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督之決斷

各種小說種類,盡在這裡,讓您看到目不暇給、廢寢忘食的好地方。

提督之決斷

文章映墨 » 2011-08-29, 08:49

  黃昏,昏黃的沉暮,緩緩低垂而下。

  海岸邊一棟外表極為老舊破爛的屋房,突然有一輛黑頭車快速朝這駛了過來,接著緊急剎停在它的外面。

  隨即從車中右前側,走出了兩位穿著一身筆挺西裝,他們雙腳一著地,矯健迅捷的身手,立即向屋房的左右巷道,各自掠去,身形之快,宛若疾箭。

  而此時在黑頭車上的駕駛,打開車門,快步來到右側後車門,然後輕輕開了車門,低著頭道:「局長,黑豹、黑鷹兩人已經向兩旁道路潛行而去,看看有無跟蹤之人尾隨其後。」

  「好的。」一位穿著黑色西裝的白髮蒼顏的老人走了出來。

  老人一下車,屋房內立即湧出十多位身穿黑色勁裝的年輕人,他們各自站在門的兩旁,且對立整齊站好,像是有訓練過的軍人般,接著一起鞠躬大聲齊道:「局長好。」

  雷凡天昂首觀看他們的氣勢有如虎豹般,不禁露出奇特的微笑道:「好一個京畿提督府,單看這氣勢,就知道裡頭個個是臥虎藏龍,不愧是承繼古朝清廷制式,只可惜這隸屬國家秘密直屬的機構不能對外曝光。。」

  雷凡天邁步進屋,一踏入後,只見四周皆站滿了許多精悍威猛,身著現代功夫裝的年輕人,而在中間的大堂上,有一位梳起長髮辮身著清裝的白髮老者,傲然站立在那,神情莊嚴肅然,不禁令人興起一股敬懼之心。

  雷凡天一看到這位老者,便知他正是京畿提督府現任提督傅辟海,一身硬底鷹爪功,打遍天下無敵手,可說是當今武林高手中最具盛名的一位傳奇人物。

  說起傅辟海此人,他三歲習武,七歲榮獲國家少年組冠軍,十八歲入選國家武師,三十歲以自創的形意鷹爪功揚威宇內,其後也參加不少世界的民主人權活動,其中更表現出個人不畏強權的俠義行為,再加上平常不為外人所知的俠義之行更是不勝枚舉,此刻也是他名動天下的輝煌時期,四十歲後,因緣際會,進入京畿提督府,擔任武術總教師,六十歲接任提督之職,如今已有十餘載。

  雷凡天向前闊步,雙手抱拳道:「耳聞傅先生風采,今日初見,您老果然不凡,年屆古稀,身子骨依然是如此勇健。」

  「雷局長才是老當益壯,舉止氣勢像年輕人一樣,還是這麼有幹勁,哪像傅某如今是齒落髮白,雙腳已踏進棺材板一半,就只剩躺著的動作了。」傅辟海接著又問道:「雷局長,無事不登三寶殿,還是開門見山吧。」

  雷凡天從懷中取出一片光碟遞給傅辟海,輕嘆道:「不瞞傅先生,現今有件刑案著實需要借助京畿提督府的幫助。」

  傅辟海一接手後,便將光碟轉遞給身旁的人,隨即那人快步將光碟放入一旁的影音播放器,接著在傅辟海身後的牆壁上,緩緩降下一道白色布幕,而明亮的燈光也漸漸昏暗,直至全黑,伸手不見五指的狀態。

  此時設置在上頭的投影機也慢慢將光碟上的內容,一幕幕映映射在眼前的白色布幕上。

  只見布幕上,呈現出昏暗的夜晚,裡頭有一名黑衣人不停在都市巷道內,來回穿縮,有時飛躍屋頂,有時潛入人群,身手矯捷迅速,真是令人嘆為觀止,由於黑衣人疾快的身影,幾乎讓拍攝的鏡頭漸漸捕捉不住,在數秒後便消失在鏡頭中。

