藤井樹-有個女孩叫Feeling《六》

各種小說種類,盡在這裡,讓您看到目不暇給、廢寢忘食的好地方。

藤井樹-有個女孩叫Feeling《六》

文章尾巴甩甩~* » 2009-03-31, 23:15

『那是開玩笑的。』
「什麼?妳說什麼?我這裡很吵,妳講大聲一點。」
『沒啦!沒事啦!我等等到你家樓下等你。』
「喔!好,我馬上就要出營區了!」
『子雲回來了嗎?』
「應該到了吧!」
『那我先去找他。』
「好,他會去買鞭炮,妳別騎車了,讓他載吧!我家樓下見,Bye。」昭儀說了聲再見,掛了電話。
我提著行李往海軍軍區大門快跑,一九九九年的中秋節,我早早就約好一堆朋友 ,準備在我家頂樓,來個世紀末鞭炮大展。
我很早之前就一直在想,這世紀末的最後一年,一定要做一些印象深刻的事情, 將來老了,沒什麼事做,一天到晚窩在老人亭裡泡茶罵政治人物的時候,還可以拿出來當中場休息的笑料。
我很會亂想這方面的事情,尤其是進了海軍之後。
因為海軍窩在船上沒事做,就連值班也沒幾份電報要翻譯,想這些風花雪月,阿里不達的事情變成了另一種消遣。
不過,教會我想這些沒有意義的事情的兇手,不是別人,就是子雲。
我記得我開始被他「思想變造」,是因為他跟我提出了一個提議。那時候我們才高中,他跟我說,長大後,買了汽車,卻沒有情人陪著過情人節的時候,我們就買九朵玫瑰花,在二月十三日晚上十一點五十分,從高雄的中正交流道上高速公路,每過一個收費站,除了遞回數票給站員小姐之外,同時送她一朵玫瑰花,並且大聲對那小姐說:「情人節快樂!」
順便一提。
我會認識子雲,是在我家附近的一個籃球場。
那是個社區籃球場,在幾棟小高樓的中間,以地形圖來說的話,它活像個盆地。 它只有兩個籃框,不標準的三分線距離,不標準的半場距離,不標準的全場距離,還有一個不標準的兼職球場管理員。
因為他姓白,個子不高,福態福態的,常頂著個啤酒肚晃到場裡看我們打鬥牛, 所以我們都叫他「白叔」。
但是這稱呼是有陰謀的。
基本上我們看見他叫他「白叔」,他耳朵裡聽的也是「白叔」,其實在我們心裡所想的是「白鼠」。
大概每天放學之後的時間,就會開始聚集一些人。
奇怪的是,這個球場不會有新人出現,再怎麼聚集,永遠都是那十來個,不會多,也不會少。
更奇怪的是,在這裡聚集的人,年紀都差不多,頂多大個三歲,或小個兩歲。最奇怪的是,大家都打得很好,每個人的球技都有一定的水準。
我有很多朋友都是在那裡面認識的,包括了阿群,阿賢,霸子.....第一次看到子雲的時候,他在較靠近後面的籃框一個人很認真的練球,後來人聚集的差不多了,我們開始打鬥牛,大夥兒不忍心看子雲一個人在後場練球,就要 我去邀他一起來。
這一邀,也邀到了我們兩個近十年的友情。
每到晚上吃飯的時間,大夥兒都回家了,就只有我跟子雲就會留下來,我們會開 始聊到在學校發生的事,或自己從小到大的趣事與糗事。
記得我跟他第一次說話,在夏天的晚上。
我問他有沒有聽過瑪麗亞凱莉的歌?他說沒有,我問他想不想聽?他說好,我馬 上衝回家拿錄音帶(當時CD這種東西是奢侈品)跟隨身聽,再跑去買新電池,他也很乖的在球場裡等我。
我介紹他聽「Without you」,他說讚,我又介紹他聽「Music Box」,他又說讚,我問他會不會去買?他說不會,我問他為什麼?他說他英文破。
我們越來越熟稔之後,第一次去他家,我看見他新買的CD音響旁邊,放了一片瑪麗亞凱莉的專輯:「Music Box」。
我問他你不是說不會買?他說聽聽也不錯,我吐槽他說你不是說英文破?他說就 是因為英文破才要買。
從那個時候開始,我覺得他將來會有跟別人不一樣的成就,就算成就不高,也一 定與眾不同。
因為他給我一種很稀有的感覺,像是快絕種的台灣黑熊。
後來,在一九九九年的七月,我們出現了一次奇怪的對話。
「我下星期六休假,我們去台東玩。」
﹝沒辦法,我有事。﹞
「什麼事情比玩重要?」
﹝簽名會。﹞
﹝我的。﹞
「你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別鬧了,不好笑耶,而且你要簽哪?國立政治大 學落榜名單?」直到我在他的簽名會會場外看見他坐在那兒幫讀者簽名,我才知道他已經出書,而且已經在BBS上面混很久了。
好笑的是,他的雙親大人跟我同時知道他出書的事,全都是一臉愕然。
﹝快快快!快找掩護!要衝了!要衝了!﹞子雲點著了扎在保麗龍上的超大衝天炮,大家急忙閃到邊邊去。
碰的一聲,超大衝天炮因為扎得太緊,沒有衝到天上,在原地爆炸。
「我銬!阿你是白癡喔!沒事扎那麼深幹嘛?」阿賢第一個跑出來罵人。
「這樣飛得上去?我家的狗就會蹲馬桶了。」阿群也跳出來補上一句。
「唉....跟一個智商負數的人放鞭炮不好玩。」霸子加入罵人的行列。
後來阿群,阿賢,霸子都各放了一支超大衝天炮,沒有一個人成功。
子雲一次罵三個人,感覺好像很爽。
『喂!你們鞭炮要放,烤肉也要吃啊!』一手拿著醬刷,另一手拿著雞腿的昭儀嚷著。
「昭儀,我也要雞腿!」我拿著打火機點著仙女棒,炫亮的火花在我眼前跳躍著。 「我也要!」「我也要!」「我也要!」「再加上我一共四支雞腿!」阿群,阿賢,霸子跟子雲人口一聲,然後又開始玩他們的鞭炮。
昭儀沒有答腔,大概過了五分鐘,她遞給我一根雞腿。
我大概看得出來,阿群他們幾個人臉上的表情都寫著:「不會吧...?!」只有子雲很鎮定的自己走到烤肉架旁邊,還裝作差點被燙著了樣子轉移阿群他們的注意力。
而我也大概看得出來,我手上這支雞腿,是昭儀刻意給我的。
『唐祥溥,我愛你.....』昭儀似乎用盡了氣力,往海上吶喊去。
回音似乎從海的那一端傳回來,又在我耳朵裡迴蕩著,迴盪著。我們沒有再說話,在接下來的五分鐘裡。
我以為是我聽錯了,也希望是我聽錯了,但我不能確定,也不敢確定,於是我讓氣氛安靜,讓彼此安靜。
她沒有坐下來,我也沒有站起來,海風很大,吹得我眼睛有點痛,大概是風裡有 鹽的關係,我揉一揉眼睛。
『喊完!回家!』昭儀拉了拉我的衣領,一個人往堤防邊走下去。
堤防不高,我用跳的。
「妳剛剛喊的是三字經,對不對?」
『哪有?我雖然沒什麼氣質,但是我不罵髒話的。』
「有啊!"唐祥溥"是三個字,"我愛你"也是三個字。」
『....』我不敢再說話,但我心裡卻有一種很莫名其妙的激動,感覺有什麼東西侵入,我心裡有點酸酸的。
「好吧...我逗妳的,那不是三字經我知道。」直到我載她回到她的租屋處,我才開口擠出這句話,尷尬的笑著。
『那本來就不是三字經....』
「妳....是開玩笑的吧....?」
『....』她頓了一下,沒有回答,晃了晃自己的手。
過了一下子,她轉頭,拿出鑰匙,打開門,走進去。
『你...你說呢?』在關上門之前,她躲在門後,看著我,然後低下頭。
「碰!」又是一陣鞭炮的爆炸聲。
﹝哇銬....這一聲碰花了我一百塊....﹞子雲手上拿著打火機,望著剛才衝天炮的爆炸點說。
那一年,一九九九年的中秋節,如我所說,印象深刻。
在我家的頂樓上,阿群,阿賢,霸子,子雲,昭儀,還有我,我們放了一夜的鞭炮,吃掉了好多好多烤肉,也喝掉了好多好多飲料。昭儀說她是開玩笑的,關於那天海邊的吶喊。

