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紅包不見了!

各種小說種類,盡在這裡,讓您看到目不暇給、廢寢忘食的好地方。

我的紅包不見了!

文章映墨 » 2011-08-29, 08:47

  歲寒已過新春臨,此時醉俠山城內不論是大街道還是小巷口,不時都會傳來陣陣爆竹聲,代表象徵著這新的一年即將到來,街道上,只見大人們到處張羅著團圓過節所必用的東西,小孩子們則是三兩相聚,以歡天喜地的心態,來迎接慶賀新年的到來。

  慶賀春節之聲不斷響徹整個醉俠山城,此時黃昏時分,在城中有個極為偏僻,鮮為人知的小巷內,進入小巷,只見兩旁皆是高大的門牆,一路蜿蜒走到底,卻是個死胡同。

  但這死胡同與其它相比,卻顯得格外的特殊,因為這裡到處推滿了各式各樣的罈罐、器皿,有盤、盂、碗、盞,更有醃菜罈、釀酒罈、米罈、水罈、骨灰罈、等等,佔領了這窄小的空間。

  如此與眾不同的地方,一般人想都想不到,更別說要踏進此地,但偏偏在這佳節慶收的日子,卻有三人先後徐徐來到此地。

  第一個來到之人是個老儒者,外表年齡約在七十上下,身著一襲青色儒裝,手持一把白羽扇,舉止行態間,儒風四溢,令人心生敬重。

  第二來到的人是個武者,年齡正值壯年,其風範恰好與之相反,一身江湖勁裝的外表,配刀帶劍,威風凜然,給人的感覺卻有種敬懼之意。

  第三個來到的人則是個四十開外的中年商人,身著綾羅綢緞,身上則是穿金戴銀的,衣飾配件上,皆掛滿了極品貴重之物,珍珠、瑪瑙、寶石比比皆是,再搭配著手中那根通體紫色的旱煙桿,像極了十足的富家員外。

  來到這地方,三人環看四周,探查一下,老儒者開口道:「兩位師弟,這裡會是師父的隱居地嘛,咱們會不會走錯巷道。」

  武者從懷中取出一張信,看著裡頭的內容,回道:「大師兄,的確就是這裡,只是無門可入。」

  此時那位中年商人,突然訝道:「咦!你們看看眼前這些罈罐、器皿裡頭,有沒有什麼特別之處。」

  老儒者、武者,兩人再次觀看,只覺並無任何出奇之處皆輕搖頭。

  武者道:「二師兄,別賣關子,快點說吧。」

  中年商人充滿自信地答道:「這些罈罐、器皿裡面多多少少都有一些水的存在,唯一裡頭沒有水的就是置在最角落的那個大水罈。」

  武者連忙前去探查,竟發現這大水罈竟然是用鐵鑄成的,而且在罈內底部,還有個滿大的器皿,拿開一看,只見有條還算寬大的小密路直通地下。

  老儒者遲疑一下,恍然大悟道:「這皿中欠水,若倒過來組合,不就是暗喻咱們師門嘛。」

  三人互望一眼不禁大笑一番,接著各自進入密路,密路中,曲折多彎,走了片刻後,沒多久,只見眼前有亮光且有微風吹來,快步向前,發現別有洞天,入眼的是一片明媚幽靜的竹林,而在竹林深處還有座精舍。

  三人緩步來到精舍前,這時輩份最小的武者,上前敲敲門,大喊道:「有人在嘛?」一會兒,裡頭傳來急速奔來的腳步聲,接著大門一開,出來了一位年輕的小廝。仔細看那小廝的臉上充滿了油膩感,雙手沾滿燒炭的痕跡,渾身更散出一股濃厚的菜香味,無疑令他們肯定眼前之人應該是在廚房當個打雜。

  小廝客氣問道:「三位有拜帖嘛?」

  老儒者、中年商人、武者皆從懷中取出一張紅色的拜帖,小廝接過後,看看上頭的大名,驚喜道:「原來三位是老爺子的高足,那快快請進,老爺子已經等候多時了。」

  小廝將拜帖放進懷中,立即引三人來到正堂大廳,一進大廳,只見正面的高座上,有一名枯瘦的青衣老者,肅穆地端坐在那,他正是當世的盜門奇人司馬空。

  司馬空輕嗯一聲,微笑露出門面那兩顆鑲金牙的嘴容,笑中帶點怒容道:「我的好徒弟,你們可來的真慢,還不敢快說說今年最好的事蹟,江易你是大師兄,由你先來。」

  老儒者這時看看旁邊的中年商人、武者一眼,然後雙手在臉上搓探幾下,臉上突現許多皺皮的臉紋,隨即將它往外一撕,露出了一副輕秀的面容,而其他兩人見老儒者回復原來的面貌,也立即將臉上的易容人皮撕了下來,皆露出一副俊秀的外貌。

