藤井樹-我們不結婚,好嗎《七》

各種小說種類,盡在這裡,讓您看到目不暇給、廢寢忘食的好地方。

藤井樹-我們不結婚,好嗎《七》

文章尾巴甩甩~* » 2009-04-02, 22:05

「怎麼...突然跑來...?」
台中車站前,12月11日,AM 8:25,1999年,天氣晴,大約17.18度的氣溫,陽光耀眼,在臉上輕輕鋪上一層溫暖,我的心情是忐忑的,是低溫的,像今天的天氣一樣。
他的白色雅哥停在我的面前,搖下電動車窗。
『嗯...有樣東西要給你...』他一樣在20分鐘內趕到,不!應該是15分鐘內,就好像我們以前一樣,這表示他依然在乎我嗎??依然在乎這個讓他失望透了的我嗎?
「天氣冷,先上車吧!」
熟悉的手勢,熟悉的打開車門,這一連串熟悉的動作,給我的感覺竟然是陌生的熟悉,矛盾透了,真的矛盾透了。
車上的 Snoopy 已經換成一隻怪怪的貓,後座的兩個小抱枕也不見了,很明顯的,車上的香水味也不一樣了。
只是,喇叭裡傳來的音樂,是我送給他的那張 Kenny G 。
『你...吃過早餐沒?』
這是我跟他在車上唯一的一句話,他給我的答案只是搖頭,直到車子快到他家的時候,我指了指路旁的早餐店,他還是跟我搖頭,我就已經明白,他不想跟我說話,至少這時候不想。
那通斷了線的電話,是我連想都沒想到的一個....結束吧!在我掛掉電話之後,我急忙跑回宿舍,拿了錢包就往門外衝,淑卿見狀,急忙叫住我。
﹝妳幹嘛啊?!怎麼打個電話打成這樣?﹞
『剛剛...剛剛...呼...呼...呼...』
﹝慢慢說...慢慢說...看妳喘成這個樣子...﹞
『剛剛...電話斷線了...電話卡沒有錢了...』
﹝那...妳現在要幹嘛?﹞
『買電話卡啊!』
﹝說了沒?那句話...﹞
『就是....斷線了嘛!』
接著,我就莫名其妙的被淑卿拖到床上,莫名其妙的躺了下來,莫名其妙的被淑卿蓋上被子,然後莫名其妙的聽她說:﹝快點睡,明天我一大早就把妳叫醒,帶妳去坐車。﹞
『為什麼?』
﹝妳想,現在用打電話的,行嗎?﹞
她拿起我跟她一起到花東玩的底片,在出門前,這麼跟我說著。
就這樣,隔天一大早,天都還沒亮,淑卿就把我叫醒,然後塞了一包東西給我,帶我到高雄統聯客運站坐車。
「下車吧!」
他把車停到車庫之後,這麼跟我說著。
我第二次到他家,走了四樓的樓梯,我邊走邊想,原來,我睡倒在他背上那天,他是這麼辛苦的把我從樓下背上來。
「要給我什麼東西?」
進到他家之後,他遞了杯水給我,然後對我說。
『嗯...這個...』我遞了包東西給他,眼神不敢停在他身上太久,因為他現在給我的感覺,是那麼的冰冷,像個冰塊。
他接過那包東西,又拿起車鑰匙對我說:「我得出去一下,妳就先在這裡吧!」然後,他轉身離開了我的視線,關上門的聲音,讓我的身體不自覺的顫動了一下。時光彷彿回到那天,我睡在他家的沙發上,醒來後,看著這陌生的一切,還感覺到奇怪,現在呢?只有愁悵的感覺充斥著整個心情領域。
我慢慢的,走向走廊最底處的那間房間,伸出手撫觸著門,竟然發現我的手在顫抖著,茫然中,周圍的空氣像是形成一股力量般,推著我的身體,輕聲的對我喊著:「快進去啊....快進去啊....」
這是我第一次進到他的房間。
淺米色的房間,棕色的衣櫥,DIY木地板,綠色格子窗簾,淡藍色直線條床單,
海豚圖樣枕頭套,木黃色桌椅,以及一本白色的日記。
「我們不結婚,好嗎?」
這是那本日記封面上唯一的一行字,用他最喜歡的紫色水性筆寫的,旁邊還畫了個小腳印,塗成黑色的小腳印。
我的手依然在顫抖著,慢慢的,翻開那本日記。
「日記的願望:希望哪天,當我不再寫這本日記的時候,妳已經給了我一個否定的答案,因為那天,我要問妳的問題是:我們不結婚,好嗎? 林翰聰 10/24/99」

