藤井樹-我們不結婚,好嗎《六》

各種小說種類,盡在這裡,讓您看到目不暇給、廢寢忘食的好地方。

藤井樹-我們不結婚,好嗎《六》

文章尾巴甩甩~* » 2009-04-02, 22:01

統聯客運在高速公路上飛馳著,星期五下午3:44分,台北離我還有一段不短的距離。
天氣很奇怪,原本陽光普照的天氣,過了新竹之後,車窗開始被雨水畫出一條條水線,灰鬱的雲讓天空看起來沒了奕弈神采,愁緒卻多了幾般。
這是我第二次一點睡意都沒有的搭著長途車,車上撥放著不知名的電影,我只是有意無意的偶爾瞄一下,整顆心,被名叫思念的藤蔓給包附著。
我才離開他約莫一個多小時,壓在心腔裡重重的思念,卻必須數次以深呼吸來平復,我前面坐了對情侶,併肩倚頭的親蜜狀,讓我四周圍的空氣多了幾許落寞。
『不准!不管你怎麼說,我都不准你碰方向盤。』
在他家的車庫裡,我拉著他拿著車鑰匙的手,努力得說服他。
『你一夜沒睡,精神狀態一定很不好,不准你開車。』
「不會的,我自己的狀況我自己清楚。」
『不准就是不准。你不要再說了。』
「就這麼一次,下次不會了。」
『不行。』
「可是,我有睡覺啊!」
『哪有?你一大早就去上課了,你哪有睡覺啊?』
「有啊!我上課的時候睡的。」
說完,他又拿出車鑰匙,往他的白色雅哥走去。
『不行。你不能開車,你媽媽不是要用車嗎?』
「沒有。我已經跟她說過了,車子我要用到星期日。」
『哎唷!我又不是沒有自己回台北過,你不要跟我爭這個啦!』
「不行。我答應過妳要陪妳回台北的。」
『下次還是有機會啊!不然我星期日坐車來台中,你載我回高雄?』
「不要。」
『不然下禮拜你到高雄來載我,我們一起回台北?』
「不要。」
『不然下禮拜你到高雄來找我,我跟同學借機車,你不是要教我騎車嗎?』
「這次回台北就教妳,不必等到下禮拜。」
『哎唷!!你到底要怎麼樣嘛?』
「我要陪妳回台北啊!」
『為什麼一定要陪我回去?』
「因為我答應過妳啊!」
任憑我怎樣想盡辦法,我就是沒辦法叫他停止開車載我回台北的念頭。
『阿聰...』
「幹嘛?」
『我肚子餓了,去買東西給我吃。』
「好。等一下載妳去吃。」說著,他把鑰匙插進電捲門開關,打開電捲門。
『阿聰,我突然不想回台北了,你帶我去逛街。』
「好。我等一下帶妳去吃東西,順便逛街。」
『阿聰,你看,隔壁有個穿短裙的女孩子耶!』
「無聊。都十一月了,她不冷嗎?」
我真的是有辦法想到沒辦法,不管我怎樣說破嘴,他就是要把車開出來,載我回台北去。
其實,我是很希望他能陪我一起回台北,畢竟一個人坐著長途車,是很寂寞的,但是前一晚他完全沒有闔過眼,精神一定很不好,即使他很安全的把我載回台北,難保他也能夠很安全的自己回到台中。
就在我說什麼都沒用的時候,我突然心血來潮,想起了最後一招。
