藤井樹-我們不結婚,好嗎《一》

各種小說種類,盡在這裡,讓您看到目不暇給、廢寢忘食的好地方。

藤井樹-我們不結婚,好嗎《一》

文章尾巴甩甩~* » 2009-04-02, 21:42

這是我第一次進到他的房間。
淺米色的房間,棕色的衣櫥,DIY木地板,綠色格子窗簾,淡藍色直線條床單,海豚圖樣枕頭套,木黃色桌椅,以及一本白色的日記。
「我們不結婚,好嗎?」
這是那本日記封面上唯一的一行字,用他最喜歡的紫色水性筆寫的,旁邊還畫了個小腳印,塗成黑色的小腳印。

1999年12月11號,我愛上了他。
其實,我跟他不常見面,我在高雄念書,而他在台中,我們之間常有著大約200公里的距離隔開著,雖然200公里的距離很容易就可以縮短,但因為他的一些....算症頭吧!我們見面的機會變得少之又少。
他坐車會暈車,坐飛機會暈機,只有騎機車時比較正常點。
我的朋友都問我說:妳這樣不是太辛苦了嗎?
是的!在他們看來我是很辛苦,我家住台北,我一個人到高雄念書,我只能利用放假的時候坐長途車到台中找他,而他從來不曾主動找過我,就因為他坐車會暈車,坐飛機會暈機。
他在高中的時候,父母親離婚了,監護權由父親取得,但也在同一年,他父親在工地裡的23樓摔了下來,當場死亡。他開始半工半讀,也搬離原來房租較貴的住處,到了我家。

那一年,他才17歲。

他一個月付我媽4500元的房租,住在我家四樓那間有陽台的房間裡,我記得很清楚,那一年是1997年,香港回歸大陸的那一年,他搬進來的第一天,剛好是我的生日,9月20號。而我跟他的故事,也從那一天開始。
『喂!這裡有個蛋糕給你吃!今天我生日!』我敲著他房門
「不!謝了!我不喜歡吃蛋糕!」他沒開門
『這是我媽叫我拿給你的!你不吃也該開個門說話吧!』他怪沒禮貌的
「不!我不喜歡別人看到我的房間!」他說著,一樣沒開門
『你…!』我有點火了『算了!不吃拉倒!』我拿著蛋糕就往樓梯走去
「謝了!我不喜歡別人逼我做我不想做的事!」他的聲音從房間裡傳來
我踩下樓梯的腳步因為他這一句話而停止,心裡燃起莫名之火,
『喔!是嗎?那謝了!我不喜歡陌生人住在我家!』我開始受不了他的語氣
「我叫林翰聰,雙木林,翰海的翰,聰明的聰!這樣就不是陌生人了吧!」他說他的每一句話好像都是那麼理直氣壯,頂得我是惱羞成怒了。
「那妳呢?妳叫什麼名字啊?」他問,一樣問得那麼理直氣壯,
『我為什麼要告訴你?』我走回他房門
「因為我不喜歡住陌生人家啊!」他說
我的天啊!這傢伙哪來的啊?哪一族的原住民啊?他每天拿銼刀磨牙齒嗎?
『那就別住啊!』我火真的大了!
「妳是處女座的?」他問,似乎感覺不到我的火氣都上來了,
『你怎麼知道?』我訝異著
「因為妳剛剛說妳今天生日啊!9月20號,是處女座對吧!」
呃!?我突然發現我的智商變低了,一路被他壓著打,一點還手的餘地都沒有,
『那怎樣?你對處女座有什麼意見嗎?』
我在心裡盤算著,如果他說出他不喜歡處女座的話,我馬上把蛋糕往他房門砸去。
「沒啊!我又沒說什麼!我只是想跟妳說生日快樂!」
我手上的蛋糕差點走火,下巴差點垂到地板上。
『你說什麼?』我貼進房門
「我說,生日快樂!!」他又說了一次這次他的語氣跟前面的語氣大不相同,變得好輕,好溫柔,我發現他的聲音很好聽,
《馨慧啊!下來吃生日麵線囉!》媽媽在樓下叫著
『喔!我馬上下來!』我應著,拉高嗓子。
「妳叫ㄒㄧㄣ ㄏㄨㄟˋ啊?」他在房裡問著,那該死的門還是沒開,
不行啊?』我火氣還沒消呢!
「哪個ㄒㄧㄣ?哪個ㄏㄨㄟˋ 啊?」他又問
『為什麼要告訴你?』
「不說拉倒!我不喜歡逼別人做他不想做的事!」他那該死的理直氣壯的口氣又出現了,
《馨慧啊!順便叫林同學一起下來吃啊!》媽媽又在樓下喊著
『聽到了吧!林同學,我媽叫你下去吃壽麵啦!』我不耐煩的,跟這傢伙說話超過3分鐘的話,可能會吐血。
「不!謝了!我不喜歡吃麵線!」他又來了,
『哼!懶得理你了!不吃拉倒!』我往樓下走去
「謝啦!我不喜歡別人逼我做我不想做的事!」他的聲音又從房間裡傳來,
該死。真是該死。