  倏然畫面一換,景象立即切到一座高廈的頂樓上,此時有四人在那裡械鬥,隨著攝影鏡頭的前進放大,可以慢慢清楚見到一名蒙著黑巾的黑衣人正與三名國家特警人員展開一場龍爭虎鬥的激烈武戰。

  三名國家特警人員,都有著一身不凡的武功造詣,而且武風炯異。

  中間持單刀的那位特警,招式大開大闔,極具霸勢威猛,三人中以他為主攻,另外兩人則是在旁協助,右方的特警是手持三截棍,詭異變端,式式莫測,專找黑衣人的攻守漏洞,隨時乘隙而入,而左方的那名特警則是雙手短刃,一有機會,則近身與之短兵相接。

  但是這名黑衣人身法挪移間宛若鬼魅般,手中的軟劍,亦剛亦柔,剛時凌厲,勁力十足,柔時輕巧,借力使力,如此剛柔並濟的功夫,在如今古武學漸趨沒落的時代,可以說是個極少見的絕世高手,就算是在古朝武學極盛的江湖裡頭,也會是個一等一的絕頂高手。

  畫面中的三名特警,久攻不下,似乎有點心燥意亂,而主攻的單刀特警隨著時間的流逝,漸顯其力弱體衰,三人一體的攻防,也慢慢的轉移位置。

  忽間,黑衣人連擊數十劍,招招迅捷,逼得三人退步連連,同時雙腳一踏,身形騰挪飄躍,便往那地面一跳。

  三名特警大吃一驚,連忙奔向前去,且探頭向下一望,而此時的畫面也呈現出黑衣人正使出類似古武學中一種名為「上天梯」的奇特輕功,只不過這時的他卻是巔反其運用功法,從上而下。

  不一會兒,布幕上的影象畫面也宣告終結,大廳登時乍顯光亮。

  傅辟海道:「畫面中的黑衣人果然是個非凡人,武藝超群、輕功卓絕,可以說是當下武林界的奇才。」

  雷凡天接著續道:「此人連犯多起偷竊官員的私密文件,京畿特警局曾數次追緝,奈何他藝業高絕,刑事局的精銳高手,依然讓其脫逃,上級也因此大發雷霆,再加上一些政府官員在旁施壓,不得不限雷某務必在半月內擒捉此人,否則將引罪辭職。」

  傅辟海好奇問道:「雷局長,能否告知這人偷的是哪些官員的私密文件,在罪犯等級上又屬於哪一層級。」

  雷凡天怔了一下,再回道:「這涉及機密,請恕雷某不能告知。」

  聽到雷凡天之語後,傅辟海若有沉思,隨即再問道:「京畿特警局內號稱能人無數,高手如云,難道都奈何不了那名黑衣人嘛?」

  雷凡天哀嘆道:「剛才兩段畫面,第一段的攝影畫面,是由特警局中輕功最好的飛天狐所拍攝的,然而他卻捕捉不到黑衣人的身影。至於第二段的畫面,那三名特警,可說是局中默契最好的追緝組之首,單就個人的造詣,他們也都是萬中選一的高手,但依然無法對黑衣人造成威脅,無奈之際,只好求助傅先生,盼助一臂之力。」

  傅辟海爽快回道:「同為守護京畿治安,不論是在明還是在暗,京畿提督府絕對有其責一同承擔,只要雷局長一告知此人的下落,提督府將會不遺餘力,全力相助。」

  「好!有傅先生一句話,雷某甚感欣慰,望能早日擒得此名犯人。」雷凡天伸出右手,傅辟海也伸出右手,兩人擊掌為誓,同時也是提督府與特警局,這兩處國家特設的治安機構,一個在明,一個在暗,兩者相互扶持,同為京畿治安獻其一份心力,務拿黑衣人到案。