* 我不捨她的付出,卻放不下自己的付出。*



中秋節過了,大家又開始忙碌。
昭儀開始天天打電話給我,還是一樣東扯西扯。
前幾天,她在電話那一頭放了一首歌給我聽,電話裡聽得不是很清楚,所以我也 沒有特別注意那首歌是什麼,只知道那是個女歌手唱的,旋律帶著深深的哀愁。『你要記得喔!』
「記得什麼?」
『厚!剛剛才告訴你,你馬上就忘記...』昭儀在電話那一頭,用很不自然的聲音說著。
我沒聽過她用這種聲音跟我說話,感覺像是某一個替老公放洗澡水的廣告。
「再說一次,我保證一定記得。」
『我說,我下禮拜就要回新竹了,我要跟你打最後一次籃球,我在籃球場等你, 你一定要來喔!』
「為什麼要回新竹?」
『喂....你真的沒在聽我說話....』
「再說一次,我真的保證一定記得。」
『我六月就畢業了,現在都已經快十月了,我還待在高雄,媽媽快罵死我了。』 「喔....對喔....」
『所以我要跟你打籃球,最後一次。』
「下禮拜幾號?幾點?」
『九月三十號,下午四點。』
「好,我會去。」我掛了電話,走下階梯準備回電信室裡繼續值班,旁邊正在跟女朋友講電話的學弟很順口的說了句「我愛妳」,還外加KISS BYE。
我的腦海裡立刻閃過一個畫面,昭儀對著大海的吶喊。那一段對著大海的,開玩 笑的吶喊。
「開玩笑」這三個字,在以前或許很單純,但現在這三個字被濫用,變成是一種 逃避最佳的方法,變成一種推卸責任的藉口,變成是一種刺探對方的理由,變成一種掩飾不安的心態,變成一種為自己的錯誤脫罪的供詞。
以前的小男生因為喜歡某個女生,但自己腦袋瓜子還沒長全,想不出接近那個女 生的好方法,當然唯一的途徑就是惹她生氣,讓她注意自己。
你可以去扯她的辮子,打她的頭,在她的課本上畫烏龜,在她的座位上放假蛇, 或是最常用,最刺激,最養眼,卻也最討打的掀她裙子。
她跑去找老師告狀,老師跑來罵你,你害怕,隨口說出一句:「我在跟她玩,我是開玩笑的。」,老師不會相信,因為他(她)小時候不是掀過別人的,就是被別人掀。
老師打電話告訴家長,小朋友回家後,爸媽很嚴肅的詢問狀況,他還是用一句「我在跟她玩,我是開玩笑的。」對爸媽說。
爸媽開始教訓這個小男生,痛罵勸導雙管齊下。
媽媽心裡想著:『完了...這小孩子像他爸爸...』
爸爸心裡想著:「嗯,他果然是我生的。」
「對著過來人扯謊是最笨的聰明人。」,我曾在某篇報章雜誌上看到這句話,從此發誓,我只對小朋友說謊。
但現在的開玩笑,完全跟以前的開玩笑不一樣。
曾經有個新聞報導,一群高中生對一個弱智的同校女生進行性虐待,因為沒有犯 罪頭腦,所以一群人在當天晚上就被逮捕。
警察問供,要他們說出為什麼要這麼殘害女同學?他們的回答很一致,都說是開玩笑的。
由此可見,哪天有個新聞說某個人在大馬路上明目張膽的開槍把另一個人給掛了 ,被扭送警局之後,對著新聞媒體的鏡頭說他是開玩笑的,他不知道板機扣下去就會有子彈跑出來的話,我想,我們也不需要覺得太扯。
對不起,我太囉嗦了,又忘了自己在說故事。
昭儀說,她是開玩笑的,關於那天海邊的吶喊。
不知道是為什麼?當我聽到她說這句話的時候,我竟然有一點難過!?
我希望她不是開玩笑的嗎?不,我真的希望她是開玩笑的。
因為兩個人用固定的模式,平行線的距離相處了這麼久,突然間多了愛情,我想那也會產生不少問題。
我喜歡昭儀,但我的喜歡是沒有愛情在內的。
當我休假的時候打電話給她,我知道她一定會在我家樓下等我,我喜歡她的乾脆。 每次她心情不好或鬱悶的時候打電話給我,我知道在電話掛掉之前,我們一定會笑著說再見,我喜歡她的脾氣。
她在高雄的四年,我每年都會收到她送給我的生日禮物,我喜歡她的溫婉。
我不爽的時候,在電話這一頭罵著三字經,她會陪我一起罵「王八蛋」,我喜歡她的直接與豪爽的個性。
我喜歡她好多好多地方,僅僅少了愛情那一部份,我們之間就不會有進一步的可能。
因為感情這種事情騙不了自己
我完全不知道我喜歡Feeling哪些地方,但僅僅多了愛情那一部份,我就會不顧一切可能的為她付出。
這也是因為感情這種事情騙不了自己。
或許你會模糊著,不知道自己在吃飯時,睡覺前想著對方到底是不是愛情?但是 想念的感覺有溫度,所以會溫暖你。你可以不去想這些想念是不是關於愛情?但 你卻沒辦法騙自己說這些不是想念。
因為想念是感情的一部份。
綜合這些論點,我猜測昭儀在說謊,她不但對我說謊,也對自己的感情說謊。而我的猜測,在子雲的一通電話裡,得到了印證。
中秋節那天,昭儀堅持要子雲載她回去。當然,大家都沒有意見,因為累的不是自己。後來我才知道,昭儀問了子雲很多事情,還好子雲是聰明人,他回答問題的技術可以說是舉世無雙的厲害。
﹝昭儀很喜歡你。﹞
「她說她是開玩笑的。」
﹝女人的話,你要多分點心去解釋。﹞
「怎麼解釋?」
﹝她說她是開玩笑的,是說她大喊唐祥溥,我愛你那一句如果不是真的,那就是 開玩笑的。﹞
「你他媽真能ㄠ。」
﹝她真的很喜歡你。﹞
「別ㄠ了。」
﹝不,是她親口說的,她趴在我的肩膀上,哭著親口說的。﹞我不知道是不是我故意裝作冷感,對於昭儀對我的感情,但我很明白自己的個性,我猜想,總有一天,我會很不忍心的讓她傷心。
九月二十七號,那天是個大雨天,我在左營軍港的船上,又悶又熱,雨又下個不 停。
『還記得嗎?』昭儀說,她好像在吃東西。
「記得什麼?」
『厚....你真的忘了嗎?』我又聽到幫老公放洗澡水的聲音。
「我記得,我一直記得。」
『說給我聽。』
「不用吧....」
『不管!你說給我聽。』
「我知道,九月三十號,下午四點,我要跟妳打籃球。」
『好,記得就好。』接著我們又聊扯了一些言不及義的事,也聊到了九二一大地震。
那時我在船上,船在海上,所以沒有感覺。
她說她躺在床上聽歌,聽著聽著不知不覺的就睡著了,夢見有人拼命搖她的床,還一直對她說:「不准睡!不准睡!」
三十號那天下午,我回到家,接到Feeling的來信。
『祥溥同學:好久沒有寫信給你了,你好嗎?在台北工作了幾年,前幾天正式遞出辭呈,我終於可以回高雄了!你知道我有多興奮嗎?每天想著想著會睡不著覺,黑眼圈越來越嚴重。
這幾年在台北工作,算是一種自我的磨練吧!我從來沒有離開過家裡,小時候也是被爸媽照顧的好好的,我還記得我第一次買一雙要綁鞋帶的鞋子,卻不知道該怎麼綁?每天要出門上學都要叫媽媽幫我穿鞋,而那個時候我已經小學五年級了。
套一句俗話說:「徹徹底底是一株溫室裡的花朵」。
因為工作穩定的關係,自己也存了一點錢,前一陣子主任特別讓我提早休年資 假,我跟同事去日本玩了幾天,發現這個世界上每一個地方的差別真的很大,卻也見識到了不同的國情,不知道你有沒有出過國?但我想,你一定有跟我一樣的感覺吧!還是台灣好,對嗎?』
工作正式在這個月底結束,三十號那天,我會搭遠東航空下午三點三十分的飛 機回高雄,到高雄大概是四點十分吧。終於要回高雄了,現在想起來還會興奮的傻笑呢!想麻煩你一件事情,如果可以的話,是不是能請你到機場來接我呢?因為我怕我一個人提不了那麼多行李,爸媽都在工作又不方便麻煩他們。
如果你願意的話,寫封E-mail告訴我好嗎?最近同事幫我申請了一個免費的電子信箱,我正樂著要大家都寄信來給我呢!
我的E-mail:feeling_cheng@XXXXXXX.com.tw 等你的消息喔!
Feeling  1999/09/25』