* 為什麼我要寫故事?因為我喜歡寫故事! *



他搬進我家的那天晚上,沒有出過房門一步,所以我也沒看到他,不知道他長什麼樣子。
記得我第一次看到他的時候,已經是生日過後第三天了。
《馨慧呀!林同學跟妳同年喔!人家很乖的!》媽媽織著毛線衣,
《他一個人半工半讀,在加油站打工,晚上還要去上課,妳可要多學學人家!》『學他?媽...妳有沒有發燒啊?』我不可置否的,還伸手摸摸媽媽的額頭,
『他哪裡乖啦?說話怪沒禮貌的!!』
《那是妳太恰了,收歛收斂一下自己的脾氣!》媽媽說
『我太恰?不會吧!?我的溫柔是中山女出名的...』
《的糟糕...》媽媽打斷我的話,還幫我接下去,
《妳自己說,弟弟他一年跟妳說幾句話?》媽媽開始訓話了。
『那是他還小,脾氣差,而且思想幼稚,當然跟我沒話講啊!』我強力反駁,
《是嗎?那他跟妳大表姐怎麼那麼好?》媽媽瞄了我一眼,
『那是大表姐受得了他啊!大表姐脾氣好啊!』我摘了顆葡萄往嘴裡塞,
《那不叫脾氣好!那叫溫柔!》媽媽又瞄了我一眼,
《之所以幫妳換個名字就是希望妳能有康乃馨的特質,溫柔賢慧。》媽媽放下毛線球結果還是沒什麼路用!》她無奈的搖搖頭,
『本來的名字還不錯啊!是妳自己要換的,我又沒叫妳換。』我又摘了顆葡萄
這時門被打開了,那個該死的傢伙回來了,「伯母,我回來了!」他邊說邊關上門,我看到他的書包上寫著"開南商工"。

這是我第一次看到他。
【哇!有葡萄耶!誰買的?】我弟從樓上走下來,看到我面前這一串葡萄,
『我買的!要吃付錢!』我指著葡萄說,但我的餘光卻瞄向他,林翰聰。
我承認,我對他的第一印象真的很不好,如果只是說過話而沒見過面來說的話。但我現在更應該承認,我對他的印象徹底的改觀。
他坐在門口旁的穿鞋椅上,慢條斯理的解開鞋帶,很整齊的把鞋帶"折"起來,我第一次看到人可以把鞋帶折成那樣,然後,他在書包裡拿出一包面紙,抽出一張來,開始擦鞋底邊緣,再擦鞋面,那雙鞋子看起來真的很亮麗。然後他把折好的鞋帶塞進鞋子裡,在鞋面上吹了兩口氣,擺進那個...........那個我現在才發現的新鞋架..?!
接下來更扯!他坐回穿鞋椅,慢條斯理的把襪子脫下來,那是一條白色的襪子,沒有任何花樣,就是全部白色的。我看不見任何一絲髒掉的地方。
他先拿起一隻襪子,先把它拉撐,然後開始捏線,你一定不相信對不對?但他真的捏出一條像是新買回家的襪子那種一樣的線,襪子也很聽話,像是飛利浦之後,一片平坦一樣。
然後他拿起另一隻襪子,做出一樣的事,看得我是目瞪口呆,啞口無言。他提起那兩隻被"整"過的襪子,轉身往樓梯走去。
我真的對他徹底的改觀,從來沒看過男孩子這麼龜毛的!但這次的改觀並沒有改得好一點,因為他一樣討厭!
《阿聰啊!來吃葡萄啊!》媽媽對他說
「不!謝了!我不喜歡吃葡萄!」他的口氣跟3天前完全一樣。他逕自往樓上走,在這同時,我跟他四目相接,那眼神像是...像是....像是在對我說 : 「謝了!我不喜歡別人逼我做我不想做的事!」
【姐,妳發花癡啊?】我弟弟在我面前揮了兩下手。
『趙家偉,你不說話沒人當你啞巴!』我瞪著他,
《女孩子家要溫柔,才剛說過妳就忘了!》我媽媽又瞄了我一眼,
【媽,她如果會寫溫柔這兩個字,明天太陽就不會出來了啦!】家偉說
『趙家偉,你皮癢嗎?』我摘了顆葡萄,白了我弟一眼,
【好男不跟女鬥,我要去睡覺了!】我弟順手拔了顆葡萄,轉身往樓梯走去,
『我也要去睡覺了!』我站起身來,伸了個懶腰,
《馨慧啊!拿葡萄上去請林同學吃啊!》媽媽說
『他剛剛不是說不喜歡吃嗎?幹嘛還要拿給他?』
《人家是客氣!快拿上去!》媽媽也摘了顆葡萄
『妳不知道上次我拿蛋糕給他,他有多沒禮貌啊?』我跺著腳,
《那不叫沒禮貌!那叫客氣!快點拿上去!》我不情願的拿著葡萄,"我買的葡萄",不情願的走到四樓,
『喂!林同學!我媽叫我拿葡萄給你吃!』我連門都不屑敲
「不!謝了!我不喜歡吃葡萄!」這該死的傢伙一樣沒開門
『我就知道你會這麼說!這葡萄是我買的!我也不想讓你吃!』我拿著葡萄往樓梯走
「喔!那謝了!我不喜歡吃別人買的東西!」他一樣那種惹人厭的口氣,
『懶得跟你鬥!我要去睡覺了!』我邊下樓梯邊說
「嗯!謝了!我念書的時候不喜歡別人吵!」
他的聲音從房裡傳來,還是那該死的口氣!我發誓,我趙馨慧這輩子如果還會拿東西給林翰聰吃的話,那林翰聰一定拉肚子拉到脫腸!
『拉死他!拉死他!拉死他!』我提著葡萄回到房間,口中還拼命念著。
『拉死他!拉死他!拉死他!』