看著他走向自己的白色雅哥,按下防盜器,我問了他一句話,讓他頓時停下了所有動作,回頭看著我,
『阿聰,你愛我嗎?』
車子突然來了個緊急煞車,我完全無預警的往前撞了出去,頭撞到前面的椅子,痛得我一下子說不出話來。
「幹嘛啊?!到底會不會開車啊?!」
開著車的司機在前頭破口大罵,車上的乘客也議論紛紛,我一時也搞不清楚狀況,只是揉著我的頭,站起身來把我因為煞車而飛到前面去的包包給撿回來。
包包的扣子因為緊急煞車鬆了開來,裡面的東西都掉了出來,別人忙著搞清楚司機為什麼緊急煞車,我則是忙著撿回我包包裡的東西。
撿著撿著,我發現,一張熟悉的紙條。
「喂!小姐,趕快回座位坐好,妳站在那裡很危險。」
司機看著後照鏡裡的我說,口氣並不怎麼好,我想是因為剛剛那一陣令人心驚的緊急煞車吧!他的開車心情大受影響。
『抱歉!抱歉!』
我趕緊拿回東西坐回原位,雙手因為緊張而握緊著,當我慢慢回復平靜時,我才發現,我的手裡,握著那張熟悉的紙條。
『阿聰,你愛我嗎?』
他回頭,手扶著車門,靦腆的看著我。
「為什麼....問這個?」
『你愛我嗎?』
不管他的靦腆,我又問了一次。
「這還需要懷疑嗎?」
『你.愛.我.嗎?』
或許是我太認真了吧!他似乎被我嚇了一跳,然後他關上車門,認真的面對我。「是的!我愛妳。」
就因為這個問題,他放棄了載我回台北的念頭,因為他懂了,如果他真的愛我,他就必須好好的愛惜自己,才有能力與資格來好好的愛我。
我喜歡這樣聰明的他。
跨上機車,他載我到台中車站前的統聯客運,幫我買過票之後,他摟著我的腰, 一句話也沒有說,只是靜靜的,陪著我等待那班往台北的車。
我喜歡那樣的寧靜,雖然周遭盡是吵雜的人群與交通繁忙的聲音,但我跟他之間的氣氛,像是被罩上一層隔音玻璃一樣,只有我跟他才懂得其中的天籟。
「到家後,打電話給我。」
在上車前,他拉著我的手,臉上滿是不捨與擔心的神色。
『你不要再擔心我了,如果你真那麼想陪我回台北,就好好的練習怎樣坐車才不會吐的亂七八糟。』
「死孩子...」
他捏了一下我的鼻子,然後,我的唇瓣上,有著溫熱的感覺。
車子慢慢駛離統聯客運站,我坐在窗邊,看著他追著車子跑,一直到車子加速到他再怎麼努力也追不上的速度時,他的身影消失在我的視線裡,我又再一次為他掉下,捨不得的眼淚。
車子一樣奔馳在高速公路上,旁邊的路牌告訴我,距離台北還有60幾公里。台北離我越來越近,他卻離我越來越遠。
「是的。我愛妳。」
耳邊竟清晰得迴繞著這句話,久久的,久久的,像是戴著耳機,重覆的聽著一片跳針的CD一樣,我心裡,幸福的感覺卻只有一半。
因為那張紙條.....「小慧:門沒鎖,妳可以自己開門進去,但在妳打開著扇門之前,我希望妳先問問妳自己,如果妳不愛我,那麼請妳別打開這扇門,但如果妳愛我,請妳務必要打開它,裡面有我要給妳的東西。 聰 AM 8:14」