我看了一下時間,離四點十分還有四十分鐘。
我趕緊換了件衣服,拿了車鑰匙就往樓下車庫衝。
我心想完了,今天才接到信,根本沒時間回她E-mail,她沒接到我的消息,會不會另外請朋友去接她呢?
想著想著,心裡焦急著,突然間發現我家的TOYOTA很難開,因為速度太慢。
收音機裡傳出一首很熟悉的歌,旋律中帶著深深的哀愁。
我終於聽清楚了昭儀在電話那頭放給我聽的歌,一字一字的穿過我的耳朵。
她不是開玩笑的,關於那天海邊的吶喊。
「全世界只有你不懂我愛你 我給的不只是好朋友而已 每個欲言又止淺淺笑容裡 難道你沒發現我渴望訊息  我應該如何讓你知道我愛你  連星星都知道我心中秘密  今夜在你窗前下的一場雨  是我暗示你我有多委屈。」下午四點十四分,我在機場出口,看到了近四年不見的她。
下午四點整,她在籃球場,一個人。

* 感情這種事情開不起玩笑,因為它騙不了自己。*



『祥溥?』Feeling拖著兩箱行李,背著個大背包,在出口處看到我的時候,指著我,一臉驚訝的說。
「嗨。」我很糟糕,我完全不知道自己該說些什麼。
『我沒接到你的E-mail,我以為你沒收到。』
「我也是剛剛才看到妳的信的,大概四十分鐘前吧!呼,真是險象環生。」
『呵呵,還好你來了,不然我就得招計程車回家了。』
「我以為妳會叫別人來接妳。」
『沒有,大家都沒空,我也不好意思麻煩別人。』
「那妳找對了人!麻煩妳以後盡量麻煩我。」我順手提起她的行李,走出機場。「就這樣。」
﹝就這樣?﹞
「對啊,然後我幫她把行李搬上車,然後載她回家,然後幫她把行李搬下車,然後自己回家。」
﹝就這樣?﹞子雲雙手一攤,一臉不可語意的。
我遞了一根煙給他,然後點火。
「你要求很多耶!就已經都說給你聽了啊。」
﹝你沒有約她出去?傍晚時間耶!順便帶她去吃飯啊!﹞
「她說她要跟家人一起吃飯。」
﹝那你也可以跟約她晚上吃完飯後去接她,帶她去散步啊!﹞籃球場旁的樹蔭下,涼風輕拂。
場裡面幾個小朋友在玩球,看他們非常努力的想把籃球丟進籃框,卻力不從心,連碰都碰不著。
「有啊,我當然有約啊。」
﹝她說什麼?﹞
「有一種東西,叫做改天。」
﹝又改天?﹞
「我家的車子比較老舊,所以坐起來不是挺舒服,妳不會介意吧?」我搬動著她的行李,往車後面的置物箱放。
『不會不會,你肯來接我我就已經阿彌陀佛了。』
「阿彌陀佛?」
『啊?你不知道?』
「大概能懂妳的意思,但我好奇的是為什麼會這麼形容?」
『呵呵,在台北生活,常有一些新的怪詞出現,剛開始聽會很不習慣,只覺得好笑,之後就習以為常了,反而自己也會不知不覺地說出來。』
「喔?」
『想不想學?』
「好啊!」
『看在我們是好朋友的份上,算你便宜些,一句五十塊吧!』
「五十...?那算了,我很窮。」
『呵呵,跟你開玩笑的啦!』
﹝看在我們是好兄弟的份上,算你便宜一點,聽你講這些風花雪月一次就收你五十萬吧!﹞
「好啊...不過上一個收我五十萬的人,他墳地上的草已經長得比你高了。」
﹝別KY了,後來呢?﹞
「什麼KY?」
﹝KY者,國語念「哭么」,台語念「銬么」。﹞我在子雲背上發了幾個龜派氣功。
﹝然後呢?﹞
「上車啊,後來她就上車啦。」
﹝上車之後呢?﹞
「我們就聊了些有的沒的,我突然發現中山路好長好長,好像一輩子開不完一樣地長。」小朋友的球飛了過來,筆直地朝子雲的頭上打下去。
子雲的眼鏡飛掉,摔在地上,還好沒破,不過鏡腳歪掉了。他的鼻樑邊被劃了一道傷痕,血流出了些。
那些小朋友沒一個敢過來撿球,他們大概怕子雲會殺人。
﹝沒關係,沒關係,來,球給你們。﹞子雲把球撿起來,摸摸自己的鼻子,笑著對他們說。
「大哥哥...你流血了....我回家去拿面紙給你。」
﹝啊?回家拿?﹞四五個小朋友作鳥獸散,一下子全消失在籃球場上,不知道他們是真要回家拿面紙,還是逃命要緊。
﹝還好這不是動脈出血,不然等面紙來了,我大概也掛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
「妳在那公司待了將近四年,有沒有升遷啊?」
『有啊!不過只是頭銜改了,工作內容還是沒什麼差別。』
「什麼頭銜?」
『本來是主任助理,後來升遷成了經理秘書。』
「嘩....經理秘書耶....是不是每天都穿著套裝上班,像日劇裡那種上班族小姐一樣?」
『你想太多了....頂多只是薪水增加,但工作內容真的差不多。』中山路很長很長,紅綠燈好多好多。
「我很佩服那些敢一個人到外地去求職工作的女孩子,尤其是去台北。」
『為什麼?』
「大概是被日劇影響的吧!總覺得在辦公室裡工作的女孩子,總會遇上一些讓人深感挫折的情況,又只能把那些難過往肚子裡吞,台北又是個商業都市,遇到的上司,同事大概都很市儈,難過可能又更多了。」
『也還好啦....不過習慣了之後,會覺得那是生存之道吧!』
「妳很勇敢,又很獨立,給妳拍拍手。」
『哎呀呀,你別忘了你在開車啊....』
﹝邊開車邊拍手有什麼大不了?我用腳開給你看!﹞
「好啊,你開給我看啊!」
﹝用腳踩油門啊!這你都不會嗎?﹞我抓起剛剛小朋友沒有帶走的籃球,往子雲身上補了一記。
﹝你們聊的東西真無聊....﹞
「是你要求太高,我覺得這樣我就很快樂了。」
﹝完全沒有稍稍聊到一些重點部份?﹞
「你所謂的重點部份是什麼?」
﹝就是感情啊!我知道你只要能跟她說話,能看到她就很快樂了,但是至少要稍微提到一些你們的....﹞
「感情?」
﹝對!對!對!﹞
「呃....嗯.....我想想.....好像沒有....後來我們都在聊日劇。」子雲拾起那顆小朋友沒拿走的籃球,往我身上補了一記。
後來那群小朋友跑了回來,人手一包面紙,有一個比較扯,他把他家的舒潔整盒都拿出來了。
﹝我銬....我又不是全身筋脈盡裂,血流不止,你們拿這麼多,我怎麼擦得完?﹞『祥溥,我想問你一個問題。』Feeling打開她的手提包,翻動著,似乎在找著什麼東西。
「好。」
『但在問這個問題之前,我要先謝謝你。』
「為什麼要謝謝我?」
『因為這些紙鶴。』她從手提包裡拿出一個小罐子,裡面裝了幾隻我折給她的小紙鶴。
「啊....呃....不客氣....」
『你為什麼要折紙鶴給我?』
「妳知道嘛,當兵無聊,我的工作時間很長,要翻譯的電報卻又很少,所以就折折紙鶴消磨時間囉。」
『真的嗎?』
「真的,真的。」
『你在卡片上說,一隻紙鶴代表一個東西,那是什麼?』
「呃....再過兩個路口就到妳家了....」我的腦袋像電腦硬碟一樣,被重新FORMat了一次。
車子停在路口的紅綠燈下,秋天的高雄像是一幅彩色的畫,但這幅畫在我眼前卻是一片支離破碎,美麗,卻支離破碎。
這就是子雲所說的重點部份吧!當兩個人之間籠罩在抹著愛情的氣氛下,時而出言試探,又擔心自己比對方早說出了些什麼,兩個人手上都捧著愛情,卻把它藏在身後,心裡想著:「如果我把愛情交給他,他會不會也把愛情交給我呢?」
「妳要自己搬上樓嗎?」我把她的行李放到管理室前面。
『嗯,有電梯,不麻煩的。』
「喔,好,那....晚上可以一起吃飯嗎?」
『今天剛回家,我還是陪家人吃飯比較好。』
「也對。那...吃完飯之後....」
『改天吧!好嗎?』
「嗯,好。」我向她說了聲再見,她也笑著揮了揮手。
「我可以問妳一個問題嗎?」臨走前,我回頭叫住她。
『好啊。』
「妳為什麼....會隨身帶著紙鶴?」我緊張,全身不停的在發抖,一點都不冷的高雄,有著一點都不冷的秋天,但我卻像身在北極一樣。
『你想聽真話,還是假話?』
「我想聽比較好聽的。」
『呵呵,你很狡猾。』
後來,在我回家的路上,我的頭腦又像是硬碟重組一樣,每一片記憶都像拼圖一樣被剝開,再拼回去。
我不知道自己心裡面的感覺是什麼,有點失落,又有點興奮。
失落是因為我沒能和她一起吃晚飯,那種惋惜的感覺從我離開她家之後就一直聚集,聚集。
興奮是因為她給我的答案。
『讓我感動的事情,我會一直記著它,讓我感動的東西,我想一直帶著它。』