  江易從懷中取出一個丹瓶,遞給司馬空道:「師父,這是皇宮珍藏已久的回春丸,徒兒為了此藥,可是博得官家有始以來最高的十萬兩黃金的懸賞價。」

  這時原本易容為中年商人的二徒弟,搶話道:「師父,十萬兩黃金的懸賞價算什麼,我孫海可是面臨武當派的天下逼殺令。」

  司馬空訝然回道:「你幹了什麼事,怎麼會讓武當下了天下逼殺令。」

  孫海自傲的昂然道:「因為我盜了武當的鎮派之寶,也就是張三丰的太極劍手抄本,並且將它貼在武林公開亭。」

  司馬空聽著江易、孫海的事蹟,十分驕傲的不斷點頭,接著望向那默默站在後頭的徒兒,問道:「老三,你大師兄、二師兄的事蹟都是自師門開創以來,難有的偉大事蹟,那你呢?」

  只見那老三臉容乍現一絲羞愧之色,嚅嚅道:「我……」

  江易走向前去,輕拍一下老三的肩膀,道「王俞,你可是個男子漢,不要像個娘兒一樣那麼扭捏的樣子。」

  王俞見師父、大師兄、二師兄那種殷殷盼望得到答案的神情,便低頭緩緩道:「因為我……我盜走無數的名門千金、江湖女傑的心,被皇上賜名為『盜之情聖』。」

  「什麼!」

  司馬空輕拍拍手道:「沒想到咱們的老三這麼厲害。」

  江易、孫海不禁點點頭,表示贊同。

  這時,剛剛那名小廝走了進來道:「老爺子,飯菜已經準備好了,隨時可以到後院竹園去用餐。」

  司馬空向那小廝揮揮手道:「艾四,你過來了一下。」

  艾四慢慢走向前去,只見司馬空從懷中取出一張五十兩的銀票,遞給他道:「你明天一早就要辭去這伙夫的工作,回鄉陪你那老邁的雙親度過晚年餘生,咱們也沒什麼機會再碰面了,這張銀票就是賞給你,好好利用這本錢去另謀生計。」

  艾四滿心歡喜的鞠躬道:「謝謝老爺子的賞賜。」

  「另外明天的早餐,你不用為我們準備了,直接天一亮就返鄉吧。」司馬空接著對眼前的三名徒兒道:「咱們去用餐吧。」

  來到後院的竹園內,司馬空四人喝著酒,吃著桌上精美味佳的菜餚,待吃飽喝足後,司馬空從懷中取出三個紅包,一一遞給他們道:「這紅包是師父犒賞你們今年為咱們盜門的努力,裡頭各有二十萬兩的金票,你們好好運用。」

  江易、孫海、王俞三人一聽紅包裡頭有二十萬兩的金票,便馬上拿起紅包,當場查驗起數目,數了一數裡頭的金票,裡頭還真有二十萬兩,便大聲道:「謝謝師父的賞賜。」

  沒多久,宴席也到曲終人散的地步,接著司馬空等眾人各自回房休息,這時艾四則緩緩出來處理一下餐後的盤飧,待整理完畢,且清洗完之後,便回房歇息,準備明早就返家與親人相聚。

  隔天一早,江易起床後,整理一下面容,然後摸摸衣服內的夾層,卻發現昨晚的紅包已經不翼而飛,接著到處尋找,依然找不到,無奈的喃喃自語道:「不會吧,我的紅包不見了。」

  江易鬱悶地走出房外,只見他的兩名師弟神情似乎非常落寞寡歡的呆坐在房外的階梯上,好奇的向前問道:「你們兩人怎麼了?」

  孫海答道:「大師兄,師父給我的紅包不見了。」

  王俞也接著道:「我的紅包也不見了。」

  「什麼!」江易大叫道:「我的也一樣。」

  這時傳來陣陣的大笑聲,三人抬頭望向笑聲的來源處,只見他們的師父司馬空正一臉得意,接著他調侃道:「你們身為盜門中人,竟然也會被人從身上盜走紅包,真是笑話。」

  江易心思極為敏捷,立指著司馬空道:「師父,是您老偷走我們的紅包。」

  司馬空笑道:「薑還是老的辣,你們還得多磨練磨練。」

  孫海起身走向司馬空身前,雙手抱拳,求道:「師父,您高抬貴手,將紅包還給我們吧。」而一旁的江易、王俞也不斷的求道。

  司馬空禁不住他們連番的懇求攻勢,便道:「師父我將紅包放在廚房裡頭的大鍋內,這就去取來還給你們。」

  語罷,司馬空走向廚房裡頭,沒多久,只見廚房裡頭更傳來數聲驚叫,江易三人立即奔了過去,只見司馬空轉身面對著他們,露出無奈的表情,道:「我的紅包不見了!」

  「什麼!」

  為了六十萬兩金票,司馬空師徒等四人不斷東翻西倒。找了許久,依然找不到。

  此刻,孫海找的有點不耐煩的道:「師父,您有沒有老年痴呆症,會不會記錯地方了。」

  「我司馬空老雖老,記憶力還不輸你們這些年輕一輩。」司馬空說得十分斬釘截鐵,彷彿事實確是如此,但此時卻納悶自問道:「我是不是記錯地方了。」司馬空看著三名徒兒,心中答道:「就算我記錯,如今也只能當錯就錯,絕不能在他們面承認我有老年痴呆的情況。」

  這時,孫海感到肚子餓,發現廚房的飯桌上有包子、豆漿還有一些八寶粥,便找個椅子,先坐下來吃它一頓,順便對著司馬空他們道:「師父、大師兄還有師弟,那艾四有替我們做早餐,現在都還溫溫的,快點來吃,吃飽後再繼續找吧。」

  一聽孫海的提議,司馬空、江易和王俞也覺得很有道理,便停下手邊的工作,先吃飽再來找。

  另一方面,小廝艾四正坐在醉俠山城外一輛疾駛的馬車上,他瞧瞧懷中那三個大紅包,不禁嘴角輕揚,笑意滿面地道:「真沒想到老爺子對我這麼好,還特地將紅包放在廚房的米缸裡頭,而且這錢也太多了吧。」
映墨
 
文章: 11
註冊時間: 2010-08-23, 21:19

回到 小說天地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2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