愛....?
到底什麼樣的感覺才是愛?到底該怎麼樣才能確定自己是愛他的?
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這問題就像是要我這個外文系的學生去解答應數系的高等微積分一樣,是絕對得不到標準答案的。
喜歡跟愛有什麼不同?我真的分辨不出來,為什麼同是愛情專有的動詞,卻有著絕然不同的定義?那,這些定義的標準在哪裡?又是誰有權利定出這些定義呢?
『阿聰,我知道你愛我,但是....什麼是愛?什麼是愛呢?』
我真的不知道,所以,我想得到標準答案。
誰有標準答案?如果有,請告訴我好嗎?
因為我.....並沒有打開那扇門。

* 愛,是把那扇屬於你的門打開。*



如果你以為珍珠男會就這樣罷手了,那你得懷疑自己的智商。
所以,我正在懷疑自己的智商,因為我真的以為他會停止所有的動作,就只會靜靜得等待。
但是,我大錯特錯,大錯特錯。
我發現珍珠男之所以喜歡珍珠奶茶,的確是有原因的。
因為他給我的感覺就像在喝珍珠奶茶一樣,只要你輕輕的吸一口,那珍珠就會像連珠炮一樣往嘴裡塞,而他也是,只要我稍微有點動作,他就會給我很多很多.....很多...難以預料的事。
11月6日,1999年,他,珍珠男,嚇了我好大好大一跳。
剛從台中回到台北,好不容易可以躺在自己的床上好好的大睡特睡,所以我為了把握這次難得的機會,我一覺睡到中午。
起床後依然猛打呵欠,眼皮一樣重重的,我想,大概是我睡太多了吧!平時沒有機會睡到中午,一下子睡這麼多,眼睛還是會不習慣的。
所以我決定,先起床吃完飯再睡。
當我走下樓梯,發現家裡空無一人,這讓我覺得非常奇怪。
今天是星期六,弟弟要上課,所以他不在家很正常,爸爸沒有週休二日,所以他不在家也很正常,奇怪的是,我媽咧?
我媽媽不必上課,她的上班地點就是家裡啊!那她到哪去了?
找遍所有媽媽可能放紙條的地方,結果是無功而返,肚子已經抗議很久了,總得先解決掉午餐問題再說吧!
於是,我回到自己的房間,隨便換了件襯衫,加了件薄毛衣,也不知怎麼回事的心血來潮,我換穿了件長裙,在鏡子前面稍稍的陶醉了一下,然後拿著錢包準備出門吃飯去。
說真的,要去哪吃我自己也不知道,但我的女性專有知識告訴我,台北車站附近是一個餓不死人的地方,而且吃完飯還能到處走走,買些小東西,一舉數得。
我今天真的不知道怎麼回事,心情好的不得了,甚至出門時還哼著歌,帶著笑,只是不知道有沒有像小甜甜一樣跳來跳去的。
但是,心情太好,就會遇上一些.....一些怪事。
「早...喔!不!不!不!應該說午安。」
我正在關門,聽到後面有個人在對我說話,而且這聲音異常的熟悉,我彷彿聽見在文學院中庭裡的擴音器的聲音。
『????!!!!』只有四個問號與四個驚嘆號是不足以形容我當時的驚訝的。
『你....你.....你.....你.....』我居然結巴著,一句話都說不完整。
「我....我....我....我....我怎樣?」
他竟然....竟然.....
『你...怎麼...怎麼會....』
我話沒說完,趕緊回頭看看我家的門,再用力的回頭環顧四周,再用力的回頭看了一下我家的門牌,因為我在那一瞬間,還以為我在高雄,在學校裡,而不是剛從家裡出門。
『這裡....你....你怎麼會在這裡?』 我用力說完那句"你怎麼會在這裡?"後,他開始大笑。
他,就是那杯珍珠奶茶,隔了夜的珍珠奶茶。
「哇哈哈哈,馨慧啊!妳結巴的樣子.....哈哈哈....真好笑...哈哈哈....」
我確定,這裡不是中山大學的女生宿舍前,這裡是我家門前,而且我更確定我不是在做惡夢,但是,他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這是我唯一不知道的。
「哈哈哈哈哈.......」
他還在笑,而且似乎沒有想停止的念頭,我只是滿頭問號的看著他發瘋似的笑著,等他回答我為什麼他會出現在我家前面?還有,最重要的,為什麼他知道我家在哪裡?
那一刻,我只有一個想法.....當一杯珍珠奶茶裡的珍珠正對著你哈哈大笑時,你有什麼感覺?
「哈哈哈.....哈哈哈.....」