* 如果妳說的是真話,那....讓妳感動的人呢?妳會不會愛上他?*



回到家,管理員伯伯為我打開地下室車庫門並且向我揮手,我也向他揮手打招 呼。
當我發現自己忘記跟昭儀約好下午四點在籃球場見面的時後,已經是晚餐時間過後了。
其實很扯,我想大概是太高興Feeling回來了的關係,我壓根完全忘記昭儀在等 我的事情。而且是我在回家之後,盛了一碗飯,跑到電視機前,看到我弟正在看NBA的錄影帶,我才猛然想起來。
「啊!!完蛋了!!」爸媽都被我嚇一跳,我弟罵我「靠夭」。
我看了看時間,已經是晚上七點多了。
我一邊扒飯一邊拿起電話猛打,每一次都轉語音信箱,我不知道是她手機沒電? 還是她故意關機?打去她的租屋處,也沒有人接,不知道是她在生氣不接?還是 真的還沒回家?
我拿了機車鑰匙就往外衝,經過管理員室的時候,管理員伯伯招手叫我,我沒理他,只請他把地下室車庫的門打開。
我用最快的速度把車騎出地下室,管理員伯伯又在管理員室向我招手,我隨意揮了揮手表示招呼,並且大喊了一聲謝謝,隨即加足馬力往球場騎去。
這一路上,我把紅燈當綠燈看,把綠燈當超車燈看,雖然球場離我家挺近,卻突 然覺得好遠。
直到我趕到球場,放眼望去,場上空無一人,場邊的椅子上也是空的,只有幾片芭樂樹的枯葉子被風推著走的聲音。
我在球場上晃了兩圈,又跑到旁邊的椅子上坐了五分鐘。
「昭儀或許已經回去了吧。」我心裡這麼想著。在騎車回家的路上,我很擔心,心情很低落,雖然我一直告訴自己她不會有事,她已經平安回到家了,但只有我自己知道那是我在安慰自己。
說安慰是好聽些,其實是找理由減輕一點罪惡感。我想起了以前高中的時候,班上有個同學叫勝貴,因為他長得比較成熟些,所以大家都叫他「阿伯」。
他為人憨厚正直,是個標準的老實人,同時也是個很專情的男孩子,專情到幾乎 大家都說他是白癡。
他暗戀同年不同班的某個女孩子兩年多,千百次邀約沒有一次成功,我懷疑他的 心是不鏽鋼打的,因為他幾乎不知道什麼是失落,失望與心痛。
班上每個同學都知道他對她為之瘋狂,所有甜蜜浪漫,甚至匪夷所思的事情他都 為她做,可惜的是她完全不為所動。
班上同學還為此開了個賭局,比數一賠十,賭她不可能跟他有任何進展,就連一 起走在街上都不可能。
他跟我說:「邀一個女孩子一起出去的機會是從零開始的,我相信這會累積,所以我稱它為『勝貴戀愛魔術數字』。」
我聽完是笑到不支倒地,因為他竟然天真可愛到這樣的程度。他又說,每一次挫折,他會當成是『勝貴戀愛魔術數字』被加了一。也就是說,他被拒絕一次,等於挫折一次,每一次挫折等於數字加一,挫折兩次就是加二。而他認為當數字累積到一百的時候,就是她會被他感動的時候了。
我為他難過,因為他完全不知道那個女孩子對他的感覺是零,而她認為的『勝貴 戀愛魔術數字』是無限大。
有一天,見他一臉興奮到狂的跑過來告訴大家,那個女孩子終於答應跟他出去吃飯,就在『魔術數字』累積到八十三的時候。說實話,大家都非常驚訝,同時也痛苦到了極點。
驚訝是因為這世界上又多了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痛苦則因為是大家都輸了錢。 他為了這次的約會,跑來跟我借了一些他平常不可能會穿的衣服,還向他哥哥借車,打電話到花店請小姐包好一大捧鮮花,並且交代時間送達餐廳。最後,他向父母預支了幾個月的零用錢買了一條項鍊。
這一些動作,實在讓人嘆為觀止。
後來,他在相約的那家餐廳從午餐時間等到晚上九點,他抱著花店準時送來的鮮花開車到她家門口,又等到十一點。
最後,他看見她從另一輛車上下車,開車的男孩子叼著煙,車上的音樂聲像在開演唱會。
『對不起....我忘記了....』這是她給他的理由,當她看見他捧著花,站在自己家門的對街時。
我突然覺得自己好像跟這女孩子沒什麼兩樣,在騎車回家的路上,我的心,一直 被這樣的罪惡感啄食著。
﹝昭儀很喜歡你,這是她親口對我說的。﹞子雲的話在耳邊環繞著,像唐三藏的金箍咒。
回到家之後,管理員伯伯不在管理室裡,我拿出遙控器開門,卻聽到有人在叫我 的聲音。
「祥溥,你很會跑,怎麼叫你都聽不到。」管理員伯伯跑到我旁邊,車庫的門慢慢開啟。
「有嗎?你有叫我?」
「有啊!叫了好多次。」
「什麼事?有掛號信要領嗎?」
「不是,有個女孩子來找你啊,從下午到剛剛,來了n幾次。」
「伯伯!你有沒有留下她的名字或什麼的?」我抓著管理員伯伯的手臂,激動的說著。
「她沒有留名字,也沒有留電話,我問她要不要幫忙打電話去你家問問,她又說不需要。」
「她從下午到剛剛都來?」
「對啊!幾分鐘前才走啊!」
伯伯,謝謝你,我知道她在哪裡!」我掉過車頭,要往球場的方向騎去。
「等等!等等!」伯伯叫住我,拉著我的衣服。
「她沒有留名字,但是她有留句話啊。」我又騎著車往球場狂飆,心裡好難過,好難過。
一些回憶的片段像是有了生命一般的在我的眼前動作著。
我想起以前子雲常對我說的,愛人與被愛都是感情對人的懲罰,你選擇愛人,也可能我常覺得有分岔的感情事不會降臨在我身上,我不會是三角戀愛中的任何一角,就算子雲告訴我昭儀對我有感情,我依然認為,那是昭儀的開玩笑。
人總是為了在愛人與被愛之間做出選擇而頭痛,卻往往忽略當愛人與被愛同時選擇你的時候,你該怎麼做出決定與取捨。這是世界上唯一魚與熊掌能兼得的事,如果魚是愛人,而熊掌等於被愛的話。
「昭儀!」在球場旁的路燈下,我看見了昭儀。
她回頭,看著我,眼神中的落寞,隨即被淚水淹沒。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真的真的對不起!」我隨手把車停在旁邊,跑到她的面前。
她哭,她難過,她搥我,她打我,我聽見她的哭聲中透露出的擔心與惶恐,我在她的眼淚中看見她對自己感情的放縱。
『....我以為你不理我了....』
「怎麼可能?妳不要亂想。」
『....我以為你不想來了....』
「不是啦....是....我....哎呀....妳不要亂想啦....」
『....我討厭你....我討厭你....』 她的手打在我的手臂上,她的眼淚滴在球場外的人行道上,一九九九年九月的最後 一天,夏末的夜。
管理員伯伯說,她在管理員室的留言,是一句他聽了也會不忍心的話。
「我會一直等你的。」