日記的第一頁,寫著這幾行字。

* 如果肯定的答案難給,那麼,我需要否定的答案。*



日期:1999/10/24
天氣:好到不能再好
我撞到頭了。
不敢相信,她這麼個....呃....酸辣的女孩子,竟然願意到台中來找我,我還以為今天會下紅雨耶!結果沒有,不過還好是沒有,不然今天我跟她,不會有開始的。
花了一大筆錢總算是有值得了,再加上天氣的配合,還有我演練了數十次的話,一次全部塞到她心裡面,如果這樣還沒辦法追到她,那麼問題鐵定出在我的長像,幸好上輩子有積點陰德,我媽媽辛苦的生給我大大的眼睛,尖挺的鼻子,大小適中的嘴巴,還有高挑的身材。
(在日記裡自戀一下應該沒什麼關係吧!)
這輩子第一次寫日記耶,真不知道自己哪根筋不對了,從"雲深不知處"回來之後,竟然跑去買了這本日記?!我一定是吃錯藥了,吃錯藥了,不然,我是不會做這種事的。說真的,這本日記還挺好看的,什麼花樣都沒有,連封面都只有小小的印了根羽毛,這跟我的氣質還挺合的,不買它實在有點對不起自己。
嘿嘿!她以為我沒有聽清楚那句話,其實,那句話我聽得才一清二楚咧!火車進站的聲音還不足以讓我的聽覺退化好不好?再問她一次只是為了再聽一次她可愛的聲音說出那句會讓人心悸的話而已,那個小傻蛋,被我拐了還不知道。
為了證明我有非常仔細的聽到那句話,我得把它寫起來:『我不能收著它,至少現在不能,因為我還不是任何人的,我現在屬於我自己,或許,有一天我會戴上它,那表示你要結婚了,因為我想嫁給你。』
說得真好,雖然還差我一點點,不過,剛開始嘛!不要要求太多。給她一點鼓勵好了。嗯!小慧,說得真好,不愧是我的女朋友。
小慧?嘿嘿,我喜歡這樣的稱呼,以後就這麼叫她了。那她會叫我啥?不知道,沒辦法想像,算了,反正只要不是笨聰就好,因為"笨"跟"聰"這兩個字拼在一起實在挺讓人......#%$@%!.....看著她不想拿回家的鑽戒,我突然覺得這是不是她的一種自我保護呢?唉....說實在的,畢竟這種東西是一種壓力,對一個女孩子來說,要收下這樣的東西,一定要非常大的勇氣,更何況我們今天才剛開始,要求她帶回家也不太好,沒關係,總有一天她會拿走的,那天我要像今天一樣,選一個超棒的天氣,再背一堆我想對她說的話,然後跟她說:嫁給我,好嗎?
呃....這句話好聳喔!好像每個人都是這麼說的喔.....
那......如果我這麼問.....她會不會再上當一次呢?
好,就這麼決定了!反正封面沒有花樣嘛!寫上這句反而會更好看喔....用我最喜歡的紫色來寫,再畫個小狗的腳印.....嗯....我到現在才發現我有這方面的專長,真是....唉.....受不了自己.....最後,再來發洩一次.....
我追到她了,好高興啊……
嗯...發洩完畢,我要敷藥去了,剛剛進房間的時候因為高興到跳起來,結果撞到天花板上的電燈,還好它沒破.....
PS:買鑽戒果然會破產.... 翰聰 PM 11:02