* 珍珠奶茶,其實只是什麼都不知道的無辜受害者。*



快下雨吧!讓這杯珍珠奶茶自動消失在我面前。
你知道現在的我身在何處嗎?
答案是珍珠奶茶的身後,一輛機車上面,目的地是台北車站,任務是填飽自己的肚子。
其實,我吃不下了,在我看到那杯珍珠奶茶,而且心裡也被無數顆晶瑩剔透的珍珠給淹沒的時候,我的肚子就已經開始分泌胃酸,一點食慾都沒有,我想我需要的不是午餐,而是一顆胃藥。
不只是你們覺得奇怪,我自己都覺得奇怪,為什麼我會坐上他的機車?
「台北好遠啊!」他說,一付累得要死的模樣,
『你在這裡幹嘛?為什麼你知道我家?』
「我只是不小心路過。」
『路過?』
「對啊!這一路還挺難過的。」
『睜眼說瞎話,要從高雄來到台北不小心路過一個認識的人家前面還真有點困難耶!你最好老實說。』
他又開始笑了,彷彿我現在有點氣惱的表情對他來說像是打了一針興奮劑。
「我來找我高中同學啊!」
『你高中同學?住我家隔壁?』
他一定是故意的,他是故意這樣悠哉的說話的。
『你高中哪一所學校?』
「雄中啊!」
『雄中在台北?那北一女在哪?高雄?』我更惱了,胃酸的分泌越來越快,越來越多....
「別氣!別氣!妳聽我說完...」
他的雙手揮舞著,而且我看得出來他很用力的忍著笑,試圖澆熄我的惱火。
「我同學在師大啦!我是上來找他的啦!」
他強笑著,似乎發現那股惱火一點都沒有被控制住的趨勢。
『那...師大也不在這裡啊...』
「我還沒說完,還沒說完...」
『嗯...?』
「我是上來找他借機車的啦...呵哈....呵哈....」
『借機車?』
我看了一下那台機車,再看了一下他,
『那很顯然的你已經借到了,如果你是要來跟我借錢,那很抱歉,我沒有。』
「不是,不是啦!馨慧,我是專程到台北來找妳的。」
『幹嘛?吃飽撐著?』
「不是啦!我本來昨天就要告訴妳了,但是妳沒去上課啊!」
『告訴我什麼?』
這傢伙連我沒去上課他都知道....
「今天我生日,想請妳跟我一起過。」
啊!不妙!
他無辜的眼神又開始向我心裡那片善良的領域展開攻擊,讓我一時不知道該擺出什麼表情,然後笨笨的我開始尋找逃避的路線,試圖阻止這個話題繼續下去。
『你還沒有告訴我,你為什麼知道我家?』
我採取先發制人的招式,心想他應該會害怕我不喜歡這樣突如其來的造訪。
沒想到,是我給了他瓦解我拒絕他的機會。
「從社團裡的個人資料拿到的,我從妳同學那兒得知,妳可能已經回家了,所以,我昨晚就搭夜車上台北,到我同學那裡借了機車。」
我說不出話來,只是看著他,無辜的眼神。
「我今天早上特地買了張台北市地圖,還沒有7點就開始找妳家了,妳家還真不好找,害我找了好久。」
呃.....
「大概8點多吧!我按了一下妳家的門鈴,但是沒有人應門,然後我在妳家門口看到那雙妳常穿的Nike,我就打算賭一賭,看看妳是不是還在家。」
8點多?他在我家前面等我,從8點多等到現在?
「妳是不是要去吃午餐啊?我載妳,我們一起去吃好嗎?我也還沒吃耶,早餐跟中餐都還沒吃。」
『今天...你生日?』
「是啊!我想請妳陪我一起過,我對台北完全不熟,妳帶我到處玩玩吧?!」
『可不可以....說不啊?』
「呃.....當然可以啊!不過,陪我吃頓午餐總可以了吧?!」
天啊!他這麼一說,讓我更沒辦法狠下心來對他說"不要!我不要陪你一起過生日!",
他無辜的眼神更厲害了,我得移開我的視線。
『快下雨了耶!台北常常下午後雷陣雨唷!』
我抬頭看了一下天,在天的那一方有一片灰灰的雲,
『所以,你最好是吃完午餐就快回去吧!』
他也抬頭看了看天氣,然後深呼吸了一口氣,
「看樣子,好像真的會下雨....」
『對啊!對啊!所以,等等我陪你去吃飯,然後你就快回高雄吧!』
我趕緊附和著,希望他能打消要我陪他過生日的念頭。
唉....沒想到,又是我,給了他瓦解我拒絕他的機會。
「不然,這樣好了!!」
他的頭上好像冒出一顆燈泡一樣的說著,
「我們先一起去吃飯,如果下雨了,那我就在飯後馬上回高雄,那如果飯後沒有
下雨,那妳就繼續陪我過生日,直到下雨為止,這樣總行了吧!一切交給天氣做決定,ok?」
住台北的人是我耶!他居然敢這麼跟我賭,我就不信他比我更了解台北的天氣。於是,我坐上了他的機車,然後開始乞求老天爺下雨吧!
這時候,我開始很想到非洲去,去跟那兒的土著學一學祈雨的儀式或咒語。
『下雨,下雨,下雨,下雨,下雨,.......』
我在心裡默默得念著,下雨,下雨,下雨.....
這時候,我好像聽到坐在我身前正騎著機車的他在嘀咕著:「別下,別下,別下,別下,別下.......」