* 為什麼我要寫故事?因為我喜歡寫故事! *



他雖然住在我家,但要見到他還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記得"葡萄事件"後大概過了兩個多禮拜吧!我才見到他第二次,那天我剛從補習班放學回家,回到家後才想起來媽媽跟著爸爸出差到香港去,我得自己打點自己的晚餐問題,好死不死,媽媽給的伙食費在弟弟身上,而他那雙小時候沒被媽媽打斷的腿這下子又不知道跑哪去了?
晚上9點多,我身上只剩12塊,晚餐還不知道在哪裡....我一個人呆坐在房間裡,肚子餓得沒辦法看書,音樂聽到想把音響砸爛,嘴裡咒罵著我弟,順便啃著冰箱裡那塊早就硬邦邦的鳳梨酥,喝著冰水,腦袋裡想著要怎麼把這筆帳好好的跟我弟弟算。
先說好,我家不是甲級貧戶,不是沒東西吃,也不是沒東西煮來吃,而是我不敢碰瓦斯爐,也不會煮東西。因為我小學時有一次跟弟弟玩家家酒,也順便把我的頭髮燒了....
「喂!妳一個人在碎碎念個什麼東西啊?」
這時我房門外傳來一個男孩子的聲音,我嚇了一大跳,也叫了好大一下,『誰!是誰?』我馬上跳到床上去,抱著枕頭發抖,
「我啦!林翰聰啦!」他的口氣好像很受不了我的感覺,
『你怎麼在家?』我這才放稍稍的放心了一點,但我還是沒放開枕頭,因為我不知道這傢伙對我來說是不是有危險?
「我為什麼不能在家?」他回問我
『你不是夜校生嗎?應該在學校裡吧!』
「今天考試,比較早放學啊!」他回答得好像我不是學生,不懂他的生活一樣
『那你跑到我房間外面幹嘛?』我問
「我聽到樓下有聲音,下來看有沒有小偷啊!」他說得好有道理的感覺,
『小偷?喂喂喂!這是我家耶!你把我當小偷!』我氣憤的說著,也把房門打開來,
『你才像小偷咧!』我對著他吼。
「我像小偷?你有看過小偷給別人錢的嗎?」他說著說著拿出一疊鈔票給我,
『你幹嘛給我錢?』我滿肚子問號。
「你弟出門前交給我的,他說他今天睡同學家,不回來了!」
『我弟?』我還是一肚子怪問號
「對啊!那個每天在妳家裡跑來跑去的小毛頭啊!」他面無表情的,說得好自然,
「妳沒有弟弟啊?那他是誰啊?小偷嗎?」
『喔喔喔!不不不!他是!他是我弟!』我接過他手上的錢
「還有妳媽剛剛有打電話來,她要妳千萬小心別開瓦斯爐!」他說著說著就轉頭往樓梯走去,「她說她不想再看到自己的女兒沒有頭髮。」
他的聲音在樓梯間迴盪,我的視線裡只剩下他一步步慢條斯理的往樓上走去的腳步,而我的耳朵裡,似乎聽見他的竊笑聲。
『不許笑!!林翰聰!!』我朝著樓上大喊,
「我沒有笑啊!」他的聲音滲雜著關門聲,且漫出明顯的嘲笑味道,
『有!你有!』我氣得在房門口直跺腳
「妳說有就有吧!我不喜歡跟女孩子吵這種無聊的問題!」
ㄧㄝ?!無聊?這可攸關我的面子問題耶!他怎麼這麼說話啊!?
『你才無聊咧!』我進房間把門一甩,氣得受不了,肚子早被火氣給填飽了。
我發誓,如果我趙馨慧從今以後還會跟林翰聰說任何一句話,那林翰聰的嘴巴一定會爛掉!
『爛掉!爛掉!爛掉!』我拿出一本新的筆記本,寫上我剛剛發下的毒誓,順便把上次發過的"拉肚子毒誓"也寫上去,因為我的腦袋還要背課本上的東西,為了避免忘記,我得寫下來。
『爛掉!爛掉!爛掉!』我邊寫邊罵,邊寫邊罵。

