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瓏千金

各種小說種類,盡在這裡,讓您看到目不暇給、廢寢忘食的好地方。

◎玲瓏千金

文章心語~沁心 » 2009-05-25, 20:01

作者藍穗 玲瓏千金
序:
這份小說,是我在國中2、3年級所寫的,日期已不詳了。
內容應該是因為作夢而有靈感的吧!我忘記了,但是大不分都是這樣子的,在當時我一共用600字稿寫了14頁,這是我所有曾寫過的小說裡面自認寫的最好的了,因為這是唯一短篇且完整結束的小說,說來慚愧,小女子寫的眾多小說裡有的長達48頁,有的只有1、2頁,都是爛掉的作品,在當時,能抽出時間寫真已是不容易,而且對於編劇來說,龐大費心思。
唉,我在這裡要說聲抱歉,請那些對歷史背景很有研究的人,或著眼尖的人,別計較裡頭的錯誤了,小女子實在無能,小女子的歷史不是很好唷,文筆也不是那麼飛揚流暢,我已經盡量了,在打這篇時,我加了不少內容並做了序,和大副度修改,因為小女子的邏輯思考有點怪異,如果有看不懂的地方,也屬正常啦!如果有什麼意見,小女子洗耳恭聽。
ps:裡頭可以發現兔、喵、狗這三種動物,嘿嘿!我故意的啦。會不會有續集呢?看看吧!
§自食惡果的開端
『快,小段快找藉口趕他!!』張清荷指著那扇門。貞觀二年,某大學士的親生女已到了適婚年齡,大學士急著找如意郎君,可惜清荷不是那麼領情,她雖孝順,但論及婚嫁時,臉簡直臭的跟苦瓜一樣。
在清荷身旁有位貼身丫環─沈段,這是她最喜歡的一個,沈段還會溜出去買些小販的包子給清荷,因為那是她愛的點心。當然,有喜歡的就有討厭的....楊澤明就是那個討厭的,他是大學士口中最中意的乘龍快婿。提到他,從清晨到傍晚老粘著她,恩,簡單說是跟屁蟲....難怪清荷快瘋了。不過,大學士卻眉開眼笑。
『小姐,您要找什麼藉口回公子啊?』沈段著急的不知該如何是好,眼看著澤明一步步接近,當務之急就是躺在床上裝睡。
扣扣扣...『荷姑娘?』澤明輕聲問道。
沈段把清荷剛做好的頭髮拆了,鞋子也趕緊脫了,這麼一來呢,誰也不知道清荷是否裝睡了。
『啊,來了!來了!』沈段將清荷的被子蓋好後,打開門。
澤明見沈段開門後,就不停張望著',『荷姑娘在哪?我想..想─』。
『在那啊!不好意思,我家小姐還沒醒,請稍後再來吧!』
看澤明一副失望的樣子....
『嗯...算了,等她醒之後,幫我跟她說睡太久會短命的─』澤明微笑的離開了。
哼!短命或睡死都不打緊,最重要的是,在也不必看到他哩!清荷在一旁暗笑。
* * * *
時間過的很快,剎那間,已是正午了....
清荷在光風霽月亭下與沈段談話。
『小姐,咱們總不能一直躲避楊公子吧?』
『不要緊的,沒有人會想到我在這的,只要你不說,我不說,除了老天爺之外,沒有人會曉得的。』清荷頑皮的抱起小喵咪。
『是,奴婢知了。奴婢還有事未打點,先行告退了。』沈段點頭道。
沒有人會想到我會在這讀史書的,大家一定會認為我在書齋,嘻嘻!清荷趴在時桌上暗忖。
* * * *
噠噠噠....遠方一陣陣腳步聲傳來,似乎正向著這邊走。
『啊!』清荷不知覺的叫了一聲,這下完了,這沉重的腳步聲是....
『咳─我的寶貝女兒啊,讀書讀的太認真了嗎?』
原來是大學士走過來。
『哦...對呀!』清荷臉上出現尷尬的神情。
聽到這番話的大學士心中不禁大笑起來。
在那之後,沈段和清荷像是兩隻小兔子被大學士提回正廳,原來,大學士看沈段忙進忙出,又不見清荷的影子,心裡覺得怪怪的,問了沈段一些話,總覺得有被欺騙的感覺...記得上回一直找不到沈段跟清荷。
沈段是清荷最貼身的丫環,照理說這回找不到清荷的話,那麼沈段將是關鍵性人物。
於是大學是想到了一招,可以讓沈段自己說出來的方法。大學士跟所有人說,楊公子等一下會來作客,女兒卻失蹤了,命令要僕人快去找她。