* 突然間,我愛上了下雨天,下雨天。 *



別忘了,我雖然在台北生活已經有19年的歷史了,但我還是個路癡,標準的台北路癡。
所以,從我家到台北車站的路徑,是我公車路線中拼湊出來的,其實這樣也挺方便的,因為台北的公車很多,所以到最後我乾脆不認路了,就直接跟珍珠奶茶說:
『跟著前面那台公車就對了。』
但,我真的非常後悔說了那句話,因為他騎著騎著.......竟然......竟然跟著公車騎到公車專用道!天啊!這真是惡夢啊!所有等公車的人都用非常奇怪的眼光看著我們,那眼神非常明顯得在告訴我:「這是哪裡來的"樁腳俗"啊?」他呢?
我想,他絕對不適合在台北生活,因為他在"陪著"公車停紅燈時,居然還回頭看著我,對我笑一笑,很得意的說:「哇!這條路都沒有機車耶!」
相信我,如果那時有人遞給我一把鏟子,我會用盡我所有的力氣挖一個只有一個人能進去的洞,然後留他一個人在地面上繼續洋洋得意。
這一路,我真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因為當他自己慢慢發現自己騎錯路的時候,還頻頻安慰自己:「我不是台北人,我不是台北人....」
好不容易,我忍著一路的笑意來到了我們的目的地,館前路的吉野家。
但,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說他,從他開始騎車到現在,他似乎沒有正常過,我說的正常是說話或行動都像個人,而不是他現在的模樣。
「咦?什麼東西叫做牛井飯啊?!」
這是他進到店裡的第一句話,當我還沒來得及反應好回答他,糾正他的念法時,他卻說:「哎!管他咧!點了再說啦!小姐,我要一份牛井飯。」
只見那小姐小小的笑了一下,然後往我這邊看了一下,就回頭對著後台喊道:「一份牛ㄉㄨㄥˋ飯。」
這時他楞了一下,回頭看了我一眼,右手在左手寫了一次ㄉㄨㄥˋ字,然後用嘴型對著我說:「ㄉㄨㄥˋ?????」
誰?誰有鏟子?
還好他吃飯的時候很正常,否則我很怕我會從二樓破窗而出....看了看時間,也已經快兩點了,我想,應該快點作個結束了吧!
沒想到,就在我心裡剛生起這樣的想法時,窗外竟然透進了艷人的陽光....
「咦?」
『啊!』
就這麼一個咦,一個啊,我們在飯後,開始了他個人第一次台北生日一日遊。
我討厭這麼戲劇化的天氣。
我並不想陪他一起過生日,因為到現在,我還有一種上賊船的感覺,但我什麼都不能說,因為這艘賊船的主人是老天爺,而他大概真的叫做運氣好吧!
『大晴天,留客天,天留,我不留....』
「啥?妳說什麼?」
『啊!...沒!沒什麼..』
坐在機車上,我竟不自覺得脫口而出。
我知道我的感覺,對於現在的我來說,跟珍珠男一起過生日,固然不是我想作的,但是,說實話,從坐上機車的那一剎那到現在,我的感覺,其實是快樂的,我也不知道為什麼,除了有一點不想陪他過生日之外,大部分的感覺,真的是快樂的,這怎麼解釋?
難道,我在阿聰身上,從來沒有過這樣的感覺嗎?
我趕緊甩甩頭,敲一敲戴在我頭上的安全帽,這只是我一下子的想法而已,其實我知道的地方並不多,也不曉得到底哪裡好玩?所以,我頂多只能帶他去我知道的地方,像是我的母校,中山女中,我最喜歡碧湖公園,大安森林公園,還有他一直吵著要去看看的華納威秀。
這次我學乖了,我不再叫他跟著公車走,因為我發現並沒有人會沒事帶著鏟子到處跑。
碧湖公園在內湖,一個我一直很想去住住看的地方,每次當我一個人到那兒的時候,我都會被那幽靜的環境和湖色給吸引,湖畔有很多房子,但那些房子不是別墅,也不是很富麗的建築,卻像是被這裡的環境給同化了一樣,每一棟都是那麼的清雅,都那麼都脫俗。
我不知道該不該後悔帶他去碧湖公園,因為在那裡,他讓我不知所措了好一陣子。
「這裡好漂亮,妳都一個人來啊!?」
『是啊!我也只能一個人來啊!』
「那妳都來這裡幹嘛?想事情?」
『嗯!看風景,想事情,發呆,還有許願唷!』
「許願?」
『對啊!我都會拿個10元硬幣往湖裡丟,然後等到它掉進水裡那聲噗通之後,把願望小小聲的說出來...』
「不是應該先許願嗎?」
『那是別人啊!我才不想跟別人一樣咧!』
然後我就聽見他喔的一聲,才發現情況不對....「噗通!」
一個硬幣從他手中丟去,隨著那聲噗通,他也小小聲的說出,他的願望。
「我的願望是,讓我身旁的這個女孩子喜歡上我!」
然後他回頭看著我,很認真的對著我說:「如果妳跟別人不一樣的許願方法真的有效的話,那麼,我的願望一定會很快實現的,因為我丟的是五十元的硬幣。」
誰?誰有鏟子?