* 為什麼我要寫故事?因為我喜歡寫故事!*



隔天早上醒來,迷迷糊糊的往樓下飯桌上走去,迷迷糊糊的坐在飯桌旁,等著媽媽把我每天都一樣的早餐放到我面前。
我每天的早點都是兩顆荷包蛋,一碗麥片加牛奶。這樣的早餐我已經吃了4年了,從國二開始接觸補習班到現在,沒有一天不一樣。
才剛坐下沒5秒鐘,我才想起來媽媽不在家,也就是說我還得過著"自食其力"的日子,而這樣的日子還有10天,但奇怪的是,媽媽不在家,為什麼廚房裡有聲音?是弟弟嗎?不不不!不可能!因為小時候的火燒頭髮事件並不是只有我一個人受害,我也順便把我弟弟的眉毛給燒了,所以他跟我一樣,不會輕易走進那個傷心地,那在廚房的是誰?小偷嗎?
我站起身來往廚房走去,拈著腳步,因為我怕如果那真的是小偷,至少他不會聽到聲響而發現我的存在。但我看到的不是小偷,也可以說是小偷,一個昨晚拿錢給我的小偷....
『喂!你在幹嘛?』我站在廚房門口問著
他回頭看了我一下,又轉頭做他的事,他在幹嘛?
他在煎蛋,旁邊的果汁機裡還有東西在翻攪著,深橙色的,應該是木瓜牛奶,
『喂!你啞巴啊?』
我不耐煩的問,他太沒禮貌了,別人問話也不應不搭的!
「妳瞎子啊?我在做早餐啦!」他的口氣還比我兇,
『你會做早餐?』我的下巴差點掉下來,懷疑著我的耳朵是不是有問題,他又沒搭理我,只見他拿出麥片跟碗,把麥片倒進碗裡,再倒牛奶進去,接著他轉身把鍋裡的蛋鏟起,很熟練的放到盤子裡....我的眼睛差點沒掉下來,我不敢相信那是一個男孩子煎的蛋。
兩顆蛋像太陽一樣,沒有一點點焦掉的痕跡,我發現我媽煎的都沒他的一半好。他拿起那一盤蛋,還有那一碗麥片牛奶,從我身邊擦身而過,還瞄了我一眼,我的視線跟著他移動,身體也跟著他走出廚房。
他把蛋跟麥片放到桌上,然後在口袋裡掏出一張紙放在旁邊,又瞄了我一眼,又跟我擦身而過,進到廚房裡去開始洗鍋子,收拾流理台,然後拿出一個杯子,把果汁機關掉,然後把果汁倒出來。
我想那個杯子一定是他自己的,因為我沒看過那個杯子,就像我沒看過那個放在我家門口的那個新鞋架一樣。「慢慢吃吧!我要去上班了!」他邊喝著果汁邊說,在客廳沙發上拿出他的書包然後穿上加油站的制服背心,往門口走去。
『這...這是我的早餐?』我都呆掉了!整個人像是看到什麼世界奇觀一樣,突然覺得這一切都好陌生,這裡好像不是我家一樣。
他一樣沒回答,逕自穿好鞋子就出門了。