  明月當空,寒風凜冽如刀,大地一片靜寂。

  由於近日來,盜匪日益猖厥,行竊手段技巧愈來愈高超,如今京畿各處軍政要地、私家企業唯恐自家機密外洩,其守衛人員及各式各樣的防竊手段,更是一天比一天更加嚴密,尤其是軍情局這處京畿要地,它本身的防備能力比其它地方可說是大大增強了數倍,到處都有暗設的攝影機,監視著一些巡視守衛難以察覺之處,如高牆邊、林樹旁、轉角彎……等。

  此時,身在警衛主控室一名特警人員,無意間瞥看到高牆旁那個監視畫面中,有一條似鳥般的黑影從那飛落而降,霎時又不見蹤跡,心中正疑惑之際,倏然間另一個設在轉角彎處的監視畫面,又有個似貓的形影飛竄而過。

  這名特警人員毫不猶豫的拿起電話,撥了專線,立即向裡頭接聽的人道:「監視畫面剛剛有異常黑影出現,若猜想無誤,應該就是他。」

  語罷後,便掛下電話,接著打開所有原本藏置各處已久的鹵素燈,登時整個軍情局有如白日一樣,處處光明。

  此時局中的建築物能遮掩來者身形之處可以說是縮小很多範圍。

  突然間,響起陣陣震耳的警鈴聲,一聽其聲,軍情局內所有的警衛鎮守人員,全數出動,個個持槍帶刀,分別佔據各大出口要路,而原先隱於軍情局內的特警人員,則是三人一組,分別從四方的外圍向內搜索,定要來者,無所遁形,無處可逃。

  就在特警人員前進搜索的同時,一道黑色身影飛旋飄遙而出,外圍的警衛人員,則是槍枝上膛瞄準半空中的黑衣人,欲開槍射殺。

  卻不料,黑衣人動作之快,突然身形一轉,飄然墜下,與地面上的特警人員,展開近身搏鬥,令外圍的警衛人員,不敢開槍射殺,以免誤擊同伴。

  黑衣人從腰中抽出軟劍,步步為營,藉著周圍的建築物、街道、假樹等地形,進行單對單的近身戰,避免他們四面八方的齊攻圍殺。

  由於黑衣人身形飄渺,腳步移挪間有如鬼魅般,令人難以捉摸,而手中的軟劍更是凌厲難擋,招招詭異,防不勝防,與之對抗的特警人員,無不駭然。

  隨著黑衣人刻意放慢腳步,吸引特警人員不斷上前圍殺,藉此慢慢轉移戰場,如今已接近軍情局東側的出口。

  由於特警人員的近身纏鬥,一旁的警衛人員,雖然個個持槍以對,奈何對整個戰局絲毫無任何助益,畢竟近距離開槍恐怕會傷到自己人。

  就在戰場漸漸挪移至出口附近,雙方仍然激戰甚烈。

  雖然黑衣人劍藝超群,輕功絕倫,但特警人員們皆拚了命,死纏不放,一人受傷,馬上又有一人立即補上空缺,絕不讓黑衣人再接近出口一步。

  倏間,黑衣人內元一提,軟劍散發出一股凜冽寒氣,隨即向前一揮,逼退了身前的特警人員,接著雙腳輕踏,身隨風走,直直向後飄去,速度之疾,令眾人呆怔當場,幸好後頭還有不少的特警人員,一時之間,尚能阻擋黑衣人的去路,而之前的特警人員霎那回神後,紛紛使上最快的速度向前支援。

