藤井樹-有個女孩叫Feeling《二》

各種小說種類,盡在這裡,讓您看到目不暇給、廢寢忘食的好地方。

藤井樹-有個女孩叫Feeling《二》

文章尾巴甩甩~* » 2009-03-30, 02:09

聽說,紅色是思念因為思念讓心脹紅,讓人憔弱,聽說,藍色是憂鬱因為憂鬱讓心泛藍,讓人碎意我不清楚藍色,因為我不是藍色系,但我了解紅色,因為數年之後,我依然想念妳。

這個故事,在幾個月前結束了。現在把它拿出來說,有點多餘。可能是這段故事佔據了我生命中的掙扎時期,所以,一面說故事,一面回味,也有點味道在。
掙扎時期,指的是18歲到23歲間,我喜歡這麼稱呼它。在台灣這樣的成長環境下,這段時間所想的,所做的事,幾乎遊走在掙扎間。這段時間裡,當你身在電影院欣賞著首映時,你得擔心明天的模擬考會不會掛掉。

你害怕這一科目被教授當掉而猛k書時,同學吆喝著去阿里山看日出,去九份吃芋圓,去墾丁玩浮潛,去貓空泡茶聊天。如果這些事能讓你不掙扎,我相信,你不是課業一極棒,就是你學校的學分重修費可以接受刷卡。剛剛我提到一面說故事,一面回味,也會有點味道在裡面。這樣的味道現在想想,其實也並不如當時的酸。

酸這個字其實有很多用途,但如果用在愛情裡,它肯定大於酸在牙齒根頭裡的疼,也更勝冬末待熟的鳳梨。可是,當時的酸很有感覺,它酸進骨子裡,流竄全身,先侵蝕骨髓,滲出骨膜,混雜到血液裡,再隨著血液攻心。你不會麻痺,你只會認為那是酸的過程,你總期待著酸後的香甜,像道地的苦茶,總在入胃之後許久,才由口中泌出裹甜的唾液。

聽來恐怖,我知道,如果你認為這是誇張,那麼我想,在你體驗過愛情裡的酸,你大概就會了解,這樣的酸,會使你全身出汗。

六年前,也就是西元1995年,我高三。
高三的學生,有百分之一百零一的人晚上的時間,是屬於課業的。但與其說屬於課業,不如說是屬於聯考壓力。與其說屬於聯考壓力,不如說是屬於教育體制的自殘。
自殘像是一間密室。
它沒有窗,沒有門,裡頭的空氣,是數百個得不到答案的為什麼枯萎後留下的殘骸。為什麼我要念數學?為什麼孔子的廢話我要把它背起來?為什麼國父的思想能成為一種學說,而鄧小平的思想就是共產主義作祟?為什麼英文已經有文法,卻偏偏還有那麼多例外?為什麼一個單純的三角形要搞出六個屎來屎去的函數?為什麼趨近於無限大的數字還能算出答案?
為什麼大學一定要聯考才能念?沒念大學的人為什麼薪水就比較低?

事隔多年,那些為什麼我已經想不起來,也不想去想那些早就已經被規定好的答案。生在這樣的成長環境,我認了,而且一認就是二十三年。既然掙扎時期被規定在自殘的密室裡度過,我也只能說OK。