我努力,用力,賣力,使力的回過神來,走向餐桌,拿起那張他留下的紙條,當我看完這張紙條的時候,我才知道剛剛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紙條上寫著:
【翰聰:乾堂嬸要麻煩你一件事,在我出國的這11天裡,可要麻煩你照顧一下他們,家偉才國一,還很皮,但還算乖,不會惹什麼麻煩,馨慧比較穩定,但脾氣不好,這一點我要麻煩你多擔待一下,我想我留給他們的錢應該夠他們這11天來的開銷,但為免一失,這5000塊你就帶著,算是幫他們帶著,如果有什麼意外花費,也就不會那麼麻煩。
家偉的習慣比馨慧好,他自己會打點自己的吃喝,只是他比較會亂跑,別讓他跑太遠就好,至於馨慧,因為她從小身體就不是很好,所以我想麻煩你,早上替她煎兩個荷包蛋,再泡一碗麥片牛奶給她,中午她會自己在學校吃,至於晚上,你就盯著她,別讓她不吃飯就好。
乾堂嬸知道你晚上要上課,早上要上班很辛苦,所以你這11天的幫忙,我打算不給你收房租,只希望你能幫我這個小忙就好。          嬸親致 】

乾堂嬸?這是怎麼回事?我媽是他的乾堂嬸?乾堂嬸是什麼啊?我只聽過乾哥哥,乾妹妹,乾爹乾娘的,沒聽過乾堂嬸耶!?好啊!媽媽居然洩我的底,等她回來我一定要好好問問她!
看著桌上的早餐,我突然有種陌生又熟悉的味道,熟悉的是這4年來一樣的早餐,
陌生的是這不是媽媽做的。我拿起筷子,在蛋上習慣性的灑上點醬油,然後把它吃下去。我拿起湯匙,在麥片上習慣性的加了點果糖,然後把它吃下去。
我發誓,這是我在地球上生存了17年以來最奇怪的一頓早餐,也不知道為什麼,我居然覺得它挺好吃的,雖然沒什麼媽媽的味道,但我居然也沒有噁心的感覺。自從我認識林翰聰到現在,我從來沒有對他有過一點好感,從來沒有!所以我一直以為只要是跟他有點關連的東西我都不會喜歡。
但今天的早餐,我居然吃下肚?這讓我匪夷所思......匪夷所思......
吃完早餐,回到房間穿制服拿書包,看到那本記著"誓言"的筆記本擺在書桌上,我才想到,昨晚發了個"如果我再跟他說話,那他的嘴巴一定爛掉!"的誓,那剛剛我跟他說了話.....不就.....算了!那種人,說話一點感情都沒有的人,嘴巴爛了最好,我才不會看在他做早餐給我吃的份上可憐他呢!
我才不會呢!絕對不會!