* 妳要鑽戒,還是要我的心?還是....兩樣都要? *



日期:1999/10/26
天氣:還好啦!
奇怪?為什麼今天一起床就覺得怪怪的,刷牙的時候竟然把刮鬍泡當牙膏擠,把洗髮精當做洗面乳壓,最慘的是上廁所上到一半發現沒衛生紙了?!圍條毛巾跑出廁所拿新的,卻赫然發現連新的都沒有!!搞什麼東西啊!害我第一次用餐斤紙擦.....感覺怪怪的....不!不是!不只是怪而已,是非常非常的奇怪。
騎著機車到學校去,剛停好車子沒多久就踩到DS(Dog shit的簡稱),害我沒什麼形象的在停車場大罵S+H+I+T罵了好幾次,被幾個女孩子看到,在那邊對我指指點點,我突然發現我學校的學生素質很高,因為罵S+H+I+T都有人會抗議,那如果罵F開頭的怎麼辦?公告槍斃?進到教室裡才發現自己帶錯課本,糟糕的是今天一早上英會,帶錯課本就像是有人問你麥當勞怎麼走,你卻回答他肯德基比較好吃一樣,完全不搭嘎嘛!
所以為了不讓別人去吃肯德基,我犧牲自己寶貴的上課時間,翹了三堂課去看了場電影,結果不看則已,一看驚人,害我一看就看到下午,結果連下午的社團課都看電影看掉了,本來跟班上的死黨阿溥約好要"陪"他去看網球社女生練習的,因為上禮拜上社團課時,阿溥看上了那個綁辮子的的女孩子,還打聽到她是企管的,我真懷疑他的眼光,為什麼他會喜歡那種長得像"亂馬1/2"的那一型呢?反正這下死定了,沒陪他去看網球社練習,他下禮拜鐵定要把我拉到他們柔道社去當麵糰摔....我說,今天真的怪怪的。
放學回家後,媽媽不在,又是我泡麵來吃的時候了,雖然我有一手廚藝,但我懶得再洗那些盤鍋了。誰知道我到底是在睡覺還是在發呆?我居然用冷水泡麵?害我連最後一包庫存量都沒有了,結果我還是得自己炒東西來吃,洗了堆盤鍋,唉....,今天真的怪怪的。
為了不再繼續奇怪下去,我決定洗一個泡泡澡,好好的泡一次澡,看會不會正點?
洗澡的時候,電話響了好幾通,會是誰打的?小慧嗎?嗯...不可能,她不會打電
話來的,她那個人太獨立了,所以應該不會是她打的,雖然我挺希望是她打的,因為她的聲音說真的挺好聽的,雖然她室友淑卿的聲音比她的還....,但我沒看過她室友,所以還是保留第一名的位置給小慧吧!說不定她的室友是龍族的咧!
啊!該睡覺了,希望等等做夢的時候不會再怪怪的了。