* 若愛情可以建立在不忍心之上的話,我愛昭儀。*



「在Feeling與昭儀之間,我該怎麼選擇?」
這個問題開始困擾著我,在我失約的那天晚上之後。
我開始比較,Feeling與昭儀之間。
《我們不結婚,好嗎?》是子雲寫的,他在書中寫出了三角戀愛的曲折與反覆。 在女主角趙馨慧與男主角林翰聰的感情之間,有一道透明的牆擋在中間,那是珍 珠男。
我佩服珍珠男如海浪般的追求攻勢,那幾乎讓趙馨慧無法招架,別說女主角不感動,我看了都感動,還差點被子雲騙去了眼淚。
反觀林翰聰,他是個悶騷子,我個人認為子雲在寫他自己,雖然他一直覺得自己 比較像珍珠男。
他深深喜歡著趙馨慧,卻礙於自己的個性施展不開,悶騷性情所致的後果,是差 點賠了夫人又折兵。
在他愛她,她卻愛著另一個他的三角中,似乎永遠都不得其解,又似乎可以輕易 得解。
﹝愛情不是在算數學,因為在愛情裡面,一加一會等於三,也可能是四,五,六. ...﹞ 子雲煞有其事的說著。
我把這樣的原理投射到我的身上。
我愛她,但另一個她卻愛著我的三角中,似乎永遠都不會停止這樣的循環,又似 乎只要多一些什麼就可以解開。
那,要多什麼才解得開?又可以不讓任何一角崩塌?
是勇氣嗎?我提起勇氣對Feeling說出我這麼多年來的心意,然後對昭儀說聲抱歉,這樣就解開了嗎?不會,因為昭儀那一角崩塌了。
那麼,放棄呢?
我放棄自己對Feeling的癡,選擇與昭儀之間的幸福,如果被愛真的是幸福的話, 那麼我一定會幸福,這樣就解開了嗎?不會,因為我的這一角崩塌了。
換成逃離的話,可以嗎?
我不再在三角問題中打滾,我選擇離開這樣的難題,就算Feeling對我也是喜歡的,但是三角一但不存在,就可以解開了嗎?
還是不會,因為三個角都崩塌了。
沒有一個方法可以解開,沒有任何一角可以從崩塌的命運中悻存。
感情一但捲進了三個人,總會有一個人受重傷。
我不希望任何人受重傷,所以我慌,我亂,我不知道該怎麼辦,在Feeling與昭儀之間,我該怎麼選擇?
我沒有別人可以問,也不會去問別人,因為我只有子雲這個最知心的朋友。
有許多其他的朋友對我說過,他們非常羨慕這樣的友情,他們說,子雲之於我,我之於子雲,跟身上的肢體沒什麼兩樣,正常人誰也不會笨到把自己的手腳卸下來。
我可以說是幸運的,也是幸福的。
當子雲有什麼不如意的時候,他不會找別人,他只會找我,反之,我也是。在我跟他相處的近十年間,沒有任何一件事情是必須隱瞞的,「秘密」兩字在我跟他的友情當中不存在。
﹝癡人說夢。﹞子雲這麼回答我,在我問他如何能讓任何一方都不受傷的情況下,解開這一道習題之後。
「總會有辦法吧。」
﹝辦法有,就是讓時間一直過,直到你不喜歡Feeling,或昭儀不再喜歡你。﹞
「還有嗎?」
﹝沒有,你等死吧。﹞
昭儀回新竹了,她在火車上打電話給我,說她已經離開了高雄,她會常找時間到高雄來看我,也希望我在放假的時候可以去新竹找她。
她在回新竹的前一天,我為了賠罪,請她到國賓飯店吃飯。
我一直記得那一天,是我看過她最像女人的一天。
她抹上了淡淡的胭脂妝,一襲淺褐色的連身長裙,白色的高跟鞋,配了一件白色絲衫。
「嘩....妳要去相親啊....?」在她住處的門口,我紮實的被她嚇了一跳。
『什麼啊?我特地去買的耶!這輩子還沒穿過什麼高跟鞋,等等我走路跌倒的話你要有點紳士風度啊!』
「我很不習慣,非常不習慣。」
『等等你就習慣了,看久了就習慣了。』
雖然昭儀這麼說著,我依然很不習慣,直到吃完飯,我還是很不習慣。飯後,她又要我帶她到壽山上去看星星。
高雄壽山上的忠烈祠,是遠近馳名的遊覽地點,也是情侶們常去的地方。我跟昭儀並不是情侶,但這已經是我第二次帶她到這裡來。
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帶她到這裡?明明,這裡是我最希望能跟Feeling一起來 的地方,我甚至有個奇怪的想法,我想在這裡的某一棵樹上刻上「Feeling我愛 妳」。
但在我認為,那是小朋友的做法。
『當我一個晚上的男朋友吧!』昭儀這麼對我說,微笑的看著我。
我被她這句話嚇了一跳,突然不知道怎麼回答。
『你有三秒鐘考慮的時間,三、二、一、停!』
「.....」
『不說話?不說話是好的意思嗎?』
「妳....這樣我要怎麼....?」
『哎呀!男孩子要大方點!而且這又不是一件難事。』
「為什麼要當妳一個晚上的男朋友?」
『因為這裡這麼多情侶,我們這樣很突兀。』
「不會吧!又沒有人會注意我們。」
『有!有!有!』她勾住我的手,俏皮的對我做了個鬼臉。
我感覺她的手在我的手臂上顫抖著,她的頭髮在風的嘻弄中飄逸著,在這滿是情 侶的忠烈祠,我們這一對不算情侶的情侶,似乎比別人更幸福。
﹝一個晚上的男朋友?﹞子雲皺著眉頭,滿臉問號。
「是啊,一個晚上的男朋友。」
﹝我的媽啊!虧她想得出來。﹞
「怎樣?」﹝她還真是無所不用其極….說這樣不好聽,不過在她懂得把握要回新竹的前一天晚上,大概是一種放棄吧!﹞子雲說完,拿起眼前的曼巴咖啡,看著他的書,沒有再理我。
我不是昭儀,所以我不知道她提出「一個晚上的男朋友」這樣的要求,是不是算一種放棄。
但我卻有一種奇妙的感覺,像是一種東西在慢慢成型,而那個東西跟對Feeling的感覺似乎相像。
那是喜歡嗎?我喜歡上昭儀了嗎?
如果是的話,那麼這昭儀在高雄的最後一個晚上,我只當她一個晚上的男朋友,不會太短嗎?如果不是的話,那這樣的感覺該怎麼歸類呢?
那天要送她回家的路上,我鼓起了勇氣問她,一個晚上的男朋友,不覺得太短嗎? 她的回答讓我完全無法去猜測那到底是不是一種放棄?在她要求我當她一個晚上的男朋友之後。
『你想太多了,祥溥,那是開玩笑的。』進門之前,她笑著說。