我學物理
你學心理
我研究物性
你刺探人性
我討厭你這怪物
你卻帶走我的心



嚴格說起來,我是個言出必行的人。
所以我真的沒再跟他說話,從他做早餐給我吃的那一天開始,而那11天,我弟弟變得跟他很好,每天晚上黏在他身邊,跟他有說有笑,至於我,則是一個人躲在房間裡看書,除了洗澡之外,我沒有出過房門一步。
當然,他一樣龜毛,一樣難懂,一樣有那些令人受不了的習慣,每天他下課回家的時間大約都是10點半左右,他一樣會把那雙襪子捏出線來,一樣會把鞋子擦得晶亮,一樣一言不發的上樓,也一樣在上樓時會瞄我一眼。
雖然我不喜歡他,但我卻感覺到當他的眼睛跟我的目光相接時,他並不是那麼討人厭的,當然,這愚蠢的想法只會在腦海裡短暫停留2秒鐘。11天的時間,其實過得不算太快,因為整棟房子就只有3個人,他,我弟,還有我,而且我每天早上叫弟弟起床之後,就會在餐桌旁等待著我的早餐,這一段等待的時間,只有我跟他而已,所以當我的"一日之計"必須跟他一起過時,我就覺那11天的時間實在挺慢的。
跟他沒有說話,就沒有磨擦,也就沒有壞心情,但我突然間有種不太習慣的感覺,雖然我跟他也才說過幾次話,但可能是因為跟他吼慣了吧!看到他的臉,都有種忍不住想罵人的衝動....終於,11天過了,媽媽在明天晚上就會回到台灣,想到可以不再吃他的早餐,我就興奮的睡不著覺。
記得那天是10月17日,1997年,我坐在書桌前看著行事曆,上面清楚寫著:10月18日:媽媽要回家囉!晚上11點10分降落,中正機場,新加坡航空。】我很興奮的合上行事曆,走出房門正要去刷牙準備睡覺時,樓上傳來弟弟跟他聊天的聲音....
【這是誰啊?】弟弟說
「我媽。」他回答
【那旁邊這個是你爸嗎?】弟弟又問
「嗯...」
【那這個女孩子又是誰啊?】
「一個女孩子。」
【蠻漂亮的耶!你女朋友啊?】
「不是!」
我好奇的拈步往樓上走去,看見他們兩個正在陽台上聊天,弟弟的手上拿著兩張東西,一張是照片,一張是A4大小的紙。我躲在樓梯旁邊,想聽聽他們在說什麼。先說好,我只是好奇,並不是個天生當間諜的料。
「家偉,我問你一些問題,但你一定要保密,不准說出去喔!」他說
【好啊!沒問題!我一定不會說出去。】
「妳姐是不是很討厭我?」他轉身面向我弟
我?怎麼說到我身上來?
【我姐?我不知道耶!她誰都討厭啊!包括我在內她也很討厭!】說就說,我弟還比手勢,虧我待他不薄,他居然這樣出賣自己的姐姐!
「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是說,她是不是很不喜歡我?」他站直了身子
「就像是看到蟑螂一樣的討厭?」
【不會吧!至少她沒拿拖鞋打你啊!】我看見林翰聰臉上的表情,像是徹底的被打敗了一樣,一副要跳樓的樣子。
「她有沒有跟妳說過我什麼?」他又問
【沒有啊!我跟她一年說沒幾句話,她也不會來跟我說什麼。】
「喔...那沒事了!我問完了!」他轉身面向外面,趴在陽台上,
【你為什麼問我這些啊?你喜歡我姐啊?】我弟弟拉著他的衣服問他,
「沒為什麼!我只是不喜歡別人討厭我而已!」
他又是那種欠扁的口氣。
【她不討厭你吧!我看過她討厭別人的樣子,但她沒用在你身上啊!】
「怎麼說?」他把頭別向我弟
【她高一的時候,有個建中的男生要追他,還追到我家來喔!】
完了.....他開始比手劃腳了....
【那個男生抱了一束花站在我家樓下,那天下大雨,他就在樓下淋雨耶!】
他越說越高興了.....
【那天是我姐的生日,他要把那束花送給她啊!】
「然後呢?」他問
【我姐本來不理他的!結果我媽說別讓人家在樓下淋雨,不然會感冒!】
我這沒天良的弟弟......
【我姐很不情願的拿把傘下樓去,然後她做什麼你知道嗎?】
「她做什麼?」
【她把那束花栽到那男生的頭上,還跟他說了一句話!
求求你,趙家偉,別說出來!拜託.....
【這束花剛好可以當傘,你就將就著帶回家吧!我不喜歡你!別再跟蹤我回家!
OH.....God.....
【說完她就關上門,那個男生一臉錯愕的還站在那邊好一下子才走耶!】
我的天啊!是養老鼠咬布袋耶!真不敢相信這是我的親弟弟,同一個媽生的,卻這麼輕易的就把我給出賣了。
【所以如果你喜歡我姐,別送花給她】
「喔!謝你的忠告!知道了!」他笑倒在一邊,
【知道我姐的恐怖了吧!】
「嗯!我知道了!」他摸著肚子說,「你該睡覺了!家偉!」
【你還沒跟我說這女孩子是誰耶!】我弟拿起那張A4大小的紙,
「沒啦!亂畫的!」他推著我弟離開陽台
【你不說我就不去睡喔!】我弟強迫著他,
他沒說話,往自己的房間走去,從我弟手上拿回那兩張東西,然後關上門。
我趕緊溜回自己的房間躲起來,可不能讓他們發現我在偷聽他們說話,這下我弟弟皮可要繃緊了,把老姐我的情報賣給共產黨,罪大惡極,不好好整整他我就不叫趙馨慧!
坐在房間裡,我居然有種不好意思的感覺,我在想著,我對他很兇嗎?不然他為什麼要抓著我弟弟問那些問題?或許我真的很兇吧!但為什麼他不自己想一想,他的口氣也很不好啊!跟這種沒禮貌的人說話是很痛苦的事耶!
我邊刷牙邊想,除了想要怎麼跟我弟算帳之外,還想著我是不是可以放低姿態一點,畢竟他住在我家,每天這樣惡顏相向也不是辦法。
於是我回到房間,拿出那本"誓言記錄簿",在上面寫下:【如果他先跟我說話,而且不再用那麼討厭的口氣,我就原諒他。】
他的口氣可能好一點嗎?
管他的!反正嘴爛掉的又不是我。