* 有時候,鏟子並不能解決眼前的問題。*



大概是命中註定吧!今天,我是他的。
忘了在碧湖公園待了多久,只知道當天色開始慢慢的暗下來時,我們才又坐上機車,朝下一個目的地前進----->華納威秀影城。
我們到華納的時候,天已經完全暗下來了,台北之夜的華燈初上,週末的歡愉氣氛,在每一條台北的街道上蔓延開來,或許是天公作美,沒有下雨的關係,難得,我在這樣擁擠的環境中,竟然沒有心生想回家的念頭。
「哇...原來華納威秀長這樣啊...」
當他站在華納前面抬起頭對著這棟紅色建築物讚嘆時,我開始心生想回家的念頭。
沒吃過豬肉,也應該看過豬走路吧!
『嗯...看完了吧!那...我們回去吧!』
「喂!喂!喂!...妳看!"將軍的女兒"首映耶!」
然後你知道嗎?
我就舉起我的右手,把安全帽的帽帶打開,然後再用我的雙手,把安全帽拿下來,然後把安全帽交給他,再用左手輕輕撩著我的長裙,右手撐著機車後座,輕輕的跳下車....我在幹嘛?
我自己也不知道我到底在幹嘛?就這麼奇怪的下了車,直到他把車騎到停車場之後,我才發現我正站在紅磚地上。
「妳肚子餓了吧!?我去看看哪裡有賣吃的,妳在這裡等我。」
他把車停好之後,就跑來告訴我這些話,然後又消失在人群中,只留下我一個人還在思考著剛才為什麼我會自動下車?
不行,這是奇怪的現象,我得找個人說說話。
我趕緊衝向公共電話,插入電話卡,然後撥出阿聰家的電話,大概響了四聲吧!電話那頭卻給了我這樣的回應:「你好,這是林翰聰的個人專線,很高興你打電話來,但是非常抱歉,我不在家,所以,在B一聲後,麻煩留下你的姓名或連絡方式,我會盡快的跟你連絡,祝你愉快。」
電話錄音?他什麼時候裝的電話錄音?我怎麼不知道?
唉!先不想那個了,趕緊找第二個救兵要緊。
﹝ㄨ.....ㄨㄟˊ.....﹞
電話那頭,傳來淑卿的聲音,很明顯的,她正在睡美容覺。
『喂!淑卿,淑卿,是我,馨慧啊!』
﹝喔...馨慧....她不在喔....﹞
『厚!淑卿!妳醒醒,我是馨慧啦!』
大概過了3秒鐘,她慢慢得回過神來,才意識比較清醒一點的說:
﹝喔...馨慧啊....西概教授說,下禮拜要考P3到P156,還有,報告下下禮拜要交,還有,珍珠男昨天來找過妳唷....﹞說完,她打了個很長很長的呵欠....
『我知道珍珠男有去找我...』
﹝喔...知道就好............咦?妳怎麼知道?﹞
她終於醒了!
『因為他現在正在幫我買晚餐....』
﹝買晚餐?妳在哪裡?妳不是在台中嗎?阿聰咧?﹞
『我在台北,阿聰在台中,而珍珠男在我身邊....』
﹝什麼?珍珠男....妳現在跟珍珠男在一起?﹞
等我把這一切都解釋給她聽完了之後,我聽到一陣物體撞擊牆壁的聲音。
『淑卿,這樣是會腦震盪的....』
﹝趙馨慧!妳豬頭啊!為什麼不讓阿聰載妳回台北咧?﹞
『我們一晚沒睡,我怎麼放心讓他開車啊!』
﹝那現在妳自己選,要他開車載妳好?還是陪珍珠男過生日好?﹞
『..............開車好........』
﹝那就對啦!厚....我真被妳打敗.....﹞
『我.....』
﹝真沒料到....那杯可怕的珍珠奶茶竟然殺到台北去了....﹞
『是啊....還殺到我這兒來了....』
﹝妳還敢說咧....﹞
『那....現在怎麼辦?我們等一下還要看"The General's Daughter"耶....』
﹝妳現在叫做"人在戲院,身不由己",還能怎麼辦?看完快回家啊!別再讓他載著妳到底亂跑啊!﹞
掛掉電話之後,我回到原來的地方等那杯珍珠奶茶買東西回來,心裡面百感交集,一方面是不想逼自己留在這裡,一方面是想趕緊找到阿聰告訴他我現在的處境,一方面又覺得如果我要珍珠男馬上載我回家,那他真的很可憐,又一方面我祈禱著趕快下一場傾盆大雨,這樣就沒有人有理由把這樣的"約會"給繼續下去。
熬過了一場根本沒專心在看的電影,終於,我可以光明正大的跟珍珠奶茶說:『呃....我該回家了。』
「喔!好吧!那我現在就送妳回去。」
我走在他的左後方,往停車場的方向,當我看到他甩著手上的機車鑰匙時,我竟然有一種熟悉的感覺...那不是昨天,阿聰在他們家的車庫裡,拿著鑰匙的......那個背影嗎?
然後,我開始很想念阿聰,很想很想....馬上就能見到他。
「妳應該知道回家的路吧!?」他牽著機車,轉過頭來問我,
『當然知道。』
「那,妳要跟我說怎麼走喔!」
『等等....機車....讓我騎。』
「ㄧㄟ?妳...妳會騎嗎?」
其實我並不是很想騎,只是今天坐了一天的機車,又因為穿著長裙一定得側坐,加上剛剛又在電影院裡坐了兩個多小時,我想,我應該對自己的身體好一點。
『當然會!』
「喔...好吧!」
我接過機車手把,小心翼翼的上車,他在我身後輕輕扶著,怕機車因為重心不穩而倒下。
說真的,我覺得我的技術還挺好的,如果考駕照不必考筆試,我早就是"有照人士"了,只是,我覺得騎車的時候還是一個人騎比較好,如果你載著另一個人,他可能會在你身後咿嗚亂叫。
「妳應該知道....煞車在哪裡吧?」
「喂....前面有車...有車...」
「天啊!妳不是打左轉燈嗎?怎麼會....右轉啊?」
「妳會不會覺得....女孩子騎出80這樣的速度太快啦...?呵...呵哈....」
就這樣,他一路叫嚷著回到我家巷口,還一直笑我根本不會騎機車。
「妳一定沒有駕照對不對?」
『有啊!我有駕照啊?』
「在哪?拿給我看啊!」
『在監理所啊!你自己去看!』
「厚....妳耍我....」
『我...我哪有?!我才沒......啊!』
就在我慢慢把車滑進我家巷子的時候,我的心好像被某種東西瞬間拉到最高點,再用最快的速度摔到地上一樣,這樣的驚嚇,這輩子從來沒有過......我看到....一台白色雅哥....