六年前,西元1995年,我高三。
跟其他百分之一百零一的學生一樣,我很自然的被規定進入補習班。不用我說你也知道,補習班的日子,是念書。念的是那些為什麼,而那些為什麼已經有了規定好的答案。我被規定坐在最後一排,因為補習班規定劃位那天如果沒來,被排到哪個位置是自己活該。
我被規定的活該規定後,坐在規定後的位置。幾乎每一排都坐滿了三個人,可見這規定後的教育體制,規定補習班這樣賺學生父母的辛苦錢。我被規定的事規定著,所以這一段長達六年的酸故事,是因為規定而來的。但如果讓我重新選擇,我依然會心甘情願被規定,因為她。
第一眼,我就愛上她,毫無來由的,像拉肚子的感覺一樣,一觸即發。不是我要形容的噁心,而是這樣的感覺,才能道出那樣的快速。
「妳的頭髮很漂亮,很漂亮,很漂亮。By 坐妳後面的男生」
一個很沒膽的小小高三生在快速愛上一個人之後的產物,是一張冷爆了的紙條,但冷歸冷,這往往是故事的開端。
「因為愛情,總是會出現在你永遠都猜測不著的地方。有誰知道你正在走的這條路,這長廊,在下一個轉角處,將會遇上你的愛?有誰知道當你輕咮了一口咖啡, 在放下杯子的那一剎間,他(她)會從你眼前經過?有誰知道你望著那一片風吹落的葉時,拾起那一片葉的,會是你的眷戀?有誰知道,正在盯著螢幕看的你,在回到主選單的時候,會不會有封情書等著你?沒有人知道,沒有人知道。」
這是網路寫手藤井樹在《於「政大美女版」有感》這篇文章中發表過的一段話,每次我看到這段話的時候,我總會想到六年前坐在我前面的她。規定,我坐在最後一排。規定,她坐在我前面,五十公分前的前面,看樣子,她也是劃位那天沒來,所以她活該。這段故事,我從六年前開始說起,因為我跟她都活該。
附帶一提,那年,活該的不只我跟她而已,還有藤井樹。
那張紙條,編輯是藤井樹,而我是提筆人。我是祥溥,我姓唐。

* 愛情,來得快,別遲疑,更別讓它離開。*



「你確定要寫這樣?」
子雲(就是你們熟悉的藤井樹)坐在我的左邊,Feeling坐在他的右前方,我的前面。 我停筆問他,他歪著頭回我一句:﹝我能想到的只有這樣。﹞
媽的。之前他虧補習班樓下7-11的小姐都很行,結果人家隔了個禮拜就離職了。

「可是,這樣她沒辦法接下去啊。」
﹝不然你奢望她接什麼?"呵呵呵!哪裡哪裡!你也不錯。 "這樣是嗎?﹞
「至少寫句讓她比較能回應的嘛。」
﹝追女孩子我不在行。﹞
「你不在行?說你不會大小便我還比較相信。」
﹝不是好不好,是你要追還是我要追?﹞
「我啊。」
﹝那就對啦!你自己要努力啊。﹞
「可是你要幫我啊。」
﹝呃...嗯...啊!!你要她可以回答的是嗎?﹞
「對!對!對!」
﹝那問三圍你覺得怎樣?﹞

這是你們欣賞的藤井樹,他在六年前就長這樣了。
但低級歸低級,他還是有很多可取的地方。
雖然我也很想問三圍,但是想自殺也不是這麼自殺法。
我把原本那張紙條,慢慢的,慢慢的,慢慢的,非常慢的放到她的手肘邊。因為補習班前後座位離的近,稍稍立起身體就可以碰到前面的桌子。
你可能很難想像那樣的緊張,像半夜想溜出去的國中生一樣,攆手攆腳的經過父母親的房門前,屏住呼吸,把力氣集中在雙手上,小心翼翼的打開家門,準備拿鑰匙鎖門時會痛恨發明鑰匙圈的人,因為鑰匙圈讓所有的鑰匙會叮叮噹噹的唱歌。一切無聲無息的大功告成之後,你會覺得自己是個當忍者的料,即使已經逼出一身冷汗。
把紙條放定之後,我立刻恢復原本的坐姿,若無其事的拿起筆,看著桌上的課本, 在某個章節的粗黑字上標註星號,拿出重點標註筆劃線。我劃了什麼東西我也不知道,反正那不是重點就對了。她把手肘頂在桌面上,看著前方的黑板,似乎完全沒有發現她桌上多了一張紙條。子雲在旁邊猛笑,指著我罵我延腦受創。
這時班導師從旁邊走過去,叫他拿著課本到冷氣前面罰站五分鐘。因為子雲不在,所以我很認真的上了五分鐘的課,五分鐘一下子就過去了,他回來之後,搓著手臂跟我說冷氣機前面很冷很冷,還很沒風度的對我比出右手中指。然後,我很有禮貌的回他兩支。她還是沒有發現紙條,我很慌,心很緊,眉頭像是綁死結的拔河繩。