* 愛情不是數學,因為愛情永遠沒有答案。*



兩個多月之後,又是接近耶誕節的時間。
我跟Feeling在這兩個多月裡,見面的次數並不多。她找了家補習班,拿出以前高中的課本,開始努力往她的大學之路前進,她說,如果這一次再沒有考上中正或是中央,她就要出國去了。
我問她為什麼要出國?她並沒有正面的回答,反而回過頭來問我為什麼不繼續念 書?為什麼要一直待在海軍?
這個問題,子雲跟我討論了N次。 他是個痛恨軍隊的傢伙,甚至只要一講到軍隊,他就會開始不知所云的破口大罵, 平常不怎麼聽他說出口的髒話都出籠了,他又是個講國語超級標準的人,罵起來很好笑。
他常問我為什麼要一直待在海軍?
我會反問他:「你看有多少人在我這樣的年紀能存個七八十萬的?」
他說:﹝我啊。﹞
我說:「你不一樣,你是異類,我不跟異類比。」
他說:﹝每次問都是一樣的答案,只是為了錢﹞
我說:「是啊,難不成真要賣命?」
他說:﹝好了,別講了,講到軍人我就他XX的一肚子鳥火……我XXXX全家的中華民國國軍!﹞
我說:「這樣你都要罵一句?」
他說:﹝我爽!﹞所以當Feeling問我同樣問題的時候,我一樣這麼回答。
當我回答她的時候心裡還想著,如果她的反應跟子雲一樣,都是一句「我XXXX全家的中華民國國軍!」的話,那我會當場口吐白沫。
Feeling問我,要不要跟她一起補習,明年一起考大學,一起當個超齡的大一新生,如果考在同一個學校,也有個照顧。
這真是個超級的誘惑,只可惜現實讓我怯步,因為我與中華民國國軍還有約在身。 在這兩個多月中,雖然見面的次數不多,但感覺卻近了許多。
有時候我放散步假,我會問問她是不是願意一起吃個飯?有時候放長假,我會問問她是不是需要我載她去補習班?或是星期天看場電影?
她答應的機率並不高,大概只有一半,但這一半的機會,卻讓我跟她之間的距離開始拉近。
有一次,我服役的軍艦舉辦艦慶,那是中華民國花了比世界上任何一個國家都還要多錢買回來的軍艦「拉法葉」,所以船上的同事大家都邀了親朋好友來參加。
我邀子雲,但是他回了我一句「我XXXX全家的拉法葉!」,然後掛了我的電話。 我邀Feeling,她則是很爽快的答應。
或許是這輩子沒看過軍艦內部的關係,Feeling在參觀的過程中,一直好奇的拉著我問艦上的設備,一副劉姥姥進大觀園的樣子。
當同事看見Feeling,都是一臉驚訝,隨即對著Feeling說:「唐祥溥這傢伙不錯!妳千萬別讓他跑掉了!」
她聽見同事們這麼說,很開心的瞇著眼睛笑,卻沒有說話
艦慶之後,接著是餐會,每一位到慶的來賓都會由艦上的同事帶往大餐廳用餐,中華民國國軍是很無聊卻又不能免俗的,在用餐當中艦長及艦上的軍官會一桌一桌的敬酒,感謝來訪的親朋好友。
當艦長走到我們這一桌時,他第一眼就看見Feeling,在舉杯敬酒之後,便對著我說:「唐祥溥,你的女朋友真是漂亮啊!」
﹝你艦長真的這麼說?﹞子雲訝異著。
「對啊,他當著跟我同桌的所有同事及同事們的女朋友說。」
﹝哇銬....那你同事們的女朋友沒怎樣喔?﹞
「要怎樣?來個選美嗎?」
﹝那Feeling沒說話?﹞
「有....」
﹝艦長你誤會了,我不是他的女朋友…..是這樣嗎?﹞子雲學著女孩子嗲聲嗲氣的聲音說著。
「不是....你一定不相信的....」
﹝她說什麼?﹞
「她說……」我清了清喉嚨。
「她說,謝謝艦長誇獎。」 子雲聽完,下巴掉了下來。
艦慶之後,我送Feeling走出左營軍區,我這時很慶幸左營軍區很大,我跟她聊了許多以前沒有機會說的話。
「妳有吃飽嗎?」
『有啊!好飽呢!』
「海軍餐廳的料理算是三軍裡面最好吃的了。」
『真的嗎?那你為什麼沒有胖一點?』
「因為海軍餐廳的東西一年才吃一次,而艦上的東西是三軍裡面最難吃的。」
『呵呵,那我誤會你們海軍了。』她又瞇著眼睛笑,走路一跳一跳的。
「妳心情很好?」
『很好啊!難道你心情不好嗎?』
「很好啊!」
『那就好啊!』
「Feeling,我想謝謝妳。」
『謝我什麼?』
「我的同事跟艦長這麼虧妳,實在很不好意思,明明妳並不是我的....」
『呵呵,沒什麼的,總不能不幫你留點面子不是?』
軍區大門就在眼前,我心裡開始捨不得分別。
「呃....如果....我....」
『什麼?』
「呃....沒什麼....只是....有些話想跟妳說。」
『祥溥…』 她停下腳步,轉頭看著我,似乎猜到了我想說些什麼,眼睛裡亮著光。
『有些話….說出來…並沒有比放在心裡要好。』
「呃…」
『因為結果是不能掌握的,所以有些話,是必須選擇說與不說的。』
「如果我想說呢?」
『我說真的,考慮清楚了再說。』 她對我笑了笑,拍拍我的肩膀,說了一句Bye-bye,就轉頭跑出了營區。
後來,我把事情告訴子雲,他說Feeling說得對,而且很對。
或許吧。有些話說與不說是有相當大的差別的。