全府上下亂成一團,沈段當然假裝不知情,幫著找人。但是大學士拉住她,詢問她現在想不想回家探望耄耋老母,沈段睜大眼睛,非常歡喜的答應,馬上去收拾傢伙,還要小姐陪同一起去。
其實大學士是故意問的,在這小姐失蹤的當頭,沈段竟然不以的找小姐為優先,沈段不假思索的回答,馬上被大學士識破,在幾次的逼問中終於問出來。
所以啦,清荷很不甘情願的被帶到正廳。
『久等啦,真是不好意思阿。咱們家女就愛玩把戲!』
『咦?沒關係的!』
開口回答的是澤明的義父,真是稀客,澤明也來了。
『我們來談談正事吧!』那位義父笑容可掬道。
『家女實在固執,我擔心她不肯呢!』
『難免嘛!要培養感情需要一點時間。』義父向清荷示意。
『那....要定在哪個吉辰良日?』
等等...!這是怎麼回事?難不成是他們要來提親?
我不要!!我不要!!清荷整個人頓時傻住。
聽到這句話,下一步清荷居然有逃家的念頭出現。她沒想到,她爹爹什麼都沒跟她說。
『嗯...那就越快越好囉!』
清荷被逼到這步田地,狗急跳牆啦!她往大門方向奔跑。
『啊!』看到這幕的澤明先叫了起來。
『甭追了,過不久她就會回來的!』大學士已經見貫斯空了,繼續跟義父
聊婚事。
『可是....』
§意外
趕了幾里路,清荷已氣喘如牛,深怕有人追來。體力完全殆盡,一個狼狽的千金大姐,不支倒地就此昏倒在路旁。
正在旁邊的老夫人嚇的大喊:『出人命啦──快回去找人將她扶回去!!』
『是,奴婢這就去。』
清荷就幸運的被獲救。
* * * *
『唔...』清荷慢慢的睜開雙眼,摸著頭,坐臥在床上。
『這裡是...?』
啊,我想起來了,我走到昏倒了...然後...,清荷試著喚醒模糊的記憶。
沒錯,好像是一位老太太將我救起來的....,清荷記性不差。
清荷起身後向房外不停張望,果然看到一位老太太走來。
『老太太!』
『啊?姑娘你醒啦,你倒在路旁,真給我老太婆捏一把冷汗阿!剛剛大夫給你把了脈,說你疲勞過度。
『你現在好多了嗎?』老太太停了下來。
『好多了,老太太真謝謝你...』清荷走出房間外。
『來正廳坐坐吧!順便喝口水,看你喉嚨都啞了。』
『.....』清荷沒說什麼,只是點點頭。
『那隨我來吧。』
長廊外有座古色古香的幽亭和許多盛開的水仙花,桃樹以及番石榴....一片綠意盎然的草地,更襯托出園子的美麗。
轉個彎,馬上就到正廳了。清荷與老太太一同坐下來。
『敢問姑娘貴姓?打哪來的?』
『我叫清荷,從鄉下跑來京城的。』
鄉下?依我看....定是離家出走的千金大小姐吧?從她的舉止,甚至是身上的衣服....老太太看著她,打底仗量著。
ㄚ環端了茶水來,清荷一口氣將杯中的水喝完了。
『清荷姑娘是如此沉魚落雁,一笑傾城,在外遊蕩實在危險,簡直是飛蛾撲火,自身難保哇。』
『哼....就是說嘛!像我就喜歡像清荷姑娘,那樣嬌艷驚人。』門口處站著一位高大的男人,他的眼眸流露出令人無法違抗的魅力。
『胡亂說!人家姑娘禁不起你的玩笑話!』老太太責備他。
『小女子見過公子。』清荷沒有在意,反站起來恭敬的問好。
『哎呀─不必多禮了。』他呵呵笑著,一副玩世不恭的樣子。
說完後,那位男子便走向走廊離開了。
『剛剛那位是我的兒子,叫做葉佐。他是這裡的縣令,但是平常就愛不正經,他說的話別放在心上啊。』老太太邊說邊嘆氣。
『我勸你別留在這兒,養好了,就快點離開。』
『老太太,我已經無家可歸了,拜託讓我留下來,我不會白吃白喝的。』,清荷連忙向老夫人求情。
『這....』老夫人雖然很想要她留下來,她是如此討人喜愛啊,但是...
『老太太行行好,我會在這工作,絕不會白吃白喝的。』清荷看老太太似乎心軟,便趁甚追擊,反正總比嫁給討厭的澤明好。
『嗯....好吧...』老太太深思熟慮後,還是讓她留下來了,萬一她真的無家可歸,在外受凍,她會不心安的,至於情況,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第一次...
來這裡的第二天,清荷很快的就熟悉環境了。