* 幸福,是我無時無刻繫著你,即使你不在我身邊。*



第21天,第50次撥出他的電話號碼,第33次留言,第N次哭....11月27日,1999年,我已經沒有聽到他的聲音,21天了....一個人躺在宿舍裡,收音機裡在播著什麼曲子我早就不知道了,也忘了自己上一次入睡是在幾十個小時之前,醒來又是在幾十個小時之前,書桌上擺著期中考剛K過的書,還有一疊報告,以及一堆自黏便條紙....忘了這幾天是怎麼過的,忘了上一餐是幾天前吃的,忘了上一次淑卿是在多久前出現罵人的,忘了上一次出現在課堂上的我上過了什麼課,忘了社團活動時我到底在做些什麼,忘了自己皮包裡還有多少錢,忘了期中考是怎麼去考試的,忘了....我忘了,什麼都忘了...
我只記得我走了幾次宿舍到電話亭的距離,幾次在撥電話前坐在電話亭旁邊發呆,幾次在撥過電話後在電話亭裡掉眼淚,聽到幾次電話答錄機的聲音,留了幾次言,說了幾次對不起,還有幾次的我好想你....
『阿...阿聰..』
「...阿聰?..」我停下車,放開機車手把,握緊手心,慢慢的往那輛白色雅哥走去。
「喂...馨慧...」珍珠奶茶的聲音在我背後叫著,
「馨慧...妳要去哪..?」
白色雅哥的車門打開了,走出了一個人,他只是站在車門邊,並沒有朝著我的方向前進。
『阿聰....』
那個人沒有說話,只是靜靜得站在車門邊,看著我,靜靜得看著我。
『阿聰....我...』
這時候,那杯珍珠奶茶停好了車子,走到我身後問我:
「他...是誰?」
我沒有回答他,只是靜靜得看著站在白色雅哥旁的他。
阿聰。
就這樣站了多久?就這樣沒有任何的對話多久?我已經沒印象了,我只記得約莫幾分鐘後,台北的夜空閃了一記悶雷,接著,地面上開始被一種叫做雨水的東西給染溼,周圍的房子,車子也都溼了,我的頭髮,毛衣,長裙....
「馨慧!下雨了,快躲雨啊!喂!馨慧!」
珍珠奶茶在我背後拉著我,試圖把我拉進路旁的棚架裡。
『下雨了....你該走了...』
「呃..!?」
『沒聽清楚嗎?....下雨了....你...該走了..』
「..!......」
他放開了拉著我的手,拖著腳步,無力的,像是靈魂被什麼東西給剝離了一樣,慢慢的,腳步聲離我越來越遠。
『阿聰....』我又叫了他一次,但他依然沒有任何回應,只見他打開後車廂,拿出一把雨傘,走到我面前來,撐開。
『阿聰....我....』
他把傘遞給我,然後退出傘外,再走回車門旁邊,身上的襯衫因為雨水而緊貼在皮膚上。
『阿聰,你相信我的,對不對?』撐著雨傘,手依然在發抖,
『阿聰,你相信我....對不對....?』
雨越下越大,嘩啦的雨聲還有模糊的視線,我所有的感覺能力像是瞬間失去了一樣,我看不見雨絲裡的他,我聽不見雨聲的澎湃,我感覺不到他的存在。
「馨慧...」
他開口了,在他看見我跟珍珠男一起出現在他面前之後,他終於開口了....「妳愛我嗎?」
雨聲依然澎湃著,豆般大的雨粒打在車頂上,打在屋棚上,打在窗簷上,似乎也打在我心上,今晚的台北夜空早就已經沒了月兒陪伴,只是沒料到這陣雨來得太晚。
一陣鼻酸,眼淚已經奪眶而出,撐著傘的手還在顫抖著,夜裡10:03分,在他面前的我,在我面前的他,感覺竟然是寂寞的。
他從口袋裡拿出一小本東西,拿出一支筆,在那本小東西上寫了寫,,貼在我家門上,然後,上了車,發動引擎,駛離我家巷子,也駛離我的視線。
我家門上,貼了一串紙條,好多,好多張的紙條。
「 12:44 終於到妳家了,高速公路塞車塞得好嚴重。」
「 1:01 門鈴已經快被我按壞了,妳怎麼還不起床?」
「 1:38 妳不在家嗎?那為什麼妳的Nike球鞋在家?」
「 2:16 肚子快餓扁了,我先去吃飯囉。」
「 2:51 我吃飽了,剛剛的雞腿飯很難吃,而且又貴。」
「 3:40 哎呀!我應該買個call機或手機給妳的。」
「 4:26 我竟然到現在才想起來,為什麼妳媽媽不在家?」
「 5:11 妳家電話響了耶!但是,我沒辦法幫妳接。」
「 6:00 呃...我吃晚餐的時間到了...失陪....」
「 6:39 剛剛我換了另一家吃飯喔!但雞腿飯還是挺難吃的。」
「 7:30 好累啊!妳到底去哪裡了?怎麼還不回來呢?」
「 8:17 我得去買新的CD了,這些都聽爛了說。」
「 8:49 快回來!快回來!快回來!快回來!快回來!」
「 9:02 妳家電話又響了,是妳打電話回家報平安嗎?」
「 9:37 我想去找鎖匠來開門了,可以嗎?我親愛的老婆。」
「 9:40 妳終於....回來了..........」
「 10:04 我相信...我真的相信...但...妳卻連愛我都說不出來...」

* 我在等待一陣雨,而你在等待一句我愛你....*



這是我第一次進到他的房間。
淺米色的房間,棕色的衣櫥,DIY木地板,綠色格子窗簾,淡藍色直線條床單,海豚圖樣枕頭套,木黃色桌椅,以及一本白色的日記。
「我們不結婚,好嗎?」
這是那本日記封面上唯一的一行字,用他最喜歡的紫色水性筆寫的,旁邊還畫了個小腳印,塗成黑色的小腳印。
「你好,這是林翰聰的個人專線,很高興你打電話來,但是非常抱歉,我不在家,所以,在B一聲後,麻煩留下你的姓名或連絡方式,我會盡快的跟你連絡,祝你愉快。」