如果那時我沒有把那句話忍下來,或許什麼都不一樣了,就拿昭儀來說吧!如果 子雲所說的昭儀喜歡我的話是真的,那麼如果昭儀把這些話說出來,或許我跟昭 儀就不會再見面了。
一九九九年的耶誕節,我是跟昭儀一起過的。
我試過約Feeling一起過耶誕,但是她那天必須上課。
在耶誕節前幾天,我接到昭儀的電話,她說她兩個多月沒見到我了,又正好同學在相約要去台東知本泡溫泉,所以趁著南下高雄找同學的機會,要跟我一起過耶誕節。
子雲說她在唬爛。而且跟我打賭,如果昭儀會跟她同學去知本泡溫泉,他就把知本的溫泉喝下去。
我沒多想什麼,只是覺得有人陪著過耶誕節也不錯。
在耶誕節前兩天,昭儀到了高雄。
那天我剛放假,回到家就看見她站在我家門口。
『我們去打籃球吧!』
她還拎著行李,晃著晃著對我說。
「妳什麼時候到的?」
『剛剛啊!』
「我的天啊!那妳還真有速度啊!」
『沒有嘛!同學現在都沒空陪我,只好來找你了。』我騎著車載昭儀到了球場,看見幾個小朋友在玩躲避球,我懷疑這樣的大冷天玩躲避球是不是另一種自殺行為。很久沒有打籃球了,又因為天氣冷,身體很難熱開,一連投了好幾個籃外空心。昭儀很不自量力的邀我打一對一,但是要我禮讓她九分,而比賽在十分的時候結束。
當然,我還是贏。
『祥溥,你還有跟子雲一起打過籃球嗎?』
「有啊,但是已經不常打了,大家都開始各忙各的。」
『阿群,阿賢跟霸子他們呢?』
「工作的工作,當兵的當兵,繼續混的還是繼續混,反正死的死,逃的逃。」
『感覺....好像大家都被逼著長大。』昭儀拿起球,往籃框投去。
「是啊,子雲忙著寫書,阿群忙著工作,阿賢在花蓮當兵,霸子又不知道混到哪裡去,我覺得,只要大家都是為著自己所想要,所喜歡的生活努力,就算被逼著長大,硬要自己去面對現實社會的挑戰,其實都還不算壞啦!」
『他們都沒有女朋友嗎?』
「沒有,大家都是黃金單身漢。」我投了一個三分球,結果是籃外空心。
『他們都沒有喜歡的人嗎?』
「不清楚。」
『那你有喜歡的人嗎?』
「昭儀小心!」
被籃框彈出來的球打中了昭儀的臉,鼻血開始流了出來。
我趕緊到機車裡拿面紙,把她的頭仰起,把鼻血擦掉。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我一面擦拭著,一面向她道歉。
『沒關係,沒關係。』
「真的對不起,我不是有意的。」
『我說沒關係了,你不要跟我說對不起,我討厭你跟我說對不起。』她抓住我的手,眼神裡透露出傷心的訊號。
後來,我們過了許久都沒有說話,因為我知道,她想起了九月三十號那天,我在同一個地方,對她說出了同樣的話。
直到她開口問我,我才真正的知道,有時候,有些話是需求選擇說與不說的,就 連「對不起」也一樣。
因為愛情裡的對不起,只會增加自己的歉意,也增加對方的痛苦而已。
『祥溥....你知不知道默默喜歡著一個人的感覺?』
「知道!非常非常知道!」我故作輕鬆,想化解我跟她之間氣氛的尷尬。
『那....你知不知道默默的喜歡著一個人,而那個人卻不知道你喜歡他的感覺?』 「知道!非常非常非常知道!」
『那......你知不知道......我很喜歡你..?』
「....呵....呵.....妳不要開玩笑了啦....」子雲說,人有很多種,在感情的世界裡也一樣。
我問他,我屬於哪一種?
他說:﹝你屬於自以為身在幸福愛情裡的....悲哀的人。﹞
『那一天到了…』昭儀轉過身去。
『我每天每天,都在盼望這那一天不要來,我一直以為,即使我不說出我對你的喜歡,你也會知道的,甚至我還天真的以為,別人一直追求的幸福,一直在我
身邊,只要我不放棄,有一天你會知道的....』
「我.....」
『你知道嗎?我好喜歡寄卡片給你的感覺,那好像把自己的感情寄出去,彷彿你即使在千里遠,還是一樣收得到我的愛戀。當我收到你的卡片的時候,感覺像是幸福從你的手上寄給我一樣,我認真的體會它的真實,它在我心裡有著好重好重的份量....』
昭儀低下頭來,我的心好像開始碎裂。
『....但是....那一天還是到了....』
「哪一天?」
『那一天....到了....』
我跟她站在當初認識的籃球場上,籃球在地面上滾動著,她的聲音哽咽著,淚水滾燙著。
她問我,是不是可以分出一點心來喜歡她?
我沒能說什麼,只說了半句對不起....我看著她拭淚的背影往球場外走去,大概也已經猜到,我....再也見不到她。
我一直不懂她說的那一句『那一天到了』是什麼意思?直到我回家之後,管理員伯伯交給我一封信,他說是之前那個女孩子拿來的。
那是張耶誕卡,而寫卡日期,是距離今天有三年之久的一九九六年。
『卡片是你我之間一座無形的橋 信封上的地址,是橋的兩端
卡上的一字一句,是橋的主體 卡裡藏著的心意,是橋的根基
我是橋的根基,我與橋成一體若有一天,橋將斷落谷底,崩離我會隨之而去谷底埋葬的,不是我的身體而是我渴望與你相繫的心。
儀 1996/12/23』