PS:我要不要打電話給她啊?呃....算了,已經太晚了....晚安囉,我的小慧。 翰聰 PM 00:52

* 我想聽聽妳的聲音....只想聽聽妳的聲音... *



日期:1999/11/04
天氣:早上大太陽,晚上有星星。
呃....一忙,一個偷懶,又有幾天忘了寫日記了,沒關係,反正這世界上還有一種東西叫"週記",還有一種東西叫"月記"....看你什麼時候喜歡記,你就可以隨時隨地記。
前天跟阿溥跑到南投集集去看集集車站,兩個人從晚上就開始騎機車,到集集的時候已經半夜快2點了,那個白癡,說自己是什麼人稱省道之神,台灣從南到北只要是省道就一定知道,絕對不怕迷路,結果呢?兩個人從太平騎到集集花了5個多小時,還差點騎到合歡上去等下雪。到了集集之後,烏漆抹黑的,什麼都看不清楚,但是為了不讓自己白來了這一趟,花了一百多塊的油錢,阿溥說,一定要在這裡留下自己的"足跡",才能證明自己來過,所以,我們又去買了即可拍,在已經倒塌的集集車站前拍了幾張照片,順便拍了幾張自己的腳,因為阿溥說要
"留下足跡"嘛!
那傢伙,我改天不敢跟他出去了,他拍完足跡之後,竟然說要留下回憶的味道,然後他就跑到某個漆黑的地方,去.....,回來時還一邊拉拉鍊一邊對著我說:哇~~舒暢~~~哇哩咧....這傢伙太囂張了,所以我趁著他在xx的時候,替他拍了一張有回憶味道的照片,這真是一舉兩得啊!有味道,還有足跡,有照如此,夫復何求呢?
回到學校的時候已經快天亮了,一夜沒睡,上課的精神一定很不好,所以我跟阿溥就決定先跟教授借一下上課時間,先回家睡覺,改天再把上課時間還給他。
昨天,照片洗出來了,全部的照片都因為即可拍的閃光燈太弱而宣告失敗,隱約只看得見一些模糊的影像而已,那張阿溥在xx的照片也只隱約的看得見那個如廁的背影,但塞翁失馬,焉知非福,那模糊的背影竟然在這陰錯陽差之間,還真有那麼點味道耶。
媽媽這幾天都不在家,說是要參加公司的旅行到新加坡去,這下可好,我又可以開著我的"白色閃電"到處跑了,但是首先,要先把明天的課上完才行,因為明天那個教授姓機名車,聽學長說他當人一流,而且最喜歡拿不來上課的人開刀,所以我決定,先上完他的課,再到高雄去找小慧,好好的嚇她一跳....想到這裡,竟然不自覺的奸笑起來,嗯...等等再笑,先打電話給小慧再說,騙她說我要跟媽媽出國,要好久好久才能回來,看她反應怎樣。
想到這裡,又不自覺的....

PS:最近聽到一首老歌"背負妳的愛",裡面的歌詞寫得實在是....太棒了!有機會一定要唱給小慧聽,雖然她一定會摀住耳朵....:P
先打電話,先打電話...嘿嘿嘿.... 翰聰 PM 10:07



日期:1999/11/04 PART II
天氣:看得見星星的天空,卻也看見了我的心疼....
『我好想你,好想你....』
剛接到她的聲音,卻聽見讓人心疼的語句....珍珠男?這傢伙的名字怎麼這麼奇怪?這世上竟然有人姓珍名珠男?還是姓珍珠名男?管他姓啥名啥,他現在在我的感覺裡就像明天要上課的教授一樣,姓機名車。
不過,好像在上一次我地一次打電話到小慧宿舍的時候就已經聽過這個名字了,那時候她好像說:如果是珍珠男,告訴他我不在。
這珍珠男原來是個敵人啊!該死,我應該重考才對,考進中山,就算是當小慧的學弟也沒關係,不然,哪天我家小慧被珍珠給淹沒了我都不知道。
我決定了!已經都不喝珍珠奶茶了!!
但喝不喝珍珠奶茶是在其次,重要的是他竟然可以讓我家小慧願意答應跟他
一起去吃牛排?還帶我家小慧到什麼...什麼壽山去?而且還....我想,我得小心為妙,不然吃虧的不只是小慧而已....幸好那頓牛排是那杯珍珠付的錢....
*20分鐘後...*
回頭看看自己剛剛寫的東西,再想想自己的心情,其實,我只是自欺騙自己的感覺而已,明明氣得要死,卻一副不怎麼要緊的樣子,唉....我怎麼會這樣啊!連自己的日記都想騙....
現在的我,腦子裡一片混亂,雖然小慧說她馬上要去坐車到台中來,我頂多再過3個小時就能見到她,但是,我很擔心,那幅畫,那座該死的壽山,那頓討人厭的牛排,還有那杯該死,該死,該死,該死... x N ...的珍珠奶茶,會不會在我跟小慧之間造成影響?不行!我得想個辦法,杜絕他跟小慧的之間來往,我可沒那麼大的胸襟搞那套「純友誼關係」,對敵人寬大等於對自己殘忍,我想,我得採取緊急手段了。
但是....緊急手段是什麼?連我自己都不知道....唉....如果小慧肯戴上這顆鑽戒....那有多好....音響放著"背負妳的愛",隨著旋律,原本是甜的滋味,現在竟然酸了起來.... 翰聰 AM 00:50