「怎麼辦?」我問子雲,手心有點出汗。
﹝拿回來。﹞
「拿回來?」
﹝對啊!懷疑啊?她又沒發現,你紙條放在那邊下蛋嗎?﹞
「我不敢。」
﹝不敢??﹞

他的眼皮瞬間撐開,像是在街上看到美女裸奔。他看了看我,抬頭看了看講師,再回頭看了看班導師。班導師正認真的批改我們上課前的小考試卷。他起身,伸長手,把紙條拿回來。她沒發現,手肘依然頂在桌面上,好像也沒有動過,我懷疑她是不是睡著了。

「拿回來了,然後呢?」
﹝直接拿給她。﹞子雲很自然,很無所謂的說。

直接拿給她???這句話相當有威力,像一道閃電當我頭上霹下去,像一把利斧當我胸前斬進去。正因為威力十足,所以我不小心驚呼了一聲,好死不死班導師又走過去。冷氣機真的很冷,我又很認真的上了五分鐘的課。後來,經過一番掙扎,我在紙條上多寫了個PS。

「妳的頭髮很漂亮,很漂亮,很漂亮。
PS:能否請問貴姓?By 坐妳後面的男生」

努力調整呼吸後,我在她的肩頭上點了兩下。她回頭,鼻間泛起一陣香氣。我沒有藤井樹那麼會形容女孩子的美麗,我只能說她的美會讓我忘記吃飯睡覺上廁 所。

「這是給妳的。」我有一氣沒一氣的說完這句話。
『嗯?喔。』

她怪了一下,然後把紙條接過去。我低頭,看著課本,又劃了個不是重點的東西。 感覺血液往腦袋裡衝,耳根燙的可以煎蛋。過了一下子,我的鼻間又泛起一陣香氣。她把紙條傳回來給我,對我笑了一下。
『同學,謝謝你的誇讚。我姓鄭,你呢?』


* 那堂課,我劃下唯一的重點,是妳的姓氏。*



我望呆了好一下子,對著那張有她筆跡的紙條。

『同學,謝謝你的誇讚。我姓鄭,你呢?』
『同學,謝謝你的誇讚。我姓鄭,你呢?』
『同學,謝謝你的誇讚。我姓鄭,你呢?』
『同學,謝謝你的誇讚。我姓鄭,你呢?』
『我姓鄭,你呢?』『我姓鄭,你呢?』
『我姓鄭,你呢?』『我姓鄭,你呢?』
『我姓鄭,你呢?』『我姓鄭,你呢?』
『我姓鄭,你呢?』『我姓鄭,你呢?』

我被那簡簡單單的幾句話迅速淹沒,如果用漫畫手法來表現,當時我可能會被畫成一個看著紙條發呆流口水的癡呆。
『我姓鄭,你呢?』這句話,有五個字,一個逗號,再加一個句號。可是我什麼都看不到,我只看到最後的兩個字:你呢?「她問我耶!!她問我耶!!」我壓低聲音,拉著子雲衣服亂扯,掐著他脖子猛晃,話語背後隱藏著一股隨時會爆發的興奮。

﹝她問你...可是我的脖子....不會回答她啊...﹞子雲快斷氣似的擠完這句話。
「快!快!快!接下來寫什麼?」
﹝她問你你就回答她啊!你該不會樂到姓什麼都忘了吧?!﹞
就這樣?一句"我姓唐 "就好了?」
﹝不夠嗎?剛剛三圍問了沒?﹞

哇銬!都已經事隔十數分鐘了,他還記得三圍的事。這種時候問這樣的男人沒用,他們只記得數字問題而已。子雲曾經跟我提過數字這東西很神奇,它簡簡單單,卻能營造出很複雜的心境。他說,把喜歡的女孩子生日記起來,拿來當提款卡密碼,哪天故意請那女孩子幫你領款,如果你們的關係或她對你的印象一向不錯的話,那麼錢領出來,她的感情也順便領給你了。

不過,他高二時曾經做過這樣的事,藉故請他喜歡的女孩子到學校門口提款機領兩千元,在一陣大排長龍之後領到的,是一張明細,上面標註的餘額只有十七元。他又說,把喜歡的女孩子車牌號碼記起來,以後停車時無論如何都要停在她旁邊,這樣既自然又不怕尷尬,如果你們的關係或她對你的印象一向不錯的話,那麼哪天提早下課的話,可以邀她去西子灣看海。