* 為什麼我要寫故事?因為我喜歡寫故事!*



隔日,10月18號,1997年,是媽媽跟爸爸從香港回台灣的日子。
一整天,我都是一種很期待的心情,我很高興的吃完他做給我的最後一頓早餐,很高興的到學校去,很高興的上課,很高興的放學回家,很高興的等待晚上的來臨,卻很不高興的想起一件事情......『我不知道該怎麼去機場....!』
這下子糗大了!媽媽曾經打過電話回來問過我們,要不要去機場接他們?
我還很大聲的回答:『當然要!』結果忘了問媽媽該怎麼去機場?這下子可慘了!
我開始打電話問大叔,二舅,三嬸,四姨,結果是:大叔出差去高雄,二舅加班不在家,三嬸打麻將中沒空理我,四姨心腸最好,但心腸好沒用,她不會開車,而我四姨丈去世好幾年了。
這怎麼辦?我坐在客廳沙發上乾著急,我弟則在房間聽"灌籃高手",連幫我想想辦法都不成!
眼看時鐘從7點慢慢的走到9點半,媽媽11點10分就要降落了,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
這時電話響了!是媽媽打來的!
《馨慧啊!媽媽再10分鐘就要登機囉!妳確定要來機場接我跟爸爸嗎?》
『確定啊!媽!妳放心!我們知道怎麼去啦!』
《那好!我們11點10分見囉!》
『好!媽媽拜拜!』
掛掉電話,我好面子的心與我的焦慮感在扭打著,天知道我有多愛面子,天知道我有多笨.....沒辦法了!坐計程車吧!希望我身上所剩的400元夠付計程車費,我回到房間,拿出旅遊手冊,翻找著桃園中正機場的所在地,地圖上明顯的告訴我,桃園就在台北的隔壁,所以應該一下子就到了!
換好衣服,看看時間,9點51分,該是出門的時候了!我拉著弟弟出門,把燈都關掉,把門鎖好,走到巷口,開始攔找計程車,「你們在這幹嘛?」這時有個人在我們身後說話,我回頭,是他,林翰聰!
他騎著腳踏車,背著書包,看起來應該是剛放學。
『我們.....我們要去機場接我媽啊!』我不屑的應著,因為他的口氣沒有好多少,
「你們要怎麼去?」他問
『我...要你管!我們用走的,用坐車的,坐飛機的你都管不著!』
其實我不是故意要這麼兇的!因為如果我告訴他我因為不知道該怎麼去只好坐計程車,依他的個性一定把我笑個半死,我才不想被他笑咧!
「看這樣子你們是要坐車了是嗎?坐計程車?」他的口氣還是沒好一點!
『用不著告訴你!』我回過頭,不想理他!
「我載你們去吧!」他把腳踏車丟到一邊,然後在口袋裡拿出一串鑰匙,
「在這等我,我去把車開來!」他說完就用跑的往另一條巷子跑去。
他有車?一個年僅17歲的小伙子有車?他到底還有多少事情我不知道的啊?
從認識他到現在,他的每件事情都令我驚訝,從那雙襪子開始,到做早餐,到我媽是他什麼乾堂嬸,到現在突然間冒出一句:「我去開車!在這等我。」
這是一個年紀才17歲的小傢伙該說出來的話嗎?我的天啊!
我真想告訴我媽,我們家住進一個不明份子,可能是販毒的,應該早早將它鞭數十,趨之別院。
沒一會兒,一輛白色車停在我們面前,我弟在一旁哇了一聲,我也跟著哇了一聲,
如果我的汽車知識告訴我我沒錯的話,那麼現在停在我們面前的這輛車是一台雅哥,亮晶晶的白色雅哥。
「上車吧!」他搖下電動車窗,面無表面的對我們說。
也不知道我那時在想什麼,可能是被那台車給嚇昏了吧!我居然沒有反抗,乖乖的上了車,還自動繫上安全帶。
車子裡很舒服,很安靜,我想我猜的真的沒錯,因為方向盤上有個大大的"H"字,那應該是HONDA吧!我想....也不知道開了多久,只記得當我們已經上了高速公路,我才想起來要問他這車哪來的?
「我爸的!他留給我唯一的東西。」
我只記得他在我問完他話之後的5分鐘才回答了我這一句,之後,我們安安靜靜的往中正機場前去,連我弟都沒有廢話一句。
啊!我忘了說一個重點!在我們上車後,他用很嚴厲的眼神及言詞告訴我跟家偉,「這是我第一次載人,也還沒有駕照,所以想打電話加保的話請在2分鐘內告訴我,不然車子上了高速公路,就沒有公共電話給你們了!」
那兩分鐘我並沒有說任何一句話,也沒有要求打電話加保,我只是把安全帶繫的更緊,而且發了一個誓.....『從今以後如果我趙馨慧會再坐上林翰聰的車,那他的車就會在我下車後爆炸!』

世界上最痛苦的決定不是兩者擇一
而是你只有一個選擇
卻不得不放棄.....



