淡淡的笑,並無被迷惑的跡象。

「溫同學,難道妳午餐只吃這樣嗎?」他看了她好久,她光吃一個飯糰都可以吃幾十分鐘,而且一點也不膩的樣子。

「是呀,有什麼不對?」她疑惑了,難道要吃飯吃菜才叫做午餐嗎?

被她這樣反問,白翊塵微微臉紅,不愧是他暗戀的人。「不是,我只是覺得好像太少了些。妳為何不像雲……同學一樣吃套餐類?」

「因為天氣很熱,我吃不下,而且學校的東西不合我的胃口,只有這飯糰好些。」她說出實話,這些她都沒對雲緋羽說過,因為她怕她擔心,會為她煩惱,她不想多給她麻煩。

他點點頭,原來如此啊。「那麼妳的口味怎樣呢?我覺得學校的東西倒還好。」

「我不喜歡太油、太鹹、太甜的菜,還有太酸。剛好學校的菜大都這樣,所以……就變成你看到的這樣。」溫紫苑又咬了一口飯糰,淡淡的說。

『這男的怎麼這樣煩人?我都快看不下去了。』

雲緋羽點點頭表示認同,這男的真煩,她跟朋友好好吃個午餐也被打擾。

「白同學有事要忙嗎?看你平常在學校裡進進出出的,看起來有很多事情呢。」溫紫苑淡淡笑著,因為她眼角已經瞥見了雲緋羽眼中的火光。

「啊……妳不提醒我,我倒忘了,我中午有學生會的事情要忙,那我就先走了,兩位請慢用。」他飛快解決了午餐,紳士的微微鞠躬才離去。

「哼哼……終於走了,礙事的人。」她大口咬著豬排,氣憤相當的樣子令溫紫苑笑了出來。

「別這樣,至少他還願意走。」

他們吃完午餐之後,慢慢的散步回教室。


夜晚。

『羽兒啊,妳功課可準備好了?明天要上很多課呢,有歷史、地理、國文……』玄嵐盯著她的書包看,一邊替她核對明天的課表,像個媽媽一樣。

「好了吧?反正我的功課到學校再做就好,欸!我要關燈囉。」她在床上,只覺瞌睡蟲襲來,想睡得緊,伸手就啪的一聲把燈給熄了。

玄嵐輕飄飄的在她房間飄蕩,到處看看,雖然本人不像有那個意思,但他似乎在尋找「雲緋月」的蛛絲馬跡。

唉唉……生前那個女人,愛的人不是他,他卻甘願不求回報的守在她身邊,這樣的自己,除了傻,還有什麼能形容?

在這小小的空間徘徊了許久,終究是飄回她身邊,靜靜的坐著,凝視起她熟睡的臉。

那張臉和前世無差別,只是多了分稚氣,許是年齡小了些,不過十四、五歲,而那份鬼靈精怪卻是無庸置疑的不變。

『啊,羽兒。我前世心愛的月兒不愛我,而這世的妳……會不會愛上我呢?』他低喃著,略略痛苦的表情在窗前月華中籠上了一層薄霧,絕美而哀淒。

現在的自己,那沒有形體的自己……終究是什麼都做不了的,更別說要給她幸福,多荒唐呀。

『玄嵐啊玄嵐!現在已經不是唐朝,你也不是威風凜凜的紹慶王世子,你只是一縷幽魂哪!』他告訴自己,也告訴自己仍盼望些什麼的心,現在的自己充其量做個守護者就行了,別妄想要愛一個活生生的人。

[作者後記~]
這是我難得寫的青春校園故事,帶有一點奇幻風格,主角以身邊的同學取材,希望大家喜歡~ @onion24@

Re: [原創]殊途相遇(1)

文章發表於 : 2014-07-30, 20:13
靈兒
<<「欸欸,妳們兩個在悄悄話什麼啊?有什麼不可見人的秘密嗎?」一個突兀的放大聲音,讓溫紫苑差眼尖叫,她最怕人家嚇她,沒想到還是常常被嚇到。>>

不好意思,打錯字了,是「差點」不是「差眼」 @onion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