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雨天,殺龍天

各種小說種類,盡在這裡,讓您看到目不暇給、廢寢忘食的好地方。

下雨天,殺龍天

文章映墨 » 2010-08-25, 02:34

冉冉白雲,雲渺渺;澄澄碧水,水淙淙。

孤峰絕壑上,在一棵枝葉茂密的老樹下有兩條人影,一坐一站,坐的是一位白髮老者,身著一襲青裝儒服,他那皓首蒼顏的面貌,宛如風中殘燭。

而站立的那人則是個壯年人,年齡方約在三十左右,穿著一身黑色勁裝,肩披黑色披風,雙手抱劍懷於胸前,站在老人身旁,那股傲然挺立的神態,猶如一座孤傲挺拔之山峰。

這時候,老人從懷中取出一把血跡斑斑的匕首,不自禁的輕嘆自語道:「回望百年,一腔熱血豪情,盡皆淚灑天地。」

驀然間,細雨霏霏,從天而降。

老人慢慢抬起頭來,眺望著那遠水遙岑,嘆道:「如今武曌竄權奪位,諸王為義起兵皆敗之,天欲亡我大唐啊!」

原本站立一旁的壯年人,凜然吟嘯接道:「昔年刺客之名行也,曾有專諸之刺王僚也,彗星襲月;聶政之刺韓傀也,白虹貫日;要離之刺慶忌也,倉鷹擊於殿上,其後,更有荊軻之刺秦王也,圖窮匕首見盈尺。駱先生,義舉不成,尚有刺客之行,勝負之數,尚在未定之間啊。」

老人回望著那名壯年人,見其英風舉止,不禁搖搖頭。

見老人搖頭回應,壯年人不知其中之所以然,便回問道:「駱先生,莫非在下之言有所偏差,還是您老認為普天下無一人有此能力。」

「非也,單依你本身的上等武藝,再加上你那一手舉世聞名的『殺龍匕』,就絕對有此能力。」老人哀嘆一聲,再道:「我賓王一生奉獻於大唐朝,當然也想匡復大唐盛世,重建其威風,但若早些年前,或許有可能,如今民之所在,心之所歸,那已是具備真正天命真龍的運數了。」

無名嗤笑道:「哼!自古以來,本都是男子稱雄,想卻不到如今卻是婦人君臨天下,這堂堂女流之輩,肩上如何擔得起真龍之責,更狂言欲承其天命。」

「無名啊!無名,你真是食古不化。」駱賓王語出後,隨即又低頭沉道:「其實老夫並沒資格說你,因為先前老夫也和你一樣的的想法,若非十年前大難不死,否則老夫至今也尚未頓悟這個真龍之理,什麼正統不正統的,在這道理之前,皆無立足之地,如今老夫生還下來,就是為了要替這個時代再作一次見證人。」

一聽駱賓王之言後,無名心中極是好奇,便問道:「究竟是什麼真龍之理。」

駱賓王凝神注視著他手中這把血匕,回道:「它就隱藏在這把血匕的故事中。」

駱賓王看著血匕,緩緩閉起眼來,腦海裡也開始不斷回朔三年前在長安所發生的那段銘心經歷,回想著同時也一一細說給無名聽。

那時正逢武曌竄唐創周,自稱聖神皇帝,大赦天下,改元天授之際。

當時政局則是平穩下暗藏洶湧,李唐宗室大都是明抱著觀望的態度,暗懷各種心機,而天下士人對此則是貶過於褒,但在民情方面皆是衷心期待這位開創史上曾未有過的女中英主,她是如何展現其過人的帝王才華。

就在武曌稱帝後不久,有一次欲出宮巡城探視民心,而此時的李唐宗室也暗中巧藏殺局。

這一天,薄雲蔽日,微風和煦是個極為清爽的好日子,鸞駕出宮時,長安街上早已聚集許多圍觀人潮,裡頭三教九流無所不括,眾人挨擠街上,就只為了一睹聖神皇帝的龍顏。

當巡幸的車隊一到每條城道街口,老百姓們便紛紛擁至道旁,一同夾道歡迎這位女帝的到來。

而駱賓王也正好來到這街道旁,看見這人潮洶湧,便進入了一家上等酒樓,然後訂了一間上層的風雅樓閣,在閣上一觀此盛景,心中也不勝感喟道:「這世道難道就真得變了嘛?」

話一完,也不知是怎麼一回事,突然陰雲漫天,大有山雨欲來之勢。

隨即一陣飄風急雨驟下,打亂了巡幸車隊,也打散了觀看的人潮,有些人則是趕緊往鄰近的店家擠進,暫避風雨。

就在此時,忽然聽到四面八方傳來陣陣撲嘯之聲,隨即無數的箭矢有如迅風般從天而降。

一時間,分不清落下的究竟是泌涼的雨水還是催命的箭矢,縱然神策軍個個都是萬中取一的好手,但面對這突來的襲擊,早已陣腳已亂,只能不停揮起手中劍,為那身後的聖神皇帝擋下這綿密不絕的箭雨。