  沒想到此時他卻不退反進,欲用速度拼速度,以求用瞬間的速度差來突圍。

  就在此時,左側出口外突然殺進數名蒙面人,皆以飛刀、暗箭掩護,為其殺出一條血路。

  見血路一開,前頭再無阻攔,黑衣人的輕功本就十分了得,短短數秒之內,便拉開雙方的距離,眨眼間,人已沒入黑暗之中,不見蹤影。

  而那些突來的不速之客,也立即放出煙霧彈,逼阻特警人員的追捕動作。

  這時在遠處一棟高樓的建築物內,雷凡天拿著具有紅外線功能的望眼鏡,觀看著軍情局中所發生的一切事情。

  雷凡天看到黑衣人臨危不亂,尚能思索脫困之道,不禁自言道:「沒想到這招以退為進之計甚是了得,先吸引眾人往東側方向移挪過去,佯裝欲從東側衝圍而出,隨即再向西側逃離,再吸引東側的人全力圍補,進而變成零星的保圍,再向原來的地方迅速突圍,真是一個厲害且棘手的傢伙,幸好這後頭還有更大的伏局,要不然就這樣被你脫困,雷某這張面子恐怕要被人狠狠賤踩在地上。」



  暗夜沉沉,涼風徐徐。

  黑衣人逃離軍情局的圍捕後,突然眼前出現了一名蒙面人,且攔住他的去路,並道:「這位大俠,我們主上欲見你,請尊駕隨我來。」

  黑衣人看其服飾,是剛剛那群在軍情局相助自己的蒙面人黨夥,不多想,便尾隨其人一同狂奔,走的路徑皆是一些人煙稀少的弄巷街道,片刻間,已來到郊區一處極為偏僻的山林內。

  由於激戰過後,再加上短程迅速飛奔,黑衣人的體力、真元早已消秏過半,腳下的速度也愈來愈緩慢,幸好前頭之人的輕功尚遜他多籌,一時間,尚能保持一定距離,不久後,來到山林內一棟極為幽雅的樓房。

  蒙面人站在門口,躬身道:「請進。」

  黑衣人心中突然冒出一種不安的念頭,抱拳道:「在下尚有要事,改日再登門道謝。」

  語罷後,欲離去,卻沒想到眼前的蒙面人輕輕拍個手,霎然間,屋內竄出了十多名身著黑色功夫裝的年輕男子,隨即分站各處出口要道。

  黑衣人似有不滿地喝道:「朋友,有事請直接挑明,不用如此藏頭漏影。」

  蒙面人拆下臉色的面罩後,露出的是一張具有俊逸靈秀面貌的年輕人,只見他向門內屈身恭揖。

  接著走出來一名白髮蒼蒼的老者,仔細一瞧,正是當今京畿提督府的當家提督傅辟海先生。

  黑衣人驚見此人的出現,立即心若止水,手中軟劍再出,嚴陣以待。

  傅辟海看著眼前的黑衣人,氣勢有如盤石之固,冷凜的眼神如獵鷹般炯然凌厲,不禁讚道:「好一個絕世高手,可惜卻淪落盜匪一途。」

  黑衣人冷冷回道:「沒想到俠義之行滿天下的傅辟海先生,竟然會是他們的走狗,但要擒拿我,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傅辟海微笑道:「只要棄劍投案,傅某定當上書給司法官,予以減刑。」

  「不了!」黑衣人搖頭拒絕,手中軟劍已蓄勢待發,準備迎臨接下來的一場激烈苦鬥。

  見黑衣人如此堅決,傅辟海心知此戰避免不了,便向身旁的人點頭示意準備擒拿此人。

  領會傅辟海的示意令後,在場的許多年輕人,都顯得蠢蠢欲動,畢竟看過雷凡天帶來的影片中,都知道眼前的黑衣人,是個已達什麼樣的境界,而且又有當家提督的讚言,不少人都想上前領教。