B......
『阿聰,這是第51次打電話給你,也是這張電話卡的最後兩塊錢,我知道,我錯的很離譜,但如果你願意,請你給我一次解釋的機會,好嗎?我一直很想很想把那句話告訴你,所以,我求你,接電話,好不好?掛掉這通電話之後,這張電話卡就只剩最後的一塊錢了,我想,把它當做是一次賭注吧!如果你願意給我機會,你就接電話吧!在我下一次,也是最後一次打電話給你的時候,如果下一次,我聽到的是答錄機的聲音,那就表示.....』
「抱歉,錄音時間已到,如果您尚未留言完畢,請重撥,謝謝。」
電話裡又傳來冰冷的電子錄音,電話亭外又吹著冰冷的風,帶著冰冷的空氣,心近冰冷的我,拿著一張幾乎已經沒了靈魂的電話卡,癱跪在電話亭外,冰冷的人行道,冰冷的.....冰冷的.....
12月10號,1999年,距離上一次打電話給他,已經有兩個禮拜的時間了。
這兩個禮拜,我跟淑卿翹了好幾天的課,搭著平快車,從高雄到屏東,從屏東到墾丁,從墾丁到台東,從台東到花蓮,把我們這輩子從來沒到過的地方都留下足跡,也把我這輩子最傷痛的情緒都丟到沿途的海裡。
淑卿說,我應該先把自己冷下來,想一想,自己到底能負荷多少他的愛,而自己又能不能不再讓他失望,在我跟他都迷失了自己的時候。
或許淑卿是對的,因為現在的我一團亂,自己都沒辦法整理出一個頭緒,讓自己能再坦然的面對他。
淑卿問我,我是不是有那麼一下子被珍珠奶茶給感動過?
我的答案是:有....
她說,糟糕的就在這裡,如果我能讓自己真正的明白,真正的懂得阿聰在我心裡面的份量,那麼,珍珠奶茶即使再怎麼好喝,我還是會選擇一杯平淡如水的蜜茶。
這一路,我跟淑卿拍了不少照片,每一幕讓我們驚嘆的風景,我都會把它留在底片裡,淑卿說,這些照片對我跟阿聰之間來說,是很有用的,但我必須要自己去想一想,怎麼讓這些沒有生命的照片,變成一份讓人心悸的感覺。
『怎麼變?我不會....』
在花蓮的濱海公園,迎面吹來的是帶著鹹海味的冷風,我跟淑卿坐在岸邊,打著赤腳....
﹝妳一定會,只是妳還沒有想到而已。﹞
『我不這麼認為,我連怎麼讓他接電話都不知道...』
﹝我問妳,如果今天你們角色互換,他要怎麼做,才會讓妳把電話接起來...﹞
『我不知道...我可能連一點點機會都不會給他....』
﹝不!妳只要回答我,他要怎麼樣,妳才會把電話接起來...?﹞
我左思右想,怎麼也想不出一個頭緒來,越想頭越痛,越想就越難過,我彷彿每一秒鐘都會想到那天,他離開我家巷口的那個落寞的背影。
『我不知道....』
﹝厚!天啊!妳是瞬間智商掉到70以下是嗎?﹞
淑卿很受不了的抱著頭,站起身子來,走到我面前,跟我說了一句讓我恍然大悟的話.....
「你好,這是林翰聰的個人專線,很高興你打電話來,但是非常抱歉,我不在家,所以,在B一聲後,麻煩留下你的姓名或連絡方式,我會盡快的跟你連絡,祝你愉快。」
BB..BB..BB..BB..
最後的一塊錢,電話卡失去了靈魂之後,被電話無情的退出來,電話的那一頭,還是傳來電話答錄機的聲音.....『阿聰,這是最後一塊錢了,最後,我聽到的還是,電話答錄機的聲音,我知道,我知道,我會自己去考駕照,我會自己去吃早餐,我會自己回台北,我會自己照顧自己的,你放心吧.....最後,我最想對你說的一句話.....』那天,我跟淑卿搭上復興航空18:00從花蓮到高雄的飛機,很急忙的趕回學校,不為什麼,就為了淑卿那句話,那句讓我恍然大悟的話....﹝妳愛他嗎?﹞
「喂...」
電話突然被接了起來,我的心跳像是頓時之間停止了一樣,周遭的空氣像是突然間被抽空了,泛著微光的電話亭裡,我掉下了淒酸的眼淚,而電話的那頭,是他的聲音.....
「妳說什麼.....?剛剛....」
『.....』
「剛剛...妳說什麼...?」
『我會...我會自己去考駕照....』
「不是這句....」
『我會自己....自己去吃早餐....』
「也不是這句....」
『我會自己照顧自己.....』
「也不是....這一句.....」
我彷彿聞到花蓮海邊的鹹海味,彷彿回到那天下著大雨的夜晚,彷彿回到阿聰帶我去的那座山上,彷彿回到我跟他剛認識的時候......﹝妳愛他嗎?﹞
我的耳邊不斷的環繞著這句話,不斷的,不斷的......
『我最想...最想對你說的.....』
「......」
『...我..』
卡!
沒有電話卡的電話機,斷了線.......

* 如果是真的,請你在B一聲之後,告訴我..... *
頭像
尾巴甩甩~*
 
文章: 126
註冊時間: 2009-03-22, 14:26

回到 小說天地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