不過,這餿主意又出了岔子。又是高二,到圖書館念書,為了把車停在那女孩的車旁邊,硬是把別人的車抬到別的地方,但他沒注意到地上的停車格,中午要吃飯時,從他的車子開始往左,全部遭吊。
那女孩子的車子停在他的右邊。這兩個例子告訴我,我不能聽他的,因為我的提款卡沒有錢,而且那次吊車,我的車子停在他的左邊。
現在,他對三圍這數字很感興趣,還說他想到香港或日本的銀行開個戶,因為那邊的銀行所發的提款卡,需要六位數的密碼。
﹝你想想,362436這樣的提款卡密碼,誰會忘記?﹞大二時,他是這麼告訴我的。
「鄭同學,我姓唐。等等下課有空嗎?」我換了張紙條,點了點她的肩頭。把原來那張紙條折好,收到我的皮夾裡。
『第一節下課?還是第二節下課?』我的鼻間又彌漫一陣香氣。 她笑了一下,把紙條放在我桌上。
「有差別嗎?如果我說兩節下課都要呢?」我伸了伸舌頭,驕傲著自己想出來的問句。
『有差,而且你有點貪心。』這次她沒有回頭,只是直接把紙條放回來。
「這次貪不成,下次也行。」
我發現,每次要把紙條傳給她的時候,點她肩膀的那一瞬間,我的呼吸會有不一樣的轉變。
『第一節下課,你要幹嘛?』
「我們從學校趕來,還沒吃晚飯,想邀妳一起吃。」
『吃什麼?你請客嗎?』
「只要妳點頭,那有什麼問題。」
『好,但下次吧,我有帶吃的來。』

然後,她把紙條拿回來,手上多了一盒義美小泡芙,還奶油口味的。她沒說話,只是示意請我吃。我笑著說了句謝謝,接過紙條,但沒有拿小泡芙。
下課後,她很迅速的合上課本,跳下座位,離開教室。子雲已經睡著了,趴在課本上呼嚕呼嚕的。這不能怪他,因為三民主義實在是沒什麼吸引人的地方。我肚子餓,搭電梯到樓下的7-11,買了個土司跟牛奶。
結帳的時候,看到她剛結完帳走出7-11,然後走到一台機車旁邊,打開置物箱,拿出一些東西。
我走出7-11,看了看那台車,那是一台黑色豪美。
﹝我肚子餓了。﹞
第二節課已經快上了一半,子雲才醒過來,嗚嗚呀呀的說。我把土司遞給他,卻忘記交代他要留一些給我,結果他五分鐘就吃光了。
「哇銬!」我驚訝著他的速度,銬了他一聲。
﹝哇銬!好難吃。﹞
「哇銬!!吃完就算了,還嫌它難吃,你共產黨啊!」
﹝哪買的?﹞
「樓下7-11。」
﹝那難吃就算了。﹞他沒再說話,趴著又繼續睡。班導師從他旁邊走過去,用書鏘他的頭,他起來說了一句話,就到冷氣機前面報到了。
他說:﹝哇銬!誰打我?﹞五分鐘後他回來了,剛坐定,就看到她在打瞌睡。
是的,沒錯,是她在打瞌睡。
﹝你的鄭小姐睡著了。﹞
「沒關係,讓她睡,我會掩護她的。」
﹝真偉大,看來你好像胸有成竹的樣子。﹞
「那還用說?等等下課,包準有你瞪眼的份。」
﹝什麼事?﹞
「我知道她的車是哪一台了。」子雲的眼睛,不但像是看到女人裸奔一樣瞪大,而且那個女人可能已達知天命的高齡。
﹝那你的車咧?﹞
「你說咧。」
﹝停到她旁邊了?﹞我點點頭,自己都感覺到自己的驕傲。
﹝哇銬!﹞
「沒什麼啦。」
﹝果然厲害,學的真快。﹞
「那是因為有名師教導啊。」
﹝還好還好,名師也得有高徒啊。﹞因為得意忘形,我又在課本上劃了一個不知道什麼鬼的重點。
這時,子雲突然捉住我的手,認真的問了我一個問題。
﹝三圍咧?你問了沒?﹞


* 子雲說:沒有人是完美的,就連處女座也不例外。*
頭像
尾巴甩甩~*
 
文章: 126
註冊時間: 2009-03-22, 14:26

回到 小說天地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2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