她明白人不可厚臉皮,否則她將被趕出去,於是,她走著走著,不知不覺來到廚房,於是她東張西望,想幫忙卻不知道自己能幫的上什麼。
『小姐,這廚房不是您該來的地方。』那ㄚ環忙著做中飯。
『為什麼?』
『因為....您是這的客人,而我只是低下卑賤的人,就只能做這種粗活。』,『小姐,別來這兒,老太太見著了,我就不免被責罵一頓了。』
原來,ㄚ環還要做這些事啊!難怪我的小段手都掌繭了,清荷好心疼沈段。
『不會的,我已經跟老太太說好要做事的,而且老太太是好人,不會不明究理就責備你的。』
『這樣子啊....』,『我是廚房的管員,叫做門扉。』
『那門扉,我該做什摩好呢?』
『阿...』門扉思考著,老太太有囑咐過不能讓小姐受苦,萬一她真是千金小姐,我可賠不起哇。
『還不簡單,那就掃地吧!順便打水。』葉佐突然從後頭冒出來,而且命令她做事。
『耶?』
『主人,您剛回來,應該先休息才是,這事我來─』門扉話說到一半,突然停了下來,因為葉佐不等她說完就先用嚴厲的眼神鄧著她,門扉害怕,如果是平常那還好,但違抗他的下果會死的很慘。
『那我先退下....』門扉離開廚房,急忙的跑走了。
『哎呀....千金大小姐麼,不做可以啊,你就等著餓死吧!』葉佐奸笑,用鄙視的眼光看著她。
清荷第一次那麼害怕,從來沒有人兇過她。
她用緊張且顫抖的聲音開口說:『我做!我沒說不做哇....這是我自願的呀。』
『太好了,這可是你說的。』葉佐不懷好意道。清荷突然有不好的預感。
她被葉佐帶到一間破爛倉庫,又髒又亂,上頭都結了不少蜘蛛網,空氣裡飄著一股霉味,清荷實在有點難受。
『首先呢,把倉庫清好,清點貨物名單,晚上交給我。對了,順便打掃正廳,
正廳也好髒啊,還有要給我燒水洗澡,@※#○...』
門扉向老夫人報告後,意外發現了他們,便偷偷躲在草叢偷聽。
只見清荷目瞪口呆,臉色都發青了,只能頻頻點頭示好。
天阿,這份量實在太多了,主人太狠了!門扉悄悄留走。
* * * *
『其有此理!我就知道他一定又....,還好有叫你注意。』老太太氣憤的道,門扉將發生的是一五一十的告訴老太太了。
『那該怎辦?』
『先暫時看看吧!你多幫一點,我想想看有沒有可行的法子。』
如果直接將她送出去,定會發現的,那些看門人都是聽葉佐的。
門扉拿了一些藥品,來到清荷房間。
『嗚嗚嗚...門扉...』清荷整個人非常虛弱的趴在床上。
『別擔心,我給你敷藥。』門扉將藥品放在桌上,捲起清荷的袖子,好多處弄得是傷,敷了藥。
『啊─唷─唷─好痛唷!』
『唉!』因為清荷全身都酸痛,門扉只好給她推拿,心裡甚是難過。
『他實在是很冷血耶,竟然這樣對待女孩子!』清荷是在氣不過去。
『上回來了一個也是,因為受不了主人操,逃了出去卻餓死街頭,所以這次我不能眼睜睜看你被操死。』
『真的唷...』清荷好累好害怕。
『其實這也不能怪他...我剛進來的時候,老太太就偷偷告訴我了。這要說起他小時候,他非常喜歡一個青梅竹馬─小鳳,她很漂亮,就跟你一樣,小鳳跟他約定好,等他成為縣令後要嫁給他。但是她卻食言了,嫁給兵部尚書,就為了想榮華富貴,不惜背約。』
這的確是令人難過的往事啊....
『所以,他非常討厭長的漂亮的姑娘,於是把自己的情緒都發洩在那些人身上。』
清荷聽了覺得好傷感,比起自己現在的遭遇,葉佐心裡的痛和傷還更可憐。
門扉走了後,清荷躺在床上,暗自啜泣著,她自小就不曾受苦,嬌生慣養,從來沒有過像這樣的遭遇,也沒有葉佐這樣子經歷,她第一次體會到什麼是淚了,靜靜的想著澤明,回想過去。她從沒那麼想念他,開始覺得澤明的好,保護著她,而她卻不知道澤明默默的愛。
* * * *
隔天晚上,清荷累的跟狗一樣,趴在床上。但是她卻比前天進步多了,至少再也不敢抱怨喊累了,而門扉把她當成姊妹一樣對待,清荷自是感激不已。喳咿─突然有人將房門推開了。
嚇得清荷起身張望,『噓,不要出聲。』門扉帶著老太太進入。
見到老太太和門扉,清荷心裡很高興,至少此時還有人照顧她,關心她。
『妳收拾一下東西,我帶你離開這。』老太太非常小聲的道,怕是隔牆有耳。