* 因為愛情裡的對不起,只會增加自己的歉意,也增加對方的痛苦而已。*



昭儀走了,她帶著跟我一樣的悲哀離開了那自以為幸福的愛情。
我卻還身在悲哀裡,深深喜歡著Feeling。
我一直一直記得昭儀在離開我之前,流著眼淚問我,是不是可以分一點心去愛她?
這是一句讓人充滿罪惡感的問話。
愛的深的感覺是什麼?或許我可以了解,因為我對Feeling大概就是這樣的程度, 感覺到不管是深還是淺幾乎都一樣,因為自己的愛就是那麼多,給的也是那麼多,直到自己已經感覺被抽空,像一根煙燒到了尾末。
但是,昭儀對我的感情似乎超越了我的想像,最後她只求我分一點心去愛她,而她會感覺到心滿意足。
如果感覺到一絲絲的被愛,可以滿足或彌補自己過去的,曾經的那些所有的付出的話,那愛情是完全沒有投資報酬率的東西。
把自己拿來跟昭儀相比,其實,我也是另一個昭儀。
我何嘗不希望Feeling能稍稍分出一點心來愛我,我會感覺到滿足,我會感覺到過去的付出已經被彌補,我會感覺到愛得深,也會感覺到一根煙燒到了尾末的空離。
所以,我被子雲說中了,我是自以為身在幸福愛情裡的悲哀的人,昭儀也是。
在昭儀走了之後,我感覺天氣冷了許多,一九九九年的最後一天,全世界都在倒數著跨世紀那一瞬間,而我卻在倒數著煙盒子裡剩下幾根煙。
子雲贏了,他不需要大老遠的跑到台東去喝溫泉,因為昭儀並不是跟同學約好而順道下來找我的。
﹝哪個人送電影票給喜歡的人會說是自己特地去買的?多想一想就知道了,大腦別老是擱在膝蓋上。﹞
子雲拍了一下我的頭,一臉得意的說著。
在海軍的生活依然持續且規律著,電報不會突然間變得很多,長官也不會突然間變得很機車,假也不會突然間多放幾天,但是當放假回到家時,家門口卻少了昭儀的影子。
我抽煙的量開始慢慢的變多,從五天一包,到三天一包,到兩天一包,到三天兩包。子雲說,抽煙是一種情緒輸送,你把不健康的尼古丁跟焦油吸到肺部裡,然後把不健康的心情跟情緒吐出來,既然都是不健康的,就不需要再去多想些什麼。
子雲也會抽煙,只是他抽的少,也不太常買包煙放在身上,有時從我身上拿走煙去抽,我會問他為什麼不去買一包應急?
他說:﹝抽煙不是應急的,是應心情的。﹞
第一次被Feeling看見我抽煙,是已經過了半年多,陪Feeling參加聯考的時候。
『啊?祥溥,你會抽煙?』
她剛考完第一節的試,走到我們的休息處,我正在作情緒輸送。
「會啊。」
『抽煙不好,有礙健康呢。』
「是啊。」我把子雲跟我說的話對她說了一次。
「抽煙是一種情緒輸送,你把不健康的尼古丁跟焦油吸到肺部裡,然後把不健康的心情跟情緒吐出來,既然都是不健康的,就不需要再去多想些什麼。」她聽完轉過頭來,眼睛轉呀轉的,像是在思考著我?的話,也像是在想著該怎麼推翻我這不健康的說法。
後來,Feeling跟我說,既然抽煙是一種不健康的情緒輸送,那麼戒煙是不是可以戒掉不健康的情緒?
我被Feeling搞糊塗了,因為她說的話跟子雲說的話對我來說,有著相同的份量。 我會很容易被他們說服,影響。
所以我想出了一個辦法,在我抽煙的時候,我想著子雲的說法,在我不想抽煙的時候,心裡是Feeling的說法。
煙是少抽了許多,但不健康的情緒卻沒有少的跡象。
兩千年八月,聯考結束了,Feeling考上了中央大學,卻在家人的影響之下選擇了屏東師院,我問她會不會難過?她的答案讓我覺得心安。
『目標只是考上,但是念與不念又是另外一回事了,只要心裡這麼想,我就會高興 一些。』
在聯考前的幾個月,兩千年的二月,子雲收到了兵單,而同一個月的二十一日, 子雲入伍了。
他在入伍前一天晚上,邀了我們幾個好朋友,在高雄的錢櫃裡,自己辦了一個「 告別秀髮」演唱會,那次爆笑的演唱會中,Feeling也來了。
我了解子雲痛恨軍隊的個性,所以我贊成他那晚的瘋狂。但我看著子雲幾乎不顧 一切的飆歌嘶吼,著實跟我在入伍前的平靜有著很大的差異。
我慶幸著子雲是個滴酒不沾的傢伙,否則依他的個性,再加上醉酒的話,我大概 會去派出所保釋他。
因為那天晚上離開錢櫃時,他語出驚人的問了我們大家一個勁爆的問題。
﹝找援助交際一次要多少錢?﹞
阿群,阿賢跟霸子三個人聽見,硬是把子雲拖回家去睡覺。
『子雲平常都這樣子嗎?』
Feeling目送著他們離開,嘴裡這麼問我。
「不,他其實是個很理性的人,只是他這輩子最痛恨的就是軍人,所以才....」
『喔?為什麼?』
「不知道,我也沒問,不過說真的,台灣人對中華民國國軍有好感的其實也不多。」 『那你跟他那麼要好,偏偏卻是他最痛恨的人,很諷刺不是?』
「他痛恨的是軍人,不是我,雖然我的職業是軍人,但我卻跟他一樣不喜歡軍人。」
子雲在台中成功嶺接受新兵訓練的時候,時常寫信來給我,信裡面的內容有百分之三十是髒話,百分之三十是壞話,百分之三十是屁話,只有百分之十是好話。
有一次,他寄來了兩封信,一封給我,另一封則是給Feeling。
但是,他把信弄反了,裝錯了信封。
當Feeling把信拿來給我的時候,我也是哈哈大笑。因為信裡面髒話滿天飛,只要是能罵的他完全不保留。
『他很特別,真的特別。』Feeling笑著說。
但在我手上的信,是子雲寫給Feeling的,我在反覆思考之後,決定暫時不給Feel ing看。
雖然信的內容並沒有什麼,但子雲在信末寫了一句話,讓我擔心我跟Feeling之間,會有奇怪的變化。
﹝祥溥是個好人,跟他在一起會是一件幸福的事。﹞
Feeling問我,子雲是不是有寄信給她?我說有,但忘了帶在身上。
過了一些時日,也大概是因為聯考快到了的關係,Feeling忘了子雲寄信給她的事,我也就沒有再提起。

* 愛情是完全沒有投資報酬率的東西。*
頭像
尾巴甩甩~*
 
文章: 126
註冊時間: 2009-03-22, 14:26

回到 小說天地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