  這時在傅辟海身旁的年輕人,率先向前抱拳道:「在下乃京畿十三衛中的老七,外號「蒼鷹」,欲領教尊駕的劍藝。」

  黑衣人見對方甚是有禮,回劍恭禮道:「在下外號「黑影」,在此尚請閣下不吝賜教。」

  語罷,黑影軟劍回身護著身前,而蒼鷹則是旋身一轉,藏於腰中的長刀立即出鞘上手,兩人雙眼凝視對方,一股肅殺之氣緩緩瀰漫整個四周。

  風拂林搖,蟬聲嗚動,一劍一刀,展開一場激烈的武鬥。

  黑影行劍似風行,劍旋,招招迅捷似疾電。

  蒼鷹使刀若奔雷,刀擊,式式凌猛若猛虎。

  黑影以快擊猛,蒼鷹以猛制快,這場力量與速度的拚鬥,兩人激戰百回合,依然處於平分秋色狀態。

  一旁的傅辟海見黑影此時的表現,不禁對他更感到佩服,畢竟黑影之前在軍情局中,已消秏過半的體力,如今還能與蒼鷹激戰至此,不由得令在場的眾人也心生佩服之意。

  但一個原先本就力弱體衰,一個則是養精蓄銳下,片刻之後,已漸漸分出高下。

  黑影的速度也開始緩慢起來,出劍的氣勢也不如原先一般凌厲迅捷,反而漸漸轉向於固守陣勢,採取避實擊虛,遇隙則刺擊。

  蒼鷹則是愈打愈有勁,刀隨身換,變化多端,有時用刀刃以劈、砍、斬、抹的方式,逼迫黑影以硬碰硬,有時則貫勁於刀尖以扎、刺、撩、崩等要訣,亂其劍勢。

  黑影雖然劍藝超群,奈何體力漸漸流失,許多精妙的招式,早已無力施展,就在他快要被蒼鷹的長刀打到棄劍的同時,屋內跑出一名神色甚是慌急的年輕人,只見他對著傅辟海道:「提督,潛鷹來急報。」然後將手中的手機遞給傅辟海。

  傅辟海拿起來接聽,不一會,臉色似有怒意,隨即對著場內大聲喝道:「蒼鷹住手!」

  蒼鷹一聽後,立即回刀退後數十步,調養氣息,而黑影則是拄劍半跪地上,喘息連連。

  傅辟海聽完潛鷹的來話後,關掉手機,再回遞給原來的年輕人後,便大步走向黑影,對著他正色道:「告訴傅某,你為何要偷那些官員的私密文件,目的又是什麼。」

  黑影耐不住傅辟海此人的威勢,便脫口道:「那是我要用那些文件迫使他們做好自己的本份,不要為了謀求私利,而讓一些無辜的人民權益受損。」

  「好個黑影,你走吧,有我傅某在京畿提督的一天,絕不會因這種事設局抓你。」

  「提督!」眾人皆看著傅辟海,個個臉色充滿不可置信的表情,因為誰都知道這意味著傅辟海此舉,將會因私放嫌犯,而被迫辭去京畿提督一職。

  黑影收劍抱拳感激道:「傅先生,謝謝您的不拿之恩,有朝一日,我會還您這份恩情。」

  傅辟海凜然回道:「傅某不需要你的回報,只要做好你認為的俠義之行來回報,就足矣。」

  語一罷,黑影向傅辟海屈身一禮後,便飄然而去。

  此時,眾人正等待傅辟海的解釋,只見他望著天上的明月道:「咱們習武為了是什麼?京畿提督府當初成立的府旨又是什麼?」

  一旁的蒼鷹道:「當然是行俠仗義,況且京畿提督府成立時,第一任提督便提出這是為人民而設立的秘密組織,凡是有關於人民的安全福祉,明處的政府機構無力為其解決時,就是京畿提督的責任,不管要用什麼手段,都要全力解決問題。」

  傅辟海環望著眾人道:「一點也沒錯!因為黑影偷到的私密文件,都是那些濫用職權,大飽私囊的不肖官員的貪汙違法的證據,所以他的行為恰巧都符合提督府的府旨,因此在面對國家忠義、江湖俠義、朋友信義、個人名義上,傅某選擇江湖俠義,而放了黑影,至於國家方面要如何懲處傅某,一切皆由他們發落吧。」

  語罷,後頭的眾人齊吶道:「我們願與提督共進退。」

  傅辟海點頭笑一下,便回身走入屋內,其餘眾人也相繼進屋。
映墨
 
文章: 11
註冊時間: 2010-08-23, 21:19

回到 小說天地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