他的車,我想是爆炸不了了.....
爸媽從香港回台灣之後,我記得有一個星期日,我去補習,好死不死,下了一場大雨,大的受不了,大的我那天完全沒了淑女形象。
那天很倒楣,記得我是早上9點半的補習課,我早早就從家裡出門了,因為那天要考試,我打算到補習班再K一下書。
可能是因為前一天晚上念得太晚,所以那天我搭公車時,精神狀態不太好,居然搭錯了公車,更慘的是我還在公車上睡著了!等我醒來的時候,我看了一下窗外,還覺得很納悶,為什麼我沒看到台北車站?而呈現在我眼前的景致竟然是圓山大飯店!?
我匆忙間背起書包下車,趕緊搭另一部公車回補習班,等車時我看了一下時間,到補習班剛好趕得上考試!我在心裡這麼打算著,手在書包裡摸索著.....我的錢包呢?我的錢包在哪裡?完了!完了!八成是剛剛掉在公車上了!我的天啊!我現在在哪裡我都不知道?
身上又沒有錢,人生地不熟,腦子裡一片混亂和焦躁,當下我馬上問一下旁邊的路人,
『請問一下,這是哪裡啊?』
﹝士林啊!﹞他納悶的回答我。
士林?不會吧!?我真這麼糟糕嗎?隨便坐錯一台公車都會坐到台北車站,我怎麼這麼會挑啊?挑到一台跑士林的?
當時我真是萬念俱灰啊!心裡急的像熱鍋上被烹煮了好幾次還茍延殘喘的螞蟻,
身上一毛錢也沒有,活像個剛從鄉下來在台北迷了路的小乞丐。
我發誓,那是我第一次跟別人借錢,而且我這樣的第一次還給了不認識一個老伯,滿口聽不懂的山東口音的老伯!我小心翼翼的拿著那5塊錢,小心翼翼的走路到某個怪怪的建築物附近,小心翼翼的找了個公共電話,小心翼翼的打電話回家。
『喂!媽!我...我...我在士林...』我快哭出來了,
《妳在士林幹嘛?今天不是要上課嗎?》
『對啊....可是....我...我坐錯公車了....哇.....』我的眼淚滴在我手臂,『而且....而且...我的錢包也丟了....啦....哇....』
《妳都多大了?哭什麼啊?妳在哪裡啊?》媽媽開始罵我,這時開始下大雨,很大很大,我感覺到我的遭遇非常淒涼。
『士林啦....』我慢慢勇敢的收起眼淚,『我不知道這是哪裡....』
《妳等一下!》我媽媽放下電話,隨即有另一個人接起,是他,林翰聰。
「妳在哪?」他問,令我驚訝的是,他的口氣異常的.....的....溫柔....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這裡是士林....』
「看看附近有沒有什麼路名?或者是建築物?」
『有....有一個怪怪的建築物,像一艘船....』我四處張望,
『啊!我看到了!劍潭站!這是捷運的樣子吧....』
「好!妳在原地等我!別亂跑喔!我馬上到!等我20分鐘!」
然後他把電話放下,我媽又把電話接起來......
『喂!媽....爸爸不在嗎?為什麼是他要來接我?』我滿頭問號的問著,
《妳爸爸剛跟你大伯去醫院看你阿公。妳別亂跑啊!翰聰已經出門了!》媽媽掛了電話,我也掛了電話,聽著那5塊錢掉進電話裡的聲音,我心裡面像是一面鑼被槌子敲了一下,怪怪的,說不上是什麼感覺。
雨下的很大,我的心情很壞,加上雨把氣溫拉低,只穿著短T恤跟一件薄襯衫的我,感覺到些許涼意。但我突然想到他剛剛在電話裡的聲音,好輕,好柔,聽起來很舒服,不像平時一聽就想扁人的他,那些許涼意,在我想到他的聲音之後,突然慢慢暖了起來。
說真的,那等他的20分鐘(其實不到,他大概15分鐘就到了。)很快就過了,當我在滂沱大雨中看到他淋著雨從路的那一邊向我跑來時,心裡有些不忍,但感動的感覺佔著絕大部份......「笨蛋!」
這是他跑到我面前時,跟我說的第一句話。
不知道那時我是腦子不清醒還是冷過頭了,我居然沒罵回去,只是抬著頭看著他,我也是那時才發現,他好高,好高,而他的眼睛,讓我感覺好溫暖。
那是我第二次坐他的白色雅哥,而那天下午補習班下課後,是我第三次坐他的車,
他的車一樣好好的,沒有爆炸。

* 為什麼我要寫故事?因為我喜歡寫故事! *
頭像
尾巴甩甩~*
 
文章: 126
註冊時間: 2009-03-22, 14:26

回到 小說天地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