而見到此情景的老百姓們,無一不斥喝此種行徑,但無奈的是,他們只能用言語表達不滿,卻無人敢挺身而出,畢竟這是攸關自己性命生存。

待這陣箭雨風嘯過後,神策軍為了護主,早已死傷過半,而此時的暗藏已久的刺客們紛紛現身,個個皆是兵刃在握,神勇雄威的狂態,衝殺上去,有如飢食猛虎,不論是血濺嗚呼或者是傷殘無力,見人就砍。

就在這混亂的時刻,也不知從哪裡走出有一位年邁老翁,他拐步走了上去,拾起地上一把已死刺客身上所遺落下的匕首,然後再往鸞駕的方向走去。

刺客們見此翁的舉動,還以為和他們一樣都是要殺那女帝,皆為其開路。

而神策軍也無餘力阻止那老翁的前進,就在他走到鸞駕前時,突然回身,面對眾人大喝道:「老夫一介孤身,縱然年邁平庸,但也不願眼睜睜親見一位愛民的英主如此殞落。」

「這位老哥,多謝你如此護朕保駕,朕甚是歡欣,但兵刃不長眼,自身的生命安危甚重,切勿葬送於此。」一句輕柔但極有威嚴的話,從鸞駕裡頭傳了出來。

老翁一聽,立即躬身道:「皇上萬福,草民早已近臨死劫,生死更是置之度外,在此能為皇上奉獻這一點心力,此生足以自豪。」

這時候,一道迅疾如電般的暗箭,從半空中穿擊飛來,老翁見那箭勢銳不可擋,而其終點,恰巧是身後鸞駕內的聖神皇帝。

而在場旁觀的眾人皆望著那支突來之箭,有的人是暗中欣喜,有的人則大聲驚呼,就在這緊張的時刻,一道人影躍跳而上,以身擋箭,仔細一看,正是先前那孤身護駕的老翁。

本來是安然坐在鸞駕中的武曌,此時已不顧自身的高貴,立即奔了出來,扶起那被暗箭穿身而過的老翁。

「老夫終於見到聖神皇帝的龍顏,此生已無憾,望皇上能安然度過此劫,為天下百姓再創一個新的治世。」老翁欣喜的竭力說完話後,便魂喪當場。

「老哥兒!」武曌心中淒切,默言注視那老翁最後遺存的笑容,而本在鄰旁店家躲雨的百姓們,皆為此感到無限的感慨,有些人甚至受到老翁的行動感召,便匆忙拿著隨手可拾的椅凳,也奔出來護駕,那些刺客見狀,一時心生餒怯,殺氣漸消。

這時,駱賓王在樓閣上見到老翁慘死箭下,心中更是莫名流露出一種對英雄欽佩的意念,忽然腦海中浮出五個字,竟是『民心大如天』。

由於百姓們一個接一個的挺身而出,那些刺客們一時也不知該如何是好,殺局既成,除了向前已沒有後路,但在前頭護駕的是一群普通老百姓,身為無情的刺客,此時各個心中卻是掙扎不已。

就在此刻,遠處傳來一陣陣馬啼聲,刺客們遙遠望去,正是宮中急援而來的神策軍,回頭再看眼前情況,如此兼備天時地利的殺局,竟形成敗局,無奈的心情也隨之而來,刺客們趁著護駕的兵馬尚未到來,便迅速散離當場。

隨著刺客們的散走離去,目睹一切的駱賓王,此時也緩緩閉上眼,當他再度睜開眼,已是恍然回神來到三年後的今天。

聽完駱賓王的故事後,無名便問道:「駱先生,那您手中的血匕,莫非就是那位老翁所遺下之物。」

「不錯!當時眾人的目光皆留在那名老翁上,卻忘了他原本持握的匕首,老夫是事後見無人處理那把匕首,便順手拾起,以懷念他那為護駕而欣喜赴死的無悔意念。」

無名沉思一會兒,回道:「駱先生的『民心大如天』,果然是非常獨特的見解,得民心者得天下,所謂的『正統』在這道理之前,根本只是個庸俗之理。」

駱賓王起身站立望著無名,然後將手中的匕首遞給他,說道:「老翁血匕中所蘊含的心意,你能了解嘛。」

無名凝神注視著這把匕首,遲疑一下,便拿起它,對著駱賓王道:「這份心意我承接了,從今起,『殺龍匕』將因老翁而改名,也將因民心而存在,駱先生,來日有緣再相聚。」語罷,無名拜別駱賓王,便轉身走下山去。

隨著無名的離走,此時的天空呈現雨停雲散見日開的局面,那暖和的曦光也再度照射整個天下,而溫煦的氣候更使得大地顯現出生機盎然,朝氣蓬勃的樣子。
映墨
 
文章: 11
註冊時間: 2010-08-23, 21:19

回到 小說天地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