* 我背負妳的愛,像貝殼於大海,為妳多捱點苦,淚也流乾,也應該...*



日期:1999/11/05
天氣:凌晨下了點小雨
好累啊!一夜沒睡的感覺原來是這樣的,眼皮已經撐到幾乎要抽筋的極限了,沒想到還是睡不著,一直想著她,想著她,今天沒有接她回台北,心裡亂不舒服的,好像一包很重要的包裹竟然叫一個不認識的人幫我送一樣,會不會到目的地還是其次,包裹會不會完整就是個很大的問題。
她到台中時已經是凌晨將近四點了,原本有星星的天空,一下子全都躲了起來,月亮也不見蹤影,這代表什麼?天空也在心疼我家小慧嗎?
沒想到我會衝上前去一把抱住她,連機車都沒放好,就不顧一切的把她摟進懷裡,天知道我哪來的膽子?
我想,是因為她的表情與眼神吧!她就站在地下道旁,腳邊放個袋子,憔悴到令人心疼的姿態與表情,一頭烏麗的長髮披在胸前,一付近500度的眼鏡背後,晶亮著的眼睛,像是盡了全力把淚水關在裡面一樣,似乎只是為了在我面前逞強,卻欲蓋彌彰....任我再怎麼冷血,即使不認識她,也沒辦法看著這樣的一個女孩子而置之不理,更何況她是我的女朋友。
那場雨下得好,否則我很怕我的眼淚也會不爭氣的掉下來,So...老天爺,謝謝你,謝謝你幫我。
還好....她沒摀住耳朵....
那部"空中監獄"我們根本沒看到什麼,她累得躺在我身上,我累得靠在牆壁上,眼睛在半闔半開的情況下硬是撐著不讓它閉起來,否則就浪費了那300塊了。
我真的次知道我到底吃了什麼熊心豹子膽?我真的不知道,我得解釋一下。
我只是看著躺在我身上的她,輕輕的撩著她的長髮,輕輕的撫著她的臉頰,前
額,仔細的體會一下接觸著自己的情人與接觸著愛情的感覺.....真的,只是這樣而已....只是這樣而已.....我不是很故意要吻她的....不是很故意的....不過我覺得她如果再輕個2-3公斤,一定會很好抱!很好背!
我不知道她這麼會睡,連我已經把她背出MTV了她都不知道,坐電梯的時候其他的顧客都覺得奇怪,那看我的眼神,好像我正在犯案一樣,莫名其妙,背自己的女朋友回家睡覺都不行嗎?
回到家已經天亮了,我也是一身汗(因為背著她爬四樓的樓梯),趕緊洗個澡,然
後準備早點給她吃,我想,她一定不會改變她吃早餐的習慣吧!那種早餐已經兩年沒做了,沒想到我還記得耶!只是我出門買燕麥片的時候,還因為精神不濟而在我家樓梯口摔了個狗吃屎。
沒有載她回台北,我心裡很難過,但是當我發現她沒有進我房間時,我的心裡更難過,難道,她還在猶豫嗎?
「小慧:門沒鎖,妳可以自己開門進去,但在妳打開著扇門之前,我希望妳先問
問妳自己,如果妳不愛我,那麼請妳別打開這扇門,但如果妳愛我,請妳務必要打開它,裡面有我要給妳的東西。」
難道那張紙條寫得不夠吸引人嗎?
但那張紙條大概被她撕走了吧!既然要撕走它,為什麼不乾脆進去看看呢?我在日記旁還特地擺上了那顆鑽戒耶!結果發現它們根本沒有被移動過,唉.....在車庫時,她突然問我那句:你愛我嗎?這表示什麼?她要確定我的心之後才能確定她的心嗎?
猜是沒用的.....真的....猜測是沒有用的.....我要去睡覺了!因為我已經決定,明天一早起床就要到台北去找她,照計劃行事,給她一個驚喜。

PS:今天特地去買了個答錄機,因為她說她打電話來都沒人接,那....用答錄機來接應該沒關係吧! 翰聰 PM 10:39

* 我不是故意要吻她的,我只是有點故意而已... *
頭像
尾巴甩甩~*
 
文章: 126
註冊時間: 2009-03-22, 14:26

回到 小說天地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2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