外面有聲音。門扉打開細縫,深怕有人聽見,尤其是神出鬼沒的葉佐,他可是很神通。低頭一看,還好只是小喵咪從草叢鑽過來的聲音。
『快走吧!』門扉牽著清荷,小心翼翼的走,老太太在前頭帶路。
她們來到花園的幽亭,那兒有好多座假山,其中一個裡頭有個極隱密洞穴,是葉氏家族為了躲避戰亂所建的,因為很久沒有使用了,以致於老太太一時想不起來,而葉佐根本不知道。門扉必須拿著燭臺進洞,裡面一片漆黑。
進入之後走到盡頭,看似無路可走,在地上有顆石頭,門扉吃力的抬走它後,在原先石頭底下出現了門把,原來真正的通道是在這兒,闇黑地下的通道,頓時充滿燭光,旁邊都是石壁,非常堅硬牢固。三人的腳步聲不斷回音,讓如此神秘的通道,蒙上了層層畏懼。
就在不遠處,出現岔路,老太太選擇走右邊一條,不久之後,燭光忽然被擋住了,是一道門,上面刻著很大的字:入者死,莫不信。
『別怕,是騙人的。』老太太用很肯定的語氣說,『門扉快帶她走,永遠叫她別來。』
『老太太...咱們有緣再相見....』清荷有點不捨。
門扉推開門,清荷謝過老太太後離去。
* * * *
事情終於順利解決了,老太太鬆了一口氣,如釋重負,正當老太太走出假山後,隱約見人影在草叢旁。
『啊!』老太太著實嚇了一跳,的確是個人。
『有必要那麼驚訝麼?』葉佐雙手插在胸前。
『你...你是要讓老人家嚇死才甘心唷?』老太太拍拍胸口。
『沒有啊─』
『你怎麼知道通道的?我沒告訴過你呀!』老太太心中發毛。
『您是沒告訴我,但我經過你房前,發現出奇安靜,覺得是有蹊竅,因為母親不是睡前都要念佛經麼?所以就猜到七八分了。』
『那更奇怪了,你怎麼不阻止呢?』
『誰叫他是我結拜兄弟呢?』
老太太臉上疑惑著。
『前晚,澤明兄派人快馬加鞭稍信來,他說大學士的女兒離家出走,要我幫忙留意,我看那畫像還跟清荷有幾分相似。』
『所以才放她走囉。』
『才不勒,我沒那麼好心,要不是澤明大哥如此中意她,我才不會讓她走。』
『呵呵!其實你並不那麼討厭她嘛!』,『做的好呀,小子!』老太太拍拍葉佐的肩膀。
『你終於成為真正的男子漢了。』
葉佐板著臉,回房去了。
* * * *
『門扉─都天亮了,休息一下好不好?』清荷氣喘如牛的蹲在門扉後面。
『好吧!』門扉停了一來。
正當清荷起身時,她望見從遠方澤明牽著一匹馬走過來。
『門扉,謝謝你,有人來接我了。再見了!』清荷一個輕步躍到門扉前面。
『太好了。』門扉向清荷揮手。
清荷高興的踩著步伐,澤明很快就見到她了。
『澤明!』清荷第一次用愉悅的口氣叫著他,並且張開手抱著。
『怎樣?有沒有學乖點?』澤明摟著腰,摸摸她的頭。
『哼....怎麼不問我有沒有受傷!』清荷不開心的嘟著小嘴。
『葉佐兄昨晚寫信給我,說你在她那,平安無事。他說會有ㄚ環送你回來,我不放心,便趕快出來接你了。』
『真有這回事?那我得感謝他囉!』清荷微笑,『怎麼沒聽說你還有兄弟阿?』
『拜把的。走吧!』澤明安撫著馬兒。
『....』清荷低著頭。
『怎麼啦?是不是不舒服啊?』
『對不起....都是我太任性了。總以為你只是拍爹的馬屁,得他歡心,我錯了....你是真的...很愛我、很擔心我。』清荷拉著他的衣角道。
『沒關係的,都過去了嘛。』澤明回頭淡淡的微笑,他是知道的,清荷之前的對他的態度實在不好。
『你甚至時時刻刻都在保護我,而我卻不珍惜。』清荷把這幾天所想的心事都吐露出來了。
『?』,澤明將她抱上馬。
『回家吃早飯吧!妳難道不餓嗎?』澤明跨上去駕馭著。
『啊!你很壞唷!那麼說害我也餓了。』清荷從後頭擰著澤明的臉。
兩個人有說有笑的離開了。

*任何都不要,只求妳(你)回眸一笑....就心滿意足了。
人因夢想而偉大
頭像
心語~沁心
 
文章: 35
註冊時間: 2009-05-19, 00:15
來自: 心夢物語

